万达小说网为您提供海的挽留的架空小说权奸投喂指南最新章节
万达小说网
万达小说网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都市小说 耽美小说 重生小说 校园小说 乡村小说 推理小说 综合其它 竞技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小说排行榜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武侠小说 架空小说 仙侠小说 官场小说 军事小说 总裁小说 短篇文学 言情小说
好看的小说 重生护花 极世萌凤 兽破苍穹 夺心娇妻 二代富商 士兵突击 花香满园 家门幸事 极品官途 书记人生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万达小说网 > 架空小说 > 权奸投喂指南  作者:海的挽留 书号:50199  时间:2020-6-8  字数:8712 
上一章   第一百零八章 安生(大结局)    下一章 ( 没有了 )
  “那上头还定了嗣君?”陆听溪觉着有些不可思议。

  “定了,但跟没定差不离。”

  谢思言说着话, 瞧见有几个本家子弟往这边来, 让陆听溪先回,自己跟齐正斌过去了。

  陆听溪虽则生在显要世家, 但并不爱与人酬酢,嫁入谢家之后,益发被人众星拱月似地捧着, 却也对此热衷不起来。在萱茂堂与众人周全了礼数之后, 就寻了个由头回了鹭起居。

  栗子并没跟她一道回,这是他过的头一个新年, 要见他的人不知凡几。

  谢家是豪族大宗, 光是在京的嫡系、旁支加在一处就有百来号人, 这还不包括远近表亲跟攀的干亲。一算,今来谒的诸亲百眷约莫有二三百。也亏得国公府地方大,否则当真纳不下这许多人。

  陆听溪今不到五更便起了, 一闲下来就犯困,打算去小憩片刻,却在瞧见谢思言搁在博古架上的一尊老玉雕就的和合二仙摆件时顿了步子。

  这是他前几自万宝楼淘来的, 据说是隋唐时候的把件儿,他说这玉水头足, 油润光亮, 雕的和合二仙也合他意,就顺手买来搁到了博古架上。

  她一听说是万宝楼的东西,就将当年高瑜把她的临摹之作当成古画高价买去还沾沾自喜的事与他说了, 末了笑说那万宝楼的掌柜赵全惯会做那等鱼目混珠之事,这玉雕怕是本朝不知哪个匠人的手艺,跟隋唐没一毫干系。

  他也不以为意,只道随手买下的物件,不过看个样子、图个吉利,真或假并不打紧。

  她彼时没细看,眼下近前端详,忽觉有些眼

  起初以为是这类摆件看多了,后头细细想来,一时恍然,心下暗惊。

  这摆件在她那个奇异的梦里出现过。

  她隐隐记得,梦境之中,她在外祖家滞留期间,住的那间闺房内的多宝阁上就摆着这个把件儿。因着和合二仙表阖家敦睦、婚姻美满之意,母亲总让她在屋内摆上这种摆件,但又嫌她皮,怕她磕了碰了,故她屋里的和合二仙多是紫铜鎏金的,这种玉雕,尤其是年头颇久的老玉雕,她那里并没有。

  她当时在梦里瞧见,还略有惊诧。因而至今仍存印象。

  陆听溪捧着那尊老玉雕的和合二仙,不由惘然。

  年初一亲朋走动多,谢思言整忙一,晚间方回。

  他甫一回来,就被陆听溪拉去,问起了那尊玉雕的来历。

  “我当时瞧见,觉着顺眼,就手儿就买了,哪会去问那许多。”

  谢思言见陆听溪对着那尊玉雕若有所思,问起缘由,她略顿,摇摇头:“没事。”

  谢思言跟陆听溪计议起初三回陆家的事。

  内阁事繁,他实则也就初一这一天得闲,翌就要开始忙,一直到初十才得十上元假期。但婚后每年初三,他都会出一晌工夫,随她往娘家走一趟。他要让整个京师的人都瞧见他对她的情笃,免得仲菡那等人跟人嚼舌说他娶她不过是因着年及婚龄。

  本是每年例行之事,却不曾想,他说着说着,竟见陆听溪眼圈泛红。他攒眉,拉了她手,问可是今儿有人为难她了。

  “而今天底下的人都知道我背倚你这座靠山,谁敢为难我,”陆听溪笑笑,微抿角“我不过是忽然有些感慨。我当年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我有朝一会嫁给你的。”

  谢思言眉尖微挑:“那你觉着你会嫁与哪个?”

  陆听溪弯眉而笑:“怎么着也该是像齐表兄那样的,再或者,如当年沈安那样的…横竖不是你。”

  她话未落音,就见谢思言魔爪伸来,忙忙侧身避开,岔题说起了白间齐正斌问起的那件事。

  “什么叫定了跟没定差不多?”

  谢思言微舒双臂,直直看她。

  陆听溪踟蹰下,上前拥住他,埋首在他前蹭了一蹭:“可以说了?”

  她实在想不到谢思言这样的人还有这般幼稚矫情的时候。自打她在大兴庄上主动抱过他之后,他就总爱让她抱他,威,见针,几可谓无所不用其极。

  软玉温香贴怀,谢思言终于餍足眯眼,勾臂揽了她,方道:“那遗诏上写的嗣君是楚王。”

  此处的楚王指的是沈惟钦的祖父。

  陆听溪一惊:“仁宗皇帝被人下蛊了?这也太荒谬了。”

  “这遗诏大有深意。仁宗皇帝膝下无子,又察觉到了自己一众兄弟的野心,知道即便从宗室中择一适龄子弟过继膝下,也阻挠不了那帮虎狼之辈的觊觎,毕竟过继来的子弟年岁不会太大,而少主登基,除非有举足轻重又丹心一片的股肱老臣来从旁襄助,否则必成旁人的踏脚石。”

  “再者,仁宗皇帝又隐隐察觉出其时尚是亲王的咸宁帝会对他下手,怕自己尚未剪除这个弟弟就先遭不测,于是留了一手——便是这道遗诏。”

  “仁宗皇帝知道咸宁帝、楚王和宁王都是各怀鬼胎,于是以楚王年高德劭、又曾立下救驾之功为由,定其为嗣君。前代鲜有兄终弟及的,即便有,多半也是篡位的,他楚王即便当真拿着这份遗诏即位,也必会面临诸多质疑与非难。况咸宁帝跟宁王也都不是省油的灯,都是一家兄弟,楚王能嗣位,他们自然觉着自己也能。”

  “那遗诏上还定了几位顾命大臣,我揣度着仁宗皇帝约莫是打算他们斗起来,各损元气之后,再由顾命大臣出来主持局面,依辈分、亲疏从宗室里再择人继统。但却没想到,这遗诏辗转周折,最终没能昭示天下。当年仁宗皇帝被咸宁帝毒杀后,近身内官胡鼎带着这道遗诏跟传国玉玺,从宫中密道潜逃出京。”

  “仁宗皇帝当初立了遗诏之后,为策万全,又安排了人来接应胡鼎。但错,接应未成,胡鼎不知所踪。这个接应胡鼎的人便是齐正斌的父亲。齐家当年晦迹韬光,光芒不盛,但实则齐正斌的父亲才是仁宗皇帝最为信重之人。陆老太爷心里也是知晓这一条的,不然当初也不会给你跟齐正斌议亲。”

  陆听溪恍然,原来当年这许多事都是有缘故的。

  “齐父接应不成,遂命齐正斌以游学之名,四处找寻胡鼎踪迹。这也是齐正斌这些年来游遍大江南北的缘由。只是这许多年来也没甚结果,倒是被我们捡了漏。”

  陆听溪不解:“那仁宗为何不干脆预先将遗诏到齐父手里?”

  “大抵总还是不到最后一刻,不想让这遗诏示人。仁宗纵再是信任齐家,也总还是会想,若是这遗诏上的排布出去,届时他岂非骑虎难下,进退维谷。帝王皆是如此,行事前思前想后,权衡利弊。”

  “齐正斌实则至今也不确切知晓遗诏上的内容,如今这般局面,这遗诏不好拿出来示人。我那在地安门前拿出的是一份伪造的遗诏,为的不过是怒宁王。至于皇上那头,我将玉玺跟遗诏都于了他。这两者留着都是祸患。皇上纵再是对咸宁帝淡漠,也是出自咸宁帝一脉,他若有朝一发现我手里捏着这两样物件,无论我的缘由是甚,他心里总还是会梗着一刺。”

  “不过我也并非出了全部筹码,总还是要留些本钱傍身的。”

  谢思言就此打住,陆听溪心里却还有许多疑问。

  “那胡鼎为何在将玉玺跟遗诏匿起后,将画有埋藏二者地点的舆图跟藏宝机关的钥匙放在荒野的一处深坑里?这也太不审慎了。”

  “咸宁帝是知晓那道遗诏的存在的,即便多年之后也依旧四寻不休,那么当年应是派人追杀过胡鼎的。胡鼎没能跟齐家人碰头,兴许在逃亡途中将两物藏起并绘制了舆图,辗转逃到扬州后。在郊外遇着险情,匿身坑底,临时做了个机关暗格,将钥匙跟舆图隐于其中。只是大约之后的胡鼎没能再回去将东西取回,就殒命荒野。”

  陆听溪道:“那既然如今已经尘埃落定,齐表兄为何又问起了此事?”

  “齐家父子总觉得我当年在坑底遗漏了什么,譬如胡鼎留下的其他的线索。齐父因当年有负仁宗所托,一直郁郁,齐正斌就想再到那地方探寻一番。”

  陆听溪看看左右无人,伏在谢思言耳畔低声问:“你就从没想过坐到那个位置上?”其实他这一路走来,有许多谋位的机会。

  谢思言转眸看她:“想听实话?”

  “当然。”

  “确实有那么几瞬,有过这等念头。我忖着,我是不是应当让我的乖乖入主中宫,享天下人顶礼。但后头我又想,夺位谋朝终究是一条险路,我纵有十足把握,也难保不会有万一。万一我输了,我的乖乖可要如何是好。”

  对上他灼灼视线,陆听溪耳尖滚烫。

  “话说回来,我即便不走那一步,也能让我的乖乖坐享天下人顶礼,”谢思言轻捏她柔粉颊“我非但要让他们见你俯首,我还要让他们都妒忌你,妒忌你有我这样好的夫君。”

  …

  上元假期前,天兴帝将谢思言请了去,说起对宁王的处置。

  “先生说学生将宁王一直幽在诏狱里,如何?本是打算从宁王这里寻得些楚王的线索,但如今看来,宁王所知不多,楚王也确无反心,那就作罢了。只是学生总还是想不透楚王的心思,觉着宁王兴许还有用处,预备留他苟延。横竖诏狱里也不多他一个。”

  谢思言道:“陛下这般也稳妥。”

  天兴帝见他没有再言其他,迟疑下,问起他去永平府探查楚王踪迹之事。

  谢思言大略说了,末了道:“楚王之事,臣不预备继续查下去。楚王纵还活着,永不现身,也跟殁了没甚分别。”

  天兴帝叹道:“先生说得很是。”

  …

  叶怀桐嫁人之后,便在京中定居下来,一闲下来就来拉陆听溪观花吃酒,再不然便是出外游玩。

  上元前一,叶怀桐又递了帖子来,说上元那晚肯定邀不出陆听溪,要提前一与她出去看花灯。

  陆听溪拾掇一番,就随她出了门。

  国朝自来重上元,灯市自正月初七兴,上元当晚最盛,直至月底方歇。去往灯市的路上,两人坐在马车内,叶怀桐一张嘴说个不住,陆听溪直道她嫁了人还是孩子心

  叶怀桐不以为意,又说起自家夫君的百般不好,末了不无羡地嗟叹陆听溪真个好命,嫁了个又有本事又会疼人的夫君的。

  “我听闻你生产之时连逢险关,阁老似是心有所感,不请自回,还临时又为你寻了个稳婆来。我实是对阁老钦佩万分,一个男人做到这份上,夫复何求。”

  叶怀桐长叹:“当官的哪个不在意自己的前程跟官声,当时阁老可是正在宫内与阁臣堂官们集议,还没得着你的信儿,只是感到你有危难,就冒着被人指摘的风险中途回府,这便表明在他心里,你比什么官位什么声名都要紧。再看我那夫君,镇只知闷头钻营,我逢着小日子身上不利也不知多存问几句。”

  两人说着话,马车骤停,少顷,车夫隔着帘子在外头道:“夫人,适才一小儿拦在车前,说要将此物于夫人。”

  叶怀桐的丫鬟接过,转于叶怀桐。

  那是一个封得严实的紫铜小罐,上面牢牢贴了张纸,写着姑娘亲启。

  叶怀桐正琢磨着如何开罐,陆听溪瞄见上头的字,一怔,忙拿过来:“这罐子是给我的,我想起来了,夫君说上元前要给我一桩惊喜,这字迹似是他惯常使的。想来是那来送罐子的小童没说清楚。”

  叶怀桐又瞧瞧那罐子,见上面的称呼确实古怪,经陆听溪这样一说,觉着是谢思言夫妇两个耍的情趣,这便笑嘻嘻将东西于陆听溪,还催她快些启开,看看内中装着什么。

  陆听溪佯作赧然,打着诨将话头岔开。

  待逛罢灯市,与叶怀桐各自分道,陆听溪借着马车里的博山窑蓝釉灯,启封紫铜小罐。

  一张文缕奇细的博古笺呈现眼前。

  入目头一行便是直呼“姑娘”陆听溪顿了一顿,往下继续看。

  一刻后,她将笺纸慢慢搁到束三弯足的西番莲香几上。

  她觉着这封信应是当初沈惟钦让淳寂于她的那封遗书。

  沈惟钦大约是预见到她不会细看那封,于是又送来一封。

  信很长,前头多是回忆当年在陆家的诸般琐碎小事,中间则是对于自己复生之后所作所为的反省与痛悔,最后笔锋一转,说起了自己的生死下落——

  “世子必是不信我已殒身的,总要再三查访才肯罢休。这不当紧,世子尽可查去。我不知姑娘信不信,兴许姑娘认为我就此消匿于世间,尘归尘、土归土也没甚不好,横竖我本就应是已死之人。”

  “姑娘大抵还对我当年救下姑娘之事存疑,我对此不多言,姑娘信便是真,不信便是假。我只盼姑娘能明了,我是真正可为姑娘赴死的。只是姑娘眼下已不再需要我了,或许从来也不曾需要过。”

  “宁王之平息,我助皇帝善后之后,回封地自检迂久,忽觉我昔年诸般作为委实没甚意思,天时地利人和,我一样不占,仍旧现于姑娘面前,亦不过招嫌而已,倒不如急勇退,说不得还能在姑娘心里落个好。”

  “我也不知我在说甚,自研墨铺纸起,脑中就一团糟。总而言之,姑娘只需记住,无论我身处何地,都会为姑娘祈福。”

  “姑娘若览毕此信,万望拨冗往我往生前的坟茔前祭奠一番,切记以黑白二饼祭之,沈安敬上。”

  陆听溪当初虽没细看沈惟钦在信中写的甚,但大略看了些许字句,看到末尾,越发能肯定这封信就是当初那封遗书的誊抄本。也不知是否因着沈惟钦写到后来心浮气躁,字迹稍显潦草,但依稀能看出是他的手翰。

  如若她不去祭奠沈安,就会默认为她未曾看过这封信,那么之后她可能还会以各不同的途径收到这封信。

  沈惟钦一早就料到她不会细看他的信,这是迫着她不得不看。却不知他究竟誊抄了多少份。更不知是哪双眼睛在暗处盯着她。

  但令她大为不解的是,这封信上分明也没写什么要紧事,甚至诚如他所言,这信条理也不甚明晰,那他为何一定要让她看。

  而他的措辞,也似乎模糊了自己的生死境况。

  …

  谢思言知道陆听溪今晚要跟叶怀桐出门,便没急着回府。几个下属并一众缙绅公子前几就再三邀他,他今正好趁空出来应酬。

  只他终究不喜这些,提早出来。

  下楼来送他的是齐正斌。两人下楼时有一搭没一搭地客套了几句,临出酒楼时,谢思言倏地回身道;“阁下游学四方,想来非但结甚广,还经过见过诸般奇闻异事。”

  齐正斌微顿,旋笑道:“阁老谬赞,在下肚子里那点东西在阁老跟前是不够瞧的。”

  谢思言也牵牵嘴角,眸中却无半分笑意。

  两人别过,谢思言安步当车,在周遭街市闲游。

  正是花灯如海的时节,一眼望去,街荧煌,语笑喧阗,人声嘈

  他估算下时辰,料着陆听溪应已回府了,行至停于街角僻静处的车驾前,正上车,却见董佩被两个丫头搀着往这边来。

  董佩行路歪斜,大抵是饮了些酒,尚未走至近前,便携了一股酒气散过来。近前行了礼,董佩也不唤世子,张口便道;“表哥你当年究竟是怎么想的,陆家不论打哪儿看,都非良选…那时节,陆家麻烦身,陆听溪往日又对表哥多有不敬,却不知表哥为何会对她另眼相待?”

  谢思言冷眼睨她:“你逾矩了。”

  “什么逾矩不逾矩,我偏要说,”董佩眼下脑子混沌,也忘了害怕,挥开两个被谢思言的面色吓得胁肩累足的丫鬟“我后头也回过味儿来了,当年是你在背后帮陆老太爷的,不然为何你每回听到关乎陆老太爷的消息都要多问几句,你素何曾对别家之事这样上心。”

  “可你既帮了陆家,又为何不肯言明?甚至连陆家那头也要瞒着?表哥莫要告诉我,这其中没一丝蹊跷。”

  董佩见谢思言不作理会,踉跄着去拦阻他登车:“你将贾氏扫地出门也是因着她,你甚至为了她不惜数次跟国公爷顶撞,为何?我怎觉着你自打从抱璞回来,就好似换了个人…”

  两个护卫在她即将触到谢思言的衣缘之前就将她擒住,恭声询问谢思言如何处置。

  谢思言凛寒视线刮过董佩涨红的脸:“你不必借醉来套我的话,也不必总认为当年我娶听溪是另有情由,更不要听着旁人的挑唆,认为你儿子的死与听溪亦或我有干系。若你当真黑白不辨,休怪我不给你脸。”

  谢思言后头几句话,宛如刺骨冷水兜头泼下,董佩颤了一颤。

  他竟是瞧出来了。

  可她根本一字没提宁哥儿。

  这个男人实在可怖。

  董佩还在浑浑噩噩这般想着时,已被两个护卫掼到了地上。再撑着昏昏涨涨的头回身看去,谢思言一行人已没了踪影。

  …

  十六这一早,陆听溪与谢思言乘车出城。

  她将那封信的事与谢思言说了,他竟提出与她一道出城来沈安墓前祭奠。

  陆听溪依沈惟钦信中所言,带了黑、白二过来。

  所谓黑饼,即一类内包蜂的烤饼,饼皮以荞麦面混油团成,内夹榛菱,饼如掌大,脆甜味美。白饼的制法、馅料与黑饼别无二致,只是将荞麦面换作白麦面而已。

  黑、白二饼常作供品,每每孔庙祭孔,也都要摆上这两样面食。

  路上,两人说起了谢思和的事。

  谢思和总想寻机求得谢宗临的宽宥,后头见谢宗临这边走不通,就想方设法要见谢老太太。

  陆听溪道:“其实莫说贾氏,我也不太明白,公爹当初是如何发现谢思和跟贾氏的诡计的?贾氏先前已在你这里栽了个跟头了,后头办这等事应会慎之又慎的。”

  “自谢思和幼时起,父亲便不喜他,这不喜是来自谢思和自家的禀,也是源自谢思和的生母。这么些年过去,父亲实则对贾氏没甚情分可言,”谢思言淡声道“一个人对另一人不喜久了,自然就会生出成见来。父亲虽对我诸多严苛责打,但却是偏心于我的。也正是因着我晓得这一条,当年才没因着他的百般磋磨恨上他。”

  “至若贾氏与谢思和的诡计,父亲根本不必发现什么蛛丝马迹,好歹同处这许多年,这二人的禀何如,父亲还是晓得的。”

  陆听溪点头。

  诚然。谢宗临若连这点警惕都无,那几十载的宦海沉浮也是枉费了。

  陆听溪下得马车来,就将雕榴花的黑漆嵌骨食盒搁到了沈安的坟茔前。

  这座孤坟矗了六七年,但因着每岁都有专人来打理,故而并不荒。叶氏前几年来此祭扫时,瞧见坟头草益高了,还请来个风水先生给看了看。那先生说,这坟表的土是外润内干的,长出的是吉草,除了反不好,叶氏心下宽慰,遂消了清草的念头。

  点了香楮、列了祭品,陆听溪望着墓碑上深錾的几排小篆,忽觉回到了六七年前的那个融和春日。彼时她与兄长一道出城来祭奠沈安,立在此间拜祭时,还在为祖父之事忧心。

  捻指间,竟已过了这许多年。

  一切似回到了原处,可又大有不同。

  她已不是昔年那个懵懂少女,谢思言也褪去了年少的青稚,而她周遭之人也各有归宿。

  倒似唯有沈安回复了曩昔模样。

  她倏而问道:“你相信有前生往生吗?”

  谢思言转眸看她:“信,我偶尔会想,我前一世定是没能娶到你,这才有了这一世的诸般机缘巧遇。话说回来,当年你若是随外母离京南下去寻你外祖,我们怕就要两厢错失。所以你瞧,这都是天意。”

  正此时,杨顺疾步而来,在谢思言耳畔低声道:“世子爷,四处都寻遍了,并没瞧见什么形迹可疑之人。”

  陆听溪离得近,杨顺的禀报也听去了些许。

  沈惟钦纵在暗处布置了人来盯梢,也不会轻易被他们发现。否则他便不是沈惟钦了。

  谢思言闻言也不以为意,左右也没抱甚希望。

  奠仪毕,谢思言忽而跨前一步,探过身去,将一个信封垫至置盛果品的青釉莲瓣纹高脚碟下面,又慢慢退回原地。

  对上陆听溪诧异的目光,他道:“礼尚往来,他给你了那许多信,我总该帮你回一封。不过这坟里躺着的不是寻常人,想来这信不必焚掉也能捎带到。”又看向墓碑“一点薄意,万望哂纳。”

  语气颇含讥诮之意。

  陆听溪原要回城,谢思言却提议去四处走走。

  “正月半将,难得出来一趟,去四下里游憩观览一番也是好的。”

  前几落了场雪,后头虽连晴了两,然冬寒未退,地上覆雪犹存。陆听溪扫了眼银装素饰的琉璃世界,深深气:“好。等回头栗子再大些,就能带他出来走走了。”

  谢思言轻“嗯”了声,牵了她的手牢牢包住,往林深处转去:“那小子才丁点儿大就皮得很,亏得我当初见你害喜不重,还以为怀的是个安生的,谁想到不是一盏省油的灯。”

  “他这是随你啊,你就不省油,他怎可能是个安生的。”

  “分明是随你,你从前才是皮上天,你当年还毁了我一条子,莫非忘了?”

  “又浑说,我怎可能办那种事。”

  “呵,那条子我留存至今,等回去就拿给你瞧。”

  “你要敢穿着那条破裆出门,我就承认是我干的。”

  “不是破裆,是碎裆。”

  “哪有那样严重!我就剪了一刀而已!就…就一下下…”

  …

  二人语声渐淡如烟,在薄雪中渐行渐远。

  未久,一双皂靴踏雪而至。

  松雪负轧,咯吱有声。步子极稳,在映了旭朝晖的莹白雪海上映出一列清晰足迹。

  这足迹笔直延去,最终在二人适才立过的地方停驻。

  晨雾疏疏,雾凇浮浮,极目一片似真似幻的粹白中,一只修长皙白的手自紫貂裘黧黑袖缘内伸出,骨节匀称,状若玉雕。

  黑白相映,醒目铭心。

  那只手轻擎那已凝了一层冷水汽的高脚碟,出底下的那封信。

  纸张碎裂的轻响顷刻即过,纸页相擦的窸窸窣窣又被鸟雀的啁啾掩过,愈显周遭阒寂。

  那双皂靴在墓前不知濡滞了多久,一阵略显凌乱的步声飞快自后头围拢而来。

  衣袂微拂,皂靴转向。

  一身紫貂裘的颀长身影回首眸。

  正对上不知何时去而复返的谢思言与陆听溪投来的两道视线。

  刹那之间,四野林峦仿佛浸入绵亘不尽的深静之中。

  (完结)
上一章   权奸投喂指南   下一章 ( 没有了 )
妙手思舂我信了你的邪反目成仇盛世宠妃重生之再开始重生之离老子最毒夫人心重生再为毒妇重生之荣耀女主画风清奇
万达小说网提供了海的挽留创作的都市小说《权奸投喂指南》清爽干净无错字的文字章节:第一百零八章安生大结局在线阅读,权奸投喂指南全文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尽在万达小说网,万达小说网转载收集权奸投喂指南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