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小说网为您提供猗凡的架空小说恶女重生纪事最新章节
万达小说网
万达小说网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都市小说 耽美小说 重生小说 校园小说 乡村小说 推理小说 综合其它 竞技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小说排行榜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武侠小说 架空小说 仙侠小说 官场小说 军事小说 总裁小说 短篇文学 言情小说
好看的小说 重生护花 极世萌凤 兽破苍穹 夺心娇妻 二代富商 士兵突击 花香满园 家门幸事 极品官途 书记人生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万达小说网 > 架空小说 > 恶女重生纪事  作者:猗凡 书号:50169  时间:2020-6-8  字数:12346 
上一章   第九十六章 卖身契(大结局)    下一章 ( 没有了 )
  大周国都城南街菜市口刑场向南二十里外的紫竹林子是个葬岗,那里孤魂野鬼无数,可自从有堆血被丢在了那里后,那处便彻底清静了。

  修炼成的猫妖说,紫竹林子住了个红衣恶鬼,血模糊的,又凶又丑,那些冤死不愿超生的冤魂恶煞都被她追着打着要么挪了窝,要么就被迫投胎寻清静去了。

  那猫妖还说那恶鬼死前是被扒光了衣服游街,后来受了凌迟之刑,身上的血被一块儿一块儿给片了下来,衙役们只用了条麻袋装了那堆血白骨,随便朝葬岗一丢。

  衙役一走,那些块便被经过的野狗饿狼给叼了去,至于骨头则随着风吹雨淋,埋在了一颗老榆树下。复一,这恶鬼收了老榆树的华,魂魄竟俯在了老榆树上。恶鬼白里窝在老榆树里睡觉,晚上便张牙舞爪的出来吓唬过往的行人和鬼怪。

  一晃十年,老榆树得了恶鬼的精神力长成了参天大树,某一,隔壁山头的月华庵走了水。浓烟滚滚烧了一天一夜。

  没过几,下山的小尼姑们便将它砍了,后来新建了庵堂,老榆树被抹了桐油,修理光滑后当成主梁支着供奉着观音菩萨的大殿。

  恶鬼附在那树干上,白里出不去不得不听那群小尼姑诵经,晚上没事则四处溜达,东家逛逛西家瞅瞅。说来这恶鬼也本事,能夜行千里,于是看的地方也颇多。

  这一晃又是十年,或许是受了佛印的缘故,恶鬼心中的怨念倒是去了不少,渐渐开朗了些。

  某一一直静坐打禅的得道老尼突然嗤笑一声,开腔了“你这红衣小鬼,跟在我身后学我的模样,可有意思?”

  这老尼,法号了缘,本是月华庵的主持,后来年纪大了,便在后院辟了个清静处专心礼佛,或许是离升天的日子近了,竟能看得见鬼怪了。

  红衣恶鬼四处看了看,用手指了指自己,又不确信,以为这老尼是故意诓她。

  “南无阿弥陀佛,你这红衣小鬼叫什么?”这次老尼姑睁了眼,眸混沌,但一眼看向红衣恶鬼所在处。

  “你是在和我说话吗?”红衣恶鬼不确定的问。

  “这里还有其他鬼怪吗?”老尼姑反问。

  这老尼姑竟能看见自己,红衣恶鬼兴奋了,她都寂寞了好些年了,日子久的连她自己都数不清了。

  “老尼姑,你既然能看见我,难道不怕我么?”红衣恶鬼故意出自己的本来面目,一身的红衣突然化成她的血,片片碎掉落一地,啪啪作响,剩下的白骨支撑着一张面目全非的头颅,突然冲到老尼姑面前,张开血盆大口,作势就要吃她的样子。

  老尼姑一动不动,道了声南无阿弥陀佛,竟伸出手在红衣恶鬼的头上轻柔的拍了拍,模样慈祥,眼中是宠溺。

  红衣恶鬼愣住了,过了好一会,嘴角一扯,道了句“没意思,”顷刻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第二老尼姑念经的时候,红衣恶鬼又过来了,她仍旧将自己做一滩血水,窝在一处听老尼姑念经。老尼姑也不管她,每次念完经照旧问一句“你叫什么名儿?”

  第三,第四,第五

  直到一个月后,那红衣恶鬼等到老尼姑念完经都准备睡了,也不听她再和自己絮叨一句,因此着急了“你看不见我了?喂,老尼姑,别睡,你听的见我说话吗?”

  老尼姑依旧慢腾腾的铺叠被,上睡觉,红衣恶鬼扑上去就要推她,可她身子是虚的,只是直直的穿过了她。

  不一会,便传来了老尼姑轻缓的呼吸声。

  红衣恶鬼有些怕了,一晚上闹的凶狠,直到东方鱼肚白,才心有怨气的离开,回到大殿的圆柱上继续听小尼姑们做早课。

  当了晚上,太阳才下山,红衣恶鬼早早的从圆柱内跑了出来,直奔老尼姑的小禅院而去。

  远远的就听到老尼姑有节奏的轻敲木鱼的声音,红衣恶鬼觉得很心安。

  她飘啊飘,这次竟坐到了老尼姑的对面,一只手撑着头颅瞅她,嘴皮子一掀“大家都唤我红衣恶鬼,你叫我大红,小红,大鬼,小鬼,恶鬼,随你高兴。”

  老尼姑慢悠悠的睁了眼,道了句禅语,放下木鱼,又慢悠悠道:“我问的是你前世的名儿?”

  红衣恶鬼一愣,却是兴奋异常,她一兴奋身上的血块也跟着变成一片儿一片的,啪啪作响。

  “我姓花名,父母兄长都唤我。”

  老尼姑呢喃了句“,好名字。能和我说说你生前的事吗?”

  这红衣恶鬼此番再不矫情了,而是兴致的说了起来。

  “我爹娘原是京城人士,后因爹爹调到幺姑郡做了从七品的把总,一家便迁往了大周的边界,我也是在那里出生的。家里总共四个兄弟,因为就我一个女孩儿,因此很得父母兄长宠爱。不过这宠爱得来的也不是完全没道理,我生来貌美,长到十岁便是幺姑郡数一数二的美人。又加上比旁人多了颗玲珑心,学什么东西都快,琴棋书画无所不能,一身舞技后来更是独步天下。”

  说到这儿,红衣恶鬼叹了口气“我这一生大抵两句话可以概括——心比天高,命比纸薄;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

  老尼姑“嗯”了声,示意她继续。

  “虽然我家世不行,可我生来自命清高,很小的时候我就比旁人懂事,在女孩子们还只知道吃喝的时候,我已经学会用爹娘给我的银钱存起来买珠花了。后来长到十三岁,我爹过世,我娘便带着我和兄弟们去了京城。当我第一次踏入那繁华地段,见到我上辈子爱了一生的男人,我就知道我这一生的目标是什么了。我要嫁给晋安王,成为全京城女子羡的对象,荣耀一世。”

  后面花便开始絮絮叨叨的讲述自己如何如何的一步步接近烈亲王世子,又在这期间或直接或间接害了多少人的过往。

  直到天际鱼肚白,花才意犹未尽的离开,临走时,仍旧一再和老尼姑叮嘱,明还要听她说旧事。

  入夜,花又过来了,安安静静的等老尼姑念完经,又开始继续昨未完的故事。

  说到最后她因为叛国罪,被拖入菜市口凌迟处死,才一声长叹。

  老尼姑道了声阿弥陀佛,苦海无边,回头是岸。

  “我现在是想明白啦,人活一世争来抢去,阴谋算计,就算挣得一世荣华又如何,到头来还不是一场空。”花说了这句倒仿似感慨万千的模样。

  “难为你想明白了。”

  花闻言,哼了声“我虽然是想明白了,可有人总是想不明白,还记得我说的南宫瑾不?哦,不了,应该称他为耶律瑾,那位暴君,屠了咱大周都城的那一位。暴毙后下了十八层地狱,天天受油锅煎炸之刑,可仍旧不知悔改。夜夜叫骂着老天负他。我倒是偷偷去见过他两回,想想我因他生前受的那刀刮之刑算得了什么,他可是油煎,刀刮,砍头,几百种刑罚都要受一遍的,判官说了,等他悔改了,会被投入畜生道,永世不能做人。”

  老尼姑知道这红衣恶鬼说的是谁,那位可是如今谈论起来,都让人变的人物——大金国的大皇子,后来在大周当了宰相,暗中挑拨周金两国大战,最后领兵长驱直入,屠了金国的皇城,在大金登基为王。没成想他刚为王掉头便对大周倒戈相向,一路杀到大周皇城,又屠了大周的都城。

  那真是惨绝人寰,血成河啊。到如今大周的都城都是鬼城,夜夜都能听得鬼哭。

  老尼姑入得佛门已久,不问世事。只知那位嗜杀成,自他为王后,南征北战,杀戮无数,虽然成就了一番霸业,可因杀孽太重,最终暴毙而亡。

  如今也应了那句因果循环的佛理,下了十八层地狱。

  老尼姑一声唏嘘,问那红衣恶鬼“你既然早已看透,为何不遁入轮回道,再世为人?”

  花愣了愣“我的爹娘兄弟皆是被我害死,我还祸害了我的密友京兆尹嫡女云裳,善堂的梁小姐,烈亲王府的小郡主,平西王世子傅新,我的夫君晋安王,安国公府的孙三小姐…”花一一念过他们的名字,或显赫富贵一时的王宫大臣,或默默无名的贩夫走卒,每念一次,那凸出的眼睛便砸下一滴血珠,等她念完,面前已凝了一滩血水。

  “我若轮回,最怕下辈子与他们再碰上,若是我为鱼,任他们宰割也就罢了。若是我再世为人,喝了那孟婆汤,忘记前尘,又加害他们,那我…”

  雄鸣叫,东方破晓。

  自此后,花便伴着老尼,这一伴又是十年。

  了缘师太活得百岁,终是圆寂,她死之前,花伏在她身上嘤嘤的哭,血水撒了一地。

  老尼姑问她哭什么,人活一世总有这一遭的。

  花哭道:“我生前作恶,死后成了孤魂野鬼,您是得道高人,死后定然去了西方极乐。只怕永生永世再不能与您相见。若我生前便遇到了您,得到您的教诲,便不会做下那诸多恶事。我一定拜入师傅门下,潜行礼佛,一心向善。”

  老尼抚着她的头顶,淡然一笑“傻孩子,在我心中你早就是我的徒弟了,今我就正式收下你这弟子。”

  花一怔。

  “你既是我亲收的弟子,你们这辈儿是引字辈,如今你已大彻大悟,一心悔过向善。我赐你法号引善。望你不忘自己向善,且要帮着那些与你一样陷入途之中的人也要弃恶从善,步入正途…”

  了缘师太说完这番话后便圆寂了,花一声凄厉大喊“师傅。”

  突然一道金光,佛光普照,金光照到花身上,她只觉得从未有过的祥和宁静,通体舒畅。

  啊,原来升入西天极乐竟是这般美好。

  可惜,她永无这样的机会了。

  **

  好,好

  “哈欠…”翠绿的树叶隙中散落点点太阳的金光,砸在她的脸上。

  花大惊,身子猛的一弹便从躺椅上栽了下来,连哭带喊道:“死了,死了,我怎么在太阳底下,这下要魂飞魄散了。”

  她一边哭着一边东突西撞的四处躲藏。

  这下可吓坏了刚刚用狗尾巴草拨妹妹玩儿的花家二郎,也亏的他反应快,身子原地一跳,就一把捉住了抱着头到处窜的花

  可已经来不及了,花的哭喊声还是惊动了正在屋内午睡的娘亲。

  花容氏着个大肚子,急急地呵斥道:“二郎!你又做了什么坏事欺负妹妹,还不快放手!”

  花二郎捂着花小嘴的手赶紧放下,一脸的泼皮无赖笑“娘,我能怎么招她啊!我就看妹妹睡相可爱,一时没忍住,就用狗尾巴草逗着她玩儿了。”

  花看向站屋檐下的美貌妇人,又看向一侧只有十一二岁的花二郎彻底傻掉了。

  “,快到娘这儿来!”花容氏怜惜的看着女儿,可是任她怎么唤,花就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这下可吓到了花容氏,她如今四个孩子,可就这么一个宝贝女儿,全府上下疼的跟宝贝疙瘩似的。

  “哟,姑娘这是怎么了?”妈张嬷嬷最先跑到花跟前,蹲在她身前,又是挥手又是摸摸捏捏。平里花金贵的不得了,最恨人碰她。这会儿,张嬷嬷也是着急了,忘记了小姐的规矩。

  “你别装啊!我挨揍你有什么好处!”花二郎朝着她的脑门又轻戳了下。

  “二郎!”花容氏厉呵一声。

  院外,花大义正和大子花勇打外边回来,还未进门就听到里面传来哭喊声,心头一紧,三步并作两步冲了进来。

  花二郎一见到爹爹,吓的赶紧撇清干系“不干我的事!不干我的事!妹妹肯定是撞了!”

  “混账!”花大义怒喝一声,吓的花二郎打了个灵,嗖一声,就手脚并用的爬树上去了。

  花大义没功夫管他,一把将闺女抱起,心疼的声音都颤了“,爹的好闺女,你这到底是怎么啦?”

  “不会是中暑了吧?”花二郎坐在树杈上不知死活的喊,他可不比爹娘少疼,但此时他更怕爹爹揍他。

  “对!对!对!赶紧请郎中!”

  花大义刚一吩咐完,不等小厮领命出去,花勇已先一步夺门而出,转眼就没影了。

  “爹?”花眼珠子动了动,终于出了声。

  “爹在这!”花大义激动的应道。

  “娘?”

  “娘在,”花容氏不顾硕大的肚子,弯蹲在闺女面前。

  活生生的爹,活生生的娘,她的兄弟们都在,花眼睛一酸“哇”一声大哭出声。

  **

  整整过了半个月,花总算是缓过了劲。

  现在是大周贞和十五年,她才八岁,她们一家仍在大周和大金的边界幺姑郡,她爹已经是正六品的门千总,兢兢业业。小弟尚未出世,她上头有两个哥哥,下头有个与她是双胞胎的弟弟。

  那一她是看到一个人就抱着哭一会,以至于花二郎被他爹揪下来狠揍一顿的时候,哼都没哼一声。

  与挨顿揍相比,花二郎可是更怕妹妹真被自己吓出个好歹。

  全家人也因为花的不正常紧张兮兮了好几天,就连平里一都打不出一个响的花家三郎也趁大家都睡着的时候偷偷摸到花的闺房,细声细气的好生安慰了她一番。

  花看到这个平里除了摆乐器就根本不愿与人交流的三弟,想起前世他竟然有勇气站出来,替她顶了杀人的大罪,最终被判了斩立决。一时间感慨伤怀,又是大哭特哭了一回。

  后来花家父母当真是被闺女给吓到了,请了水月庵的尼姑做了好几天的法事。

  也不知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注定,还是机缘巧合,这些尼姑当中竟有花做了鬼后与她结下不解之缘的了缘师太。

  了缘师太这时候看上去只有五十出头,但花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连滚带爬的跪倒在她身前喊了声“师傅。”

  了缘被吓的不轻,连忙扶起花。可花就是不起身,哭着喊着非要师太收她做弟子。

  这下不仅了缘傻了,就连花家老小都傻了眼。

  了缘出家的庙宇本是大周都城外二十里外紫霞山的月华庵,因着一些禅理悟不透,便将庙中事宜由师姐妹处理,自己则云游四海,广结善缘去了。

  此番来花家作法,也是因挂单在水月庵,闲来无事便一同过来出一份力。

  花抱着了缘的大腿不松手,花家老少无奈,只得请了了缘到堂屋里稍事休息。

  花说:“我与师傅有过约定,今生若是遇到,定要结一番师徒情的,师傅若是不收我,我便长跪师傅跟前,直到师傅答应为止。”

  了缘看向事主一家面容尴尬,闻言赶紧说道:“小菩萨快别这么说,老尼何德何能啊?”

  “因着师傅才有了今的花,花此生愿常伴师傅身侧,为师傅当牛做马,报答师傅的恩情。”

  疯了,疯了,花大义两只手掌同时捧住老脸,姑娘这哪是撞上了物啊,分明就是被菩萨跟前的童子给附了身。

  这爹娘的养育之恩都还没报答呢,就要去侍奉菩萨去了。

  “善哉!善哉!”了缘看眼前这小姑娘聪慧剔透,心中也有万分的喜爱,可就算她再喜欢也不会将人家的宝贝女儿收了来当徒弟。

  于是她捻了几颗佛珠说道:“今老尼与小菩萨能相会与次也算有缘。不过小菩萨尘缘未了,此番若是入了空门恐怕不妥,这样吧,我收下你做月华庵的俗家弟子,二十年后,若是小菩萨仍是执意出家,便可来紫霞山的月华庵找我,如何?”

  了缘的话正合花家父母心意,他们也怕啊,怕姑娘想不通出家了,那他们俩口子可怎么办啊。

  花大义赶紧说道:“啦,你就听了缘师太的,我看就做个俗家弟子不错,若是真当了尼姑剃光了头,等你后悔了,再蓄头发可就麻烦了。”

  花容氏用胳膊撞了丈夫一把,白了他一眼,赔笑着说道:“了缘大师请不要见怪,我家老爷是个人,不会说话。”

  “夫人言重了,”了缘淡淡一笑,看向泪水盈盈跪在她身前的花,说道:“你既是我亲收的弟子,你们这辈儿是引字辈,既然小施主一心向善礼佛。我赐你法号引善。望你不忘自己向善,且要帮着那些陷入途之人也要弃恶从善,步入正途…”

  花眼眶一热,期期艾艾的喊了声“师傅,”当即又大哭出声。

  花家留了了缘师太在家里住了小半个月,花也跟着她打坐念经了半个月。

  花氏夫妇却半个月没睡好觉,生怕闺女还叫这老尼子给拐了去。

  好在了缘师太本就志在云游四海,小半个月后,任花好说歹说还是走了。

  她这一走,花家上下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只要姑娘不出家当尼姑,这转了子,不戴首饰,不穿花衣裳,每茶淡饭,不吃荤腥,在花家老小眼里也都是小事一桩了。

  毕竟也就八岁的孩子,还没定,虽然仅此变故,和之前的子相去甚多,但在花家父母眼里,除了要闹着出家当尼姑这一条,这样稳重的子,反而比之前要好太多。

  姑娘生的美,又聪明,本是做父母值得骄傲的事,可是美过头,又心眼比旁人多绕几个弯儿,恐怕就不知是喜是忧了。

  这样看来,现在反而更好。

  而花的真实想法则是,上辈子她就是太看重这些身外物,一天到晚只知道穿衣打扮,争强好胜,将父母兄弟对自己的爱当成理所当然,不知珍惜,甚至需索无度,养成了自私自利的子。

  这一世她可不能再活的这么混账了,她要把上一世她欠他们的全都给补回来。

  不够,她要对他们更好,更好。

  花一个人正在院子内想,突然听得隔壁传来一阵哭喊声,那哭声凄惨,的花忍不住头皮一麻。

  隔壁是官居从六品部千总郑家的院子,郑家老爷养了五六房姨太太,却只有正房生了个嫡子郑西岭,三房的姨娘生了个女儿郑婉儿,其他再无所出。

  花搬了个梯子爬上墙头,就看到一个和她一般大的小姑娘正对着一个瘦小的丫鬟又打又踢。

  看郑婉儿手里拿着一个水壶,那丫鬟的手背红彤彤的,想来是刚才烫的。

  花心头一紧,眼见着郑婉儿抬脚就要冲那丫鬟的手上踩去,花挥手从墙头掀了一片瓦砸下去“郑婉儿,你想闹出人命啊!”郑婉儿吓了一大跳,盯着花辨认了好一会才惊叫道:“我没看错吧,你真的出家当姑子啦!”

  与往日的花枝招展不同,花此时的装扮也就称的上朴素而已,其实这恰恰别有一番少女的清纯脱俗之美。

  “你别管我有没有当姑子,倒是你,这是干嘛?”

  “还不是你换给我的蠢丫头,真是便宜了你,这么蠢的丫头,连端个热茶都不会,也难怪你一对镯子就愿意跟我换了。”

  花一听她说这话,仔细看了那瘦小丫头一眼,恍然想起,八岁那年,她的确是干了件用一个卖身为奴的丫鬟换了对翡翠镯子的事。

  当时花家父母知道这事后,也就当时训斥了她一顿,可毕竟是宝贝女儿,也没敢说的重。后来这丫鬟也不知是何原因死在了郑家,郑家随便裹了张草席将她从柴房拖出来后就用马车从后院运出去丢葬岗了,她当时正无聊的趴在墙头瞧见了。

  想来当时自己也真是心狠,好歹那丫头也跟了自己两三年,她竟是半点感觉都没有,甚至还不屑的想,这么蠢笨的丫头活着也是浪费粮食,死了活该!

  可聪明如她,既然拿丫鬟跟人换了玉镯子就预料到了这丫鬟活不长。且不说这郑家的三姨娘是屠户出身,生彪悍,而她的亲闺女郑婉儿也像极了她的子。当时郑婉儿事事喜欢和花比较,可又处处不如花,吃了花的亏,便拿花曾经的贴身丫头撒气。那丫鬟本就体弱,被折磨死也是迟早的事。

  “喂!可能你还不知道吧?我哥跟我二叔这次去了京城,或许我哥还见到了云裳姐…”郑婉儿正想着法子气花。花却突然喊了声“你等等…”转眼就爬下了墙头。

  郑婉儿气的又朝小丫鬟踹了一脚“神气个什么劲,还真当自己是公主了!”

  不一会,前院突然传来了嘈杂之声,郑婉儿不悦的蹙了眉,果然眨眼间,花就风一般的到了她跟前。

  郑婉儿最是不喜花这种人前一套人后一套的做派,凉凉的嗤了声“你不是最讲究淑女仪态的么,这会儿我哥不在,你就原形毕了?”

  花径自将拿在手里用帕子包着的物件到郑婉儿怀里“东西还你,翠绿还我。”言毕直接跑到翠绿躺着的地方,将她给扶了起来。

  见到昔日的主子竟亲自扶自己起来,翠绿吓的不轻,嗫嚅着“小,小姐。”而后头几乎埋到了口,跌跌撞撞的站起了身。

  “喂,花,你搞什么鬼?”郑婉儿冲到俩人面前,不悦的拉了花一把。

  “翡翠镯子还你,人我带走。这几个月来你不是一直挖空心思想讨回你的镯子么?现在我成全你。”花没好气的说道。

  说来这个郑婉儿自小就喜欢和花作对,可是这头和她作对,回头又喜欢学她。例如花今儿个戴了套珍珠头面,她觉得好看,回头一定会让她娘也给她整一套。下回花要是跳了支舞,获得大伙的称赞了,转过身,她家噼里啪啦,一准她在家里学跳舞。

  “你说带走就带走!凭什么呀!现在我可是她的主子。”郑婉儿不依,她从来都是个别人越和她抢,她就越觉得那物件好的人。就如那翡翠镯子,是他舅做生意特意从外地给她捎来的,她嫌自己带翡翠不好看,可轮到花用丫鬟和她换了后,她越看花戴越觉得那镯子好看,回头恨的牙,成天想着怎么讨回那镯子。

  “就凭这镯子现在就在你手里了,”花瞪了她一眼。

  小孩子间根本是不用讲什么道理的,而且从小到大,虽然郑婉儿喜欢在花后面瞎吵吵,可也就花能收拾得住她。

  这一瞪,郑婉儿高涨的气焰马上湮灭了,嘴上仍旧不乐意道:“这丫头吃了我家好几个月的饭,你说换走就换走,那我多亏啊,你想换走也成,不过你上回戴的那对翡翠耳环得当做利息给我。”

  “行,回头你去我那拿。”

  花答应的爽快,郑婉儿又犹豫了。不过花也没继续和她废话,搀着一瘸一拐的翠绿走了。

  待俩人出了后院,郑婉儿的贴身大丫头说话了“小姐,莫不是那个花真的撞啦?”以往颐指气使的主子居然搀扶小丫头,不是撞了那能怎么着?

  平里郑婉儿恼花,背地里都叫丫鬟们称呼花家的小姐闺名,同仇敌忾。

  不过郑婉儿此时的注意力可不在这上头,打之前花一出现,她就习惯性的上上下下研究花的服饰装扮。此时她动了动都快被金银玉饰断的脖子,又扯了扯繁复的衣裳,疑惑的自言自语道:“难不成我才回外姥家一个月,幺姑郡的穿衣风向就变了?秋菊,你说花那样好看吗?”

  “丑死了,跟个丫鬟似的,”秋菊附和道。其实凭良心说,花生的貌美,肤白晶莹,而且毕竟是八岁的孩子,此时不学着大人的打扮,反而生出一股纯真自然之美,就拿刚才说,她突然从墙头上出现,绿树掩映下就跟个小仙子似的。

  “是吗?”郑婉儿又不是没长眼睛,显然的不信“不过这天气,看她穿成那样倒是很舒服的样子,嗯,嗯…”秋菊马上明白了小姐的想法,于是自动给自家小姐找台阶下“是啊,这天的确是太热了,要不奴婢给你换个清凉点的打扮?”

  话说另一头,花刚将翠绿领回家就被花容氏和张嬷嬷看到了。

  “?”花容氏不解的喊住她,刚才隔壁大院翠绿的哭喊声她们隐约也听到了。可毕竟已经是人家的丫鬟了,人家主子训仆人天经地义。而且说句真心话,那个翠绿也真是脑子不好使,口拙木讷就算了,还笨手笨脚的,在花家那两年没少出错。

  花容氏不是不善,而是府里上下十几口都要吃饭过日子,家里可养不起闲人。况且这世道可怜人太多了,要她一个个去怜悯,她怎么怜悯的过来。

  “娘,我将翠绿换回来了,往后她还是我们府里的丫头。”花快速的说完,小心翼翼的搀着翠绿进了后院自己的屋子。

  花容氏和张嬷嬷看向俩人消失的背影,久久回不过神。

  张嬷嬷感慨了句“都说大小姐被观音菩萨点化了,我看真是。”

  花容氏不知是喜是忧,当娘的总是比旁人要想的多,以前她觉得女儿心太狠了些,这样往后嫁了人,怕是夫不睦,婆媳不和。可这段日子以来,她又觉得女儿变化太大,又太善了。

  不是善不好,而是这世道人心险恶。就拿她自己说,她本是京城兴安侯府二房的竖女,虽然在府中身份低微,可她遗传了母亲的美貌,生来就注定是侯府最美的女儿,又兼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就这样的她,即使嫁的不如嫡姐,但也不会太差,可就怎么嫁了个戍边的门前总?

  还不是当年做闺女的时候,府中姐妹们嫉妒她的美貌,使了诡计害了她,让偶然经过的花大义不巧看了她的身子。

  原本永安侯府是要拿花大义兴师问罪的,可是她名节已毁,最后还是亲娘拼死求了侯府的老夫人,让她下嫁花大义。

  俩人成婚没多久,花大义便带着她来到了幺姑郡。虽然丈夫俗了点,但对她倒是打心眼里疼惜,即使同僚们都妾成群,他也决口不提纳妾的事。倒是她自己因着怀孕身子不方便,提过几次,都被丈夫给严词回绝了。

  有这样疼爱自己的丈夫,还有这么多可爱孝顺的儿女,她又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只道是一切自有天注定,而侯府的那些明面上嫁的光鲜的姐妹们过的日子还不一定如自己呢。

  花容氏这么思来想去,反而将自己给绕进去,自相矛盾上了。

  也罢,也罢,这世上的事,还是顺其自然的好,儿女自有儿女福。

  **

  花将翠绿拉进屋子后,便翻箱倒柜的开始找药膏,翠绿整个人愣愣的,缩着脑袋不吭声。

  “手给我。”花说。

  翠绿就老实的伸出手。

  花细细的给她抹上了药膏,嘴上叮嘱着“这俩天你什么事都不要做,好好休息几天,等身子好的差不多了,就跟在我身后,继续伺候我。”

  “是,小姐,”翠绿极小声的应了句,或许是受的苦难太多,主子怎么说,她就怎么做,半点情绪反应都没有。

  花给她的手上了药膏后,看了眼她巴掌大的脸,心道这孩子也就比自己小半岁,可因为营养不良,骨瘦如柴,个头也只到自己眉间,一双眼睛茫然无神,一副随时都会死去的样子。

  就这样的女孩,如果她今不将她领回来,最多再过半年,便会像阿猫阿狗一般悄无声息的死掉。

  花想到这儿,又是一叹,探手摸到她脖颈的伤口,这伤口一直延伸到后背的衣服里。

  翠绿吓的不轻,猛的哆嗦了下。

  “你别怕,”花握住她的手“以前是我不对,是我不懂事,可既然我将你换回来了,我就会好好待你,不会再欺负你,请你相信我。”花真挚的看着她,后者却仍旧是一脸的恐惧和茫然。

  花摸了摸她枯黄的头发,轻声道:“你将衣服了。”

  闻言翠绿猛的抬起头,一双眼睛因为恐惧而不断睁大,消瘦的脸庞,因为眼睛的外凸,而显得有些恐怖。

  “我只是想看看你后背的伤口,你不要怕。”花尽量放柔声音,轻声安抚着她。

  翠绿低了头,也不知是真的听懂了,还是认命般的了身上仅有的一件单薄衣裳。

  花料想到她后背上定然有多处伤口,可待那件单薄的脏衣裳下后,她还是情不自热了眼眶。

  见到小姐哭,翠绿有些慌,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的,似乎是不明白小姐这是怎么了,而后竟反应慢了半拍,猛的扑倒在地上磕头,念念有词“都是翠绿的错,小姐不要打我,不要打我。”

  花再也忍不住,泪水连连“对不起,翠绿,以前都是我不好,我发誓,从今后我一定会好好待你。”

  似乎自从重生后,她就多了颗多愁善感的心,遥想上辈子,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铁石心肠!居然可以眼睁睁的看着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在自己眼前垂死挣扎,即使被那些人恶毒的诅咒甚至破口大骂,她还能淡定的狞笑。

  花抹了抹眼泪,细细的为翠绿上药,可当她转到翠绿的身后不由的愣住了。

  翠绿的后背有个奇怪的花纹,一看就知道是烙铁烙上去的。

  像是牲畜的形状,又是像牛又是像马。

  花脑子腾的金光一闪,她突然想起她在哪里见过了——耶律瑾!

  她做鬼的时候曾偷偷去过十八层地狱,那时牛头马面正不分昼夜的给耶律瑾施以酷刑,她曾远远的见过他后背上的那道印记。她本以为下了十八层地狱的鬼魂都会被打上那样的印记。

  因为受不了耶律瑾凄惨的痛呼,她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也没注意其他同样下了十八层地狱的鬼魂。

  现在看来,似乎不是这个样子。

  花随即想到另一层,旋即说道:“翠绿,你是金国人?”

  翠绿茫然的看着她,想来是对自己身世并不清楚。

  俩人正说着话,花三郎突然走了进来,花被吓了一跳,翠绿缩成一团,动也不动。花三郎只是稍微停顿了下,而后看也不看她们,径自走向花平时练字的书桌,抱了她桌上的宣纸,拿了就走。

  花无语,她这个弟弟自生下来就和旁人不一样,长大后,也没多少改变,完全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别人想接触都难。

  她上辈子也恨死了弟弟这种子,旁人家的兄弟都是姊妹们的依仗,就她家的,虽然四个男丁,可没一个派的上用场,全都中看不中用。

  倒是后来三弟替她顶罪,被判了斩立决后,她终是落下了几滴感动的泪水,可那会儿她早就为了自身前程,和花家断绝了关系。

  三弟死后没多久,她便风光大嫁,以丞相义妹的身份,嫁入烈亲王府,成了晋安王的侧室。

  傍晚的时候,郑婉儿过来了,她手中拿着一张深黄是字迹的破纸,花一瞧便猜出那是翠绿的卖身契。

  郑婉儿也是一身的轻松简单打扮,神气活现的在花跟前转了好几圈,就跟生怕旁人不知道她模仿了花一般。

  可郑婉儿不觉得有何不妥,她就是觉得同样的打扮,她怎么着都比花好看。

  不过让郑婉儿惊奇的是,之前还在自己家里灰头土脸的小丫头,这会儿居然穿上了花穿小的旧衣裳,打扮一新,还有几分可爱。

  郑婉儿绕着翠绿转了几圈,吓的翠绿都抖了起来,就差钻老鼠了。

  “行了,”花拉了郑婉儿一把,将手中的翡翠耳环往她手里一“这个给你,卖身契给我。”

  郑婉儿却突然扬高了手“可不能这么容易给你,”退开好几步后,她又狐疑的看了翠绿一眼,突然福至心灵般,大喊道:“花,你给我说句实话,你将这小丫头打扮这么好看,是不是打算卖窑子里去啊!”翠绿虽然年纪小,可窑子这种地方,她多少还是明白的,瞬间一张脸吓的惨绿。

  “胡说八道什么呢你!”花看了翠绿一眼,没好气的呵斥了回去,劈手就来夺卖身契。

  可郑婉儿老毛病又犯了“不行,不行,我反悔了,我还要这小丫头,翡翠镯子我不要了,你这耳环我也不要了。”

  “毛病!”花猛的一跳伸手去够,只听“呲”一声,卖身契被撕了个两半。

  “哈,是你撕的可不关我的事,”郑婉儿生怕花反悔一般,将手上还剩下的半张也扔到了花面前。

  花动作利落的捡起,而是干了件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事,随手撕成了碎片,而后扬手一扔,纷纷扬扬。

  (大结局)
上一章   恶女重生纪事   下一章 ( 没有了 )
芍药记事男神攻略手册七零带着空间未来之食全食舂江水暖傻子宠凄日常反派坏我财路枕上痴玄学大师是天重生七王妃
万达小说网提供了猗凡创作的都市小说《恶女重生纪事》清爽干净无错字的文字章节:第九十六章卖契大结局在线阅读,恶女重生纪事全文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尽在万达小说网,万达小说网转载收集恶女重生纪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