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小说网为您提供五月紫丁香的架空小说重生之商业女帝皇最新章节
万达小说网
万达小说网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都市小说 耽美小说 重生小说 校园小说 乡村小说 推理小说 综合其它 竞技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小说排行榜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武侠小说 架空小说 仙侠小说 官场小说 军事小说 总裁小说 短篇文学 言情小说
好看的小说 重生护花 极世萌凤 兽破苍穹 夺心娇妻 二代富商 士兵突击 花香满园 家门幸事 极品官途 书记人生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万达小说网 > 架空小说 >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作者:五月紫丁香 书号:50138  时间:2020-5-25  字数:16228 
上一章   第38章:大结局下 (2)    下一章 ( 没有了 )
  主上。”

  随后就把望远镜递给那个士卫,他自已立即转身对快步走开,布置应对措施去了。

  虽是通讯发达,然,因为无忧岛被设了阵法,岛上的所有卫星信号都被隔开,所以,对于手机之类的通讯工具,在岛上并不使用。

  因此,他们还是要人过去汇报情况。

  听着属下的汇报,大堂上的人都突然沉默起来,他们没有想到,萧摇他们来得竟然这么快。

  轩辕弑天淡淡的无所谓似的说道“已经来了吗?”来了,就是她与他之间真正的你死我活的地步了。

  “主上,让属下带来先汇汇他们吧?”单立君突然站出来说道。事到如今,他们之间的身份也必要再隐瞒了。

  轩辕弑天点了点头道“嗯,去吧!你为岛上第一道防线,阻止他们进岛,赤护法,你在青护法后方协助!”

  “遵令!”二个领命而去。

  到岛边,单立君谦谦君子的模样站在那里沉思着,可他身边站着两排弓箭手,一旦萧摇他们看近,这些箭头必定从他们手中出。

  后方,訾柘则是带着一群人搬着炮弹,炮口对着的方向就是萧摇一行人使用而来的方向。

  萧摇那边,有几个人手上拿着望远镜看着对岸的无忧岛。

  童颜棣严肃的说道“摇儿,他们已经用弓箭手及大型炮弹在岸边等着我们的到来。”

  如果是在陆地,那些个东西要就不是威胁,而现在他们是在水中,想施展身手就施展不开,还怎么对着那些炮箭。

  萧摇没有说话,只是与师兄对视了一眼,只见冷昶睿点了点头,随即冷昶睿就利用千里传音之术,令道“现在开始出动!”

  除了萧摇,其他人都不明白,冷昶睿这开始出动是个什么意思。

  不过,不用等他们想明白,没过一会,他们就听见了轰隆隆一架架直升军用飞机的声音。

  “我靠,这些飞机什么时候开过来,我们刚才怎么没有听见飞机的声音。”萧亦林看着一字排开的十二辆飞机,直接爆出口。

  确实,他们从京城,爬山涉水,终于到了这个原始森林,可一路以来并没有听见飞机的声音,更不知道这些飞机可以开进无忧刀了。如果早知有飞机,他们干嘛木用双脚走的这么辛苦啊?难道是为了锻炼他们吗?已经无力吐槽了。

  萧摇没有听到他们的心里活动,她道“这片原始森林有几个地方,被人设了阵法,如果阵法没破,很可能这飞机和人一样,进去了就出不来了。所以这些个飞机也只是在我们破了阵法之后,他们才开过来的。”从破了阵法,到搭船,用了两个多小时,所以这飞机也是刚刚到的而已。

  既然这些军用飞机进了无忧岛,那就肯定不是飞一圈就回去的。

  所以…

  他们就看见了,从飞机上扔了一颗颗似手留弹的东西。

  轰、轰…

  就算他们在河上,离着那岸边还有一定的距离,但也听见了一声声震耳聋的巨响。

  单立君和訾柘灰头土脸的躲避着从空中扔下来的手榴弹,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本是做好准备“接”萧摇他们到来的,可突然一架架军用飞机飞了过来,等他们反应到不对,想要先攻击空中的飞机时,却又被扔下来的手榴弹给打懵了。

  这些并不是支,可以用内力缓冲它们的速度,他们是威力无比的手榴弹,一下子不小心就会被炸得粉身碎骨的。

  这十二架飞机无忧岛上扔了一几颗手榴弹之后,立马又折回去了。

  单立君黑着脸爆怒“我靠,还要不要脸啊?偷袭之后,就立马离开!”他们刚才只是没有反应过来,反应过来时,他们可以不用,就是用这些箭,催动内力之后,就可以直接穿飞机。

  可现在这些飞机逃得太快了,就算这箭再快,也追不上了。

  “出什么事了,出什么事了?”这个岛就是这么大,所以岛上的居民也都听见了那震耳聋的爆炸声。

  “声音好像是从岸边传过来的?”

  “这到底出什么事了啊?”

  此时金碧辉煌的大堂内,一个黑衣人跪着并禀报。

  “你刚刚说,有十几架军用直升飞机,向岛上投手榴弹?”

  “是的,主上!”那个黑衣人低着头汇报道“青护法及赤护法带去的护法已经折损了一大半。”

  “好,我知道,下去吧!”轩辕弑天摆了摆手。

  四大守护族主事已经消失,而七大尊主护法中,紫护法苗景蓝昏,绿护法苗婧受伤,陶夏凌虽在玄武一族,然他却是被选中的黄护法,然他死了,还有一个蓝护法水义虎,他也死了,就剩下代替爷爷位置的赤护法訾柘,青护法单立君及橙护法凤婉玲。

  而这些主事护法之伤死,或多或少都是天命之女相关。

  唉,看来天命之女真是我族的克星!

  然,我后悔吗?后悔在天命之女在摇篮之中没有扼杀她?

  说其实,他被萧摇轻佻的轻轻托起他下巴时,就已经没有后悔的余地。

  那圆润粉白指肚中的温暖,深深的留在他内心深处,轻轻就挑起了他所有的情丝。

  他自小没有爱,也没有人教过他怎么爱,也不懂爱。

  当他知道自已对他命中的敌人有着不一样的情绪时,他烦躁过,狂爆过,特别是看到冷昶睿轻轻的把他的那个敌人拥进怀中时,他恨不杀了冷昶睿,把他撕裂开,让他再也不要出现在小摇儿面前的冲动。

  那时,他根本不知道自已为何这样冲动?为何这样想暴躁杀人?

  后来,他从一部偶像剧中,得知,原来这是因为爱上了,所以才会有那种情绪。

  呵呵,多么可笑!

  轩辕一族与萧家是千年宿敌,与萧家女更是不死不休,然他这个轩辕尊主却偏偏爱了自已的仇敌。

  这是何等的可笑,何等的捉弄!

  当初,他自问自已,他怎么就会爱上萧摇呢?爱上仇敌呢?

  或许是因为她是第一个可以碰触我的女人,或许是因为留恋着她那指尖的温暖,或许…

  总之,有很多很多的理由。

  可这些理由,并不能阻止他和她之间,最终的对决!

  今天就来为两家千年恩怨作一个了断吧!

  单立君和訾柘因为被突然袭击,被得狼狈不堪,排好的一切正仗都被打破,等他们再收拾好时,萧摇他们的船只却已经达到。

  萧摇看着灰头土脸的单立君和訾柘,心情博好向着他们打招呼“这么久没见,二位还好吗?”说着,还特意扫了一下他们狼狈不堪的样子。

  看着萧摇对于他出现在无忧岛,却没有一点诧异的表情,单立君心里咯噔一声,随后单立君就咬牙切齿的说道“萧摇,原来你早就知道我的身份,你一直在我面前作戏。”

  萧摇也否认,她直接说道“从我第一次见面,就知道了。”

  单立君没有想到得到的是这样的回答,心里震惊极了。

  萧摇看着单立君震惊的表情,就挑了挑眉,用着单立君想要爆扁她的冲动语气,说道“这很奇怪吗?当初我可是顶着一副丑八怪的年纪,一般第一次见我的人,眼里就算没有轻视,但眼神或多或少有点惊讶之情。而我可记得我和单先生第一次见面时,你可是一点都不惊讶于我的容貌。就像后来苗景蓝第一次看到我的真容一样。我和苗景蓝认识于丑样貌,可却在我回归萧家时,能一眼从人群中把我指出来。呵呵,样貌大变化,除了十分亲近的人,却能认也不认就把一个不熟悉的人给认出来的。”

  单立君听着萧摇话,简直要吐血了,就这么一个微差别,她就…,单立君再咬牙道“就凭这一点吗?”

  萧摇突然正道“关这一足够了!我那时就知道自已处于被你们监视当中,所以我有什么的样貌,你们都清清楚楚的,所以再接触我本人时,你们忘了施展你们的演技了。”

  这、这真是一针见血!

  单立君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从头到尾就被萧摇耍着玩呢。也怪不得,他多少次想要亲近萧摇,甚至都用了苦计,萧摇对他还是不冷不热的。

  既然怀疑他的身份,她当时不拆穿他,就表示她一直想要从他入手,找到无忧岛。

  单立君想到这,吓得出了一身的冷汗,这个萧摇真是狡猾!

  “当然了,我也要谢谢你费心的接近,”萧摇这下神补再补了一刀“如果不是在米国时,你苦心设计,我能与黑手的奥格斯上朋友?不然,六合会与黑手联合,那我罗刹帮可就真成了你们的手中物。”

  单立君与能在米国联合黑手设计萧摇,也是因为之前六合会与黑手有合作。可是,自从萧摇去了一趟米国之后,黑手就对与六合会的合作变得不冷不热了。其实,当初他们应该要想到的。唉,只可惜,太大意了。

  单立君简直被萧摇打击的体无完肤,看了萧摇后面黑的一群人,咬了咬牙,果断顿走。

  单立君要走,訾柘当然也跟着走,不然他这个半调子的护法,还不当人沙包了。

  萧摇看着訾柘的背影,眯了眯眼,当初陶夏凌救走訾柘之后,就让他在岛上顶替了他爷爷的护法之位啊。

  这些小兵们,看着头领走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如何是好,他们到底走还是不走啊?

  不过,他们也只小兵而已,头领走了,但并没有下令让他们这些人走。

  因而,就出现了这样一幕,萧摇带着她的一百多号人往前走,后面跟着十几个举着弓箭的小兵,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弱小子想要攻击野兽一样。除了河岸上一些阻拦,还给打得落花水的阻碍之外,其他的,萧摇他们一路上直达到目标上,那栋如宫殿般的宏伟建筑。

  轩辕弑天坐在那高高的位置上,突然敞开的太阳,并肩走进来一对男女。太阳折的影子,让他看不清面容,看他知道,是他们来了!

  轩辕弑天拿着一小杯酒小酌,慵懒的靠着榻上,眼睛则是认真的看着半空中翩翩起舞的白衣舞娘,悦耳优雅的曲调,冲动了这室堂的喧响与紧张。

  轩辕弑天似不太意的懒懒说道“你们来了啊!”再拿着旁边一颗普通进嘴,随后问道“既然来了,你们评价一下,这个舞娘的舞艺可好?”

  萧摇和冷昶睿一行人一踏进这金碧辉煌的宫殿大堂,他们没有去注意这些是如多奢华与极致的美观,而是一眼就注意到在空中跳舞的舞娘。

  不是这舞娘跳舞有多出色,有多美,而是让他们惊讶的是,她所跳的舞与当初萧摇在冷建峰生日宴上舞姿一样。

  “与你相比如何?”这话轩辕弑天没有直名道姓的说,但所有人都知道这是对萧摇所说的。

  “轩辕弑天,你这是什么意思?”萧亦森先炸了。“我妹妹的舞姿,岂是她能比的?”

  轩辕弑天听着萧亦森的话,轻叹了一口气道“是啊!萧摇的舞姿岂是这些凡夫俗子能比的?只是,对于那次萧摇献出的舞艺,本座分外难忘,想要让萧摇再为我舞一曲,这是何等的艰难?”

  “你,你,你做梦!”萧亦森气得破口大骂“你这人还要不要脸,害了人家父母18年,还想要我妹妹舞曲,简直是异想天开!”

  轩辕弑天这边的一众属下听着萧亦森的怒骂,全都恼怒的看着萧亦森。

  “闭嘴!”带着面具的凤婉玲大声呵斥道“主子让她跳舞,是给她脸面!”

  不过,轩辕弑天本人却并没有生气,他淡淡的又带着哀伤的语气说道“是啊,我真是异想天开,明明我们是仇人,哪有仇人会给仇人跳舞的,是吧,小摇儿?”

  萧摇看着高座上带着鬼面具的男人,语气冷冽的道“我跳舞只为会亲人而跳,水幽然!”

  啪…

  轩辕弑天手中的酒杯从他手中滑落在地,他拿杯倒入口中的动作如被瞬间按停了一样。

  “什么,他是水幽然?!”萧亦森诧异的大叫起来。

  除了萧摇和冷昶睿,其他人也如萧亦森一样的震惊及诧异!

  这怎么可能是水幽然?

  “那个水幽然不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吗?”萧亦森接着大叫道“他们怎么可能是同一个人?”

  或许是为了证实萧摇所说的准确一般,萧亦森在质疑之后,轩辕弑天就缓缓的摘下带在脸上鬼面具。

  精致又美丽的五官,比女人更滑的肌肤,一对峰眉,一双勾人能放电的桃花眼,一张薄薄的感嘴带着肆狂傲。

  这不是水幽然是谁?

  “我靠,还真是水幽然!”好几个人都爆口了,这太颠覆轩辕弑天在他们心目中的形象了,也瞬间颠覆了水幽然这个京城霸王的形象了。“怪不得水家一族被抓时,他逃了,原来他就是轩辕尊主。”现在的轩辕弑天虽然还是有一点水幽然时纨绔的影子,就算慵懒之态,有着相似,但现在这个水幽然却是霸气威严,果然轩辕弑天真会装,就是气势都能装作两个人。水幽然无视他人的震惊,他好奇的问道“你是怎么发现的?”

  萧摇淡淡的扫一下他的双手,她直接说道“你的手!”

  水幽然抬起自已的手,看了看,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可是平时,我都是带着一把金扇遮掩,你又是如何看出来的?”

  他的手因从小练刀练见,手上都起茧了。

  他从18年前,以私生子的身份进入水家之后,过着饭来张口,衣来伸手富足生活,但却不能忘记练武。因而,一个受家族疼家的富贵公子手上起茧,怎么都是很惹上眼的。因而,他才会出去拿着一把扇子,握住扇子,就没有人发现他手上的厚茧。

  萧摇答道“师兄曾打过你两次,每一次你一只手握着扇子,但另一只手却张开来了。”

  轩辕弑天苦笑着道“呵呵,这么早就发现了吗?”

  萧摇摇了摇头道“不,我只是怀疑而已。不过,让我确认的是,去死亡沙漠那一次。”轩辕弑天更兴趣了,他说道“我自认为我在沙漠时,伪装的很好,你又是怎么发现我的破绽的?”

  “在沙漠,白天是高温炙热,夜里却是冰冷刺骨。我和师兄有武功内力可以调节体温,自然不觉得,然,”萧摇盯着轩辕弑天淡淡的说道“你和你的两个保镖,作为普通人,我从没有在你们身上看到一滴,你不觉得这很奇怪吗?好,就算你不冷不热,那其他两个也跟着不冷不热,这是最明显的不正常。”

  萧摇说到这,已经不用再多做说明了。能有武功内力的人,除了萧家人,剩下的就是轩辕一族,这两个家族都有千年传承的家族。所以,既然水幽然不是萧家这边的,那就只能是轩辕一族那边的。

  而且看着他的保镖在他身边存着十足的敬畏,那就能猜测到他在轩辕一族的地位肯定不低,可也没有猜测到水幽然就是轩辕一族的尊主。

  但后来,苗景蓝在她认亲宴会上,好像是很小心又存敬畏的靠近水幽然,而且眼神里的爱慕根本就骗不了萧摇的眼睛。那时,他们已经基本查到苗景蓝身份,所以能让她这么小心翼翼的人,只有她的方子——轩辕一族尊主。

  轩辕弑天听着萧摇的话之后,低低的笑了起来“呵呵,我自以为装得能瞒天过海了,没有想到,却败在这些小细节上。”有内力,他们就会自动调动内力一调节自身体温,除非受伤了或生病了。

  原来,自已在萧摇面前的表现,萧摇眼中就成了看戏的。

  到了此时,他都不知道,他与她之间,到底谁看谁的戏了!

  他放任萧摇在他的跟前成长,而她则是睁眼看着他在她面前演小丑!

  突然间,轩辕弑天真的感到自已很悲哀,可怜又可悲!他自以为瞒着身份以各种理由接近喜欢的人,可最后发现,在她的眼中,他为了接近她而演戏!

  这真真假假,是是而非,谁能给他分得清呢?

  不过,轩辕弑天就算觉得自己再悲哀,再可怜,他都不会表现在人前。那会损他的威严,损他一族之尊的权威!

  轩辕弑天掩饰的很好,萧摇也就没有发现轩辕弑天眼中的悲凉。

  萧摇冷声的说道“轩辕弑天,萧家一族与轩辕一族,这千年的纠葛该有个了解了!”

  是啊,是有个了解了。

  然,却是两族,你死我活的局面!

  这是两个家族的悲哀!

  轩辕弑天问道“你待如何解决?”

  萧摇面无表情冷冽的道“我曾发过誓言,一定要轩辕丹凤后人的鲜血来祭奠,解开我萧家女的千年诅咒!”

  “萧摇,你太狂妄了!”橙护法突然大声喝道。

  “凤婉玲,别以为你待着面具,别人就认不出你来了?”萧摇也是大声喝道“在冷家享受了二十多年的富贵生活,到了却恩将仇报,不仅对冷家上上下下下毒,你连自已的一双儿女都能下毒手,你根本就不配做一个母亲!”

  凤婉玲被说到这个还是有一点心虚的,然,她还是硬气的说道“谁让他们是冷家人!”

  凤婉玲的话一出,萧亦森就跳出来骂道“你还是不是人啊?你把他们生出来了,还怨他们是冷家人?那你当初有本事就不要跟冷家人结婚啊!”有这样做母亲的吗。更何况,冷家人怎么啦,冷家人根本就没有亏待过她,她还有理了啊。

  正待凤婉玲想要反驳,突然就听见了主子的大笑声。

  “哈哈…”萧摇的话一落,轩辕弑天就大笑了起来“好狂妄的口气!你以为,我轩辕弑天是普通人吗,想要我的血拿去祭奠?”心里却是一片悲哀。他所爱的人,要拿着他的性命解咒。

  当初轩辕丹凤是鲜血和性命所发的诅咒,因而,要解开这个诅咒,还要正统的轩辕丹凤后人鲜血和性命来作祭奠,方可解开萧家的诅咒。

  萧摇冷厉的道“是不是狂妄,一会见分小!”

  轩辕弑天一个巴掌,外面立即涌进来了一批高手包括单立君与訾柘,立即把萧摇一行人包围起来。

  萧摇明显感觉到,这批人明显比奚容所带的那批黑衣人内力更深厚。不过也是,这里毕竟是他们的大本营,肯定留下来的都是高手中的高手来守护。

  萧摇只是带着萧家三兄弟及童颜棣,再加上师兄还有十名影战护卫进来,其余的都留在了外面。

  但他们人少,就不代表他们的气势就弱。

  两军对垒,总要分出胜负的。

  冷昶睿和萧摇这个更是在这一群人中高手的高手,内力强劲的散发,立即向了他们。因而,他们这边虽然只有几个人,可在威压上就占了上风。

  不过,很快,又有一股很强的内劲自外而来,萧摇知道,这股浑厚的内劲属于轩辕弑天。

  一时之间,两股力量又分不出胜负了。不过,内力稍微低弱的人,此时额头冷汗连连了。

  萧摇和冷昶睿很是有默契的抓了抓手,然后…

  噗…因为萧摇和冷昶睿突然撤回内力,所以那些内力低弱之人,就会造成内力反弹,最终自已的内力砸伤了自已。

  “真是卑鄙!”凤婉玲摸了摸嘴角的血,看着萧摇与冷昶睿咬牙切齿的说道。

  “呵呵,说我卑鄙,”萧摇听着凤婉玲的话之后,冷笑着道“难道你与敌人打斗时,先告诉对方你下一步如何出招吧?那不是活得腻烦找死嘛。”

  “你…”凤婉玲一而再的被萧摇气得跺脚,可又拿着萧摇无可奈何,因为她打过萧摇啊。“废话少说,你们上!”前一句是萧摇说的,后一句则是对着包围萧摇他们之人说的。

  凤婉玲虽不是主上,但她的命令,主上并没有阻止,所以一会这些人就开始与萧摇一方打了起来。

  萧摇和冷昶睿随时震开近身之人,慢慢近轩辕弑天。

  萧摇面无表情冷声的道“轩辕弑天,18年前,你抓了我父母,一对恩恩爱爱夫却被你折磨痛苦,吃尽了苦楚。就算我不以天命之女的身份与你对抗,但作为他们的女儿,他们的仇,我不得不报!”

  萧摇和冷昶睿手中各持一把剑,这剑在打算放入无忧岛时,她就把青红霄剑拿出来了。

  轩辕弑天闭了闭眼,然后瞬间气势大开,凌厉的喝道“来吧!让我们决一胜负吧!”随即从他的软榻旁边拿出一锋利的宝剑。

  他们之间总要过手,不然萧摇要怎么杀他呢?

  萧摇也没有空气,拿着剑倾身而出,轩辕弑天头赶上。

  冷昶睿被凤婉玲、单立君及訾柘给拖住了。一个的武力值虽没有冷昶睿高,但三人都是在岛上训练而成,所以三个加起来的武力值并不能小觑。

  剩下的人,而是对着其余的人,萧摇外面的人,则是对着外面的人。

  在这奢华金碧辉煌宽阔的宫殿之中,却因着一群群打斗的武者了而变得狭小凌乱!

  祭祀堂

  “你说什么,祭司大人?”一个脸色苍白很是虚弱的女人震惊的问着长白发祭司。她刚苏醒,就听到了让她心惊的消息。

  祭司道“蓝儿,你赶紧逃吧,这无忧岛怕是毁了。”在这岛上所有人中,除了主子,他最疼的就是蓝儿。然,他刚刚占卜却显示,轩辕一族今天要亡。

  苗景蓝立即抓着祭司衣袖,焦急的道“祭司大人,什么叫无忧岛要毁了,您给我说清楚啊?无忧岛毁了,那岛上的人呢,主子人呢?”

  祭司叹了口气,说道“轩辕一族和萧家一族的千年恩怨,或许就要在今天了断吧。只是,这了断的结果却是轩辕一族——全灭!所以,蓝儿,你还年轻,你快逃出去吧!”

  苗景蓝听着祭司,眼泪唰唰的掉下来,拼命的摇头,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一个事实。她只不过睡了一觉而已,怎么一醒来,祭司就告诉她,要灭族这样一个噩梦般的消息呢?

  苗景蓝哭着很快就想到,轩辕一族要灭了,那主上呢,主上去哪了?

  苗景蓝急切的问道“祭司大人,现在主上在哪啊?”

  祭司看着远处那栋高大宏伟的建筑不说话,然,苗景蓝却立即往那个方向跑去。

  萧摇在与轩辕弑天打斗时,一开始还手,然而,慢慢的萧摇完全占了下风,然后趁着萧摇一个破绽,立即拿着宝剑刺了上去,本是刺心脏的,却偏了位置!

  “师妹!”一看到萧被刺到心脏部位,冷昶睿撕心裂肺的大喊,他的面前想到前世,师妹同样被一支暗箭给刺中心脏,而后师妹就去了。

  难道,师妹又要重复着这样死亡的命运吗?又要离开他了吗?

  不要,他不要。

  追了师妹两世,他不想让师妹再离开!

  冷昶睿大怒着把这三只拦着他助师妹之人,内力爆发,立即把这三人震晕了过去。随即飞身而起,接住了空中的师妹。

  “摇儿!”

  “妹妹!”

  其他人也看见了萧摇被刺伤。

  萧摇被刺伤之后,被没有晕过去,她被冷昶睿接住之后,惨白的小脸还对师兄笑了笑,安慰道“师兄,我没事!”

  然被前世吓怕的冷昶睿却固执的抱着萧摇,声音惊恐害怕又凄凉的说道“上辈子,你就是这样受伤而去的了?我害怕我会再失去你,师妹,我不能再失去你了。”

  萧摇被师兄大力的抱住,有点难受,脸色更是苍白了。可她不忍说出让师兄松一点抱着她,上辈子她突然离开,却让师兄承受了一辈子的孤单。所以,他抱紧她,是因为实在太害怕再失去她。

  “冷昶睿,你干什么?”还是童颜棣发现了冷昶睿的不对,立马大喝道“你赶快把摇儿放到地上松开,难道你想摇儿没有被刺死,却要因你则让她尽血而死吗?”

  然而,冷昶睿似乎听不见,他只沉浸在当初失去师妹的那段痛苦的回忆里,所以,他不想放手,他怕他一放手,师妹又如上一世一样,突然消失不见了。

  童颜棣和萧家三兄弟看着状态不太的冷昶睿,心里真是急死了,他们想过去把摇儿抢过来,不然就是摇儿不想死也会被他害死的。冷昶睿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平时虽然冷酷,但却不是这种丧失理智的人。难道摇儿受伤,给他的打击太大,所以他就死抱着摇儿不放手。不得不说,他们还真猜到了一部分真相。

  轩辕弑天站在一边,一直看着冷昶睿把萧摇越抱越紧,看着小摇儿的脸色越来越苍白,他眼里闪过心疼,他一只手握了握拳。

  最后,他立马攻向了冷昶睿。

  或许是轩辕弑天宝剑的利光,刺到冷昶睿,他之后快速又小心的放下怀中的萧摇,然后如全身散发着阴冷气息,一双红通的眼睛,如地狱的恶魔,直接盯着轩辕弑天,他阴冷对着轩辕弑天说道“竟然想要害死师妹,竟然想要害死师妹?凡是伤害过师妹的,我必定要他付出代价。曾经有一个暗子害了师妹,我就直接灭了他一国,天下负了师妹,我就拿着天下为师妹祭奠。”

  只要清醒的所有人听着冷昶睿的语气,都惊呆了!

  冷昶睿说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什么灭国?什么天下负了师妹?这些到底是什么鬼啊?怎么都听不懂。

  “所以,既然你胆敢刺死师妹,”冷昶睿手中一把宝剑直接对着轩辕弑天,冷厉如恶魔的声音说道“那么,你就让你的无忧岛全部消灭于尽!”

  说罢,冷昶睿就直接刺向了轩辕弑天,轩辕弑天也不可能在原地等着他来杀自已,可是他想退进,却发现他似乎被压制住了,要就退不了。

  苗景蓝刚赶到大堂,就看到冷昶睿拿着剑刺向主子,而主子却一动不动,她目眦尽裂的大喊道“不要啊!”然后不知拿来的力气,直接冲向了轩辕弑天的前面。

  噗…是刺向苗景蓝身体的声音,也是苗景蓝吐血的声音。

  剑身穿透了苗景蓝的身体,直接刺到了轩辕弑天的前。

  轩辕弑天面无表情的看着挡在自己身前的女人,没有悲伤也没有怜惜,就这样无表情的看着。

  苗景蓝本是苍白的脸,被刺伤之后,更是毫无血,不过,她却问道“主上,你有没有事?”

  轩辕弑天只是看着她,却没有回答她,直到苗景蓝快断气时说“轩辕弑天,我爱你!”但她仍然没有得到轩辕弑天的一丝表情,她带着遗憾不甘不愿的死了。

  冷昶睿看着刺向轩辕弑天的剑,却刺向别人,不甘心的又想再来一剑。

  然而,噼噼啪啪天花顶板开始掉落东西,随即所有人感觉到房子在动,地在动。“啊,地震了!我们快出去!”童颜棣的喊声立即惊醒了大家。

  随后,众人开始不分敌我的往外跑,虽然与敌人对打可能是一个死,但他们都不想被石头砸死啊。

  冷昶睿被这么一震,总算把他震醒了,他立即抱着萧遥,就往外逃去,看也不看现在还在痴呆发傻的轩辕弑天。

  轩辕弑天的属下立即喊道“主上,地震了,赶紧跑啊!”就是主子的本事再大,可对于天灾,他也是无可奈何。

  等人跑出来之后,他们立马发现更遭的情况,那就是这岛正在下陷,看着这大江的河水淹没的程度,过不了多久,这岛就会完全沉下去。

  所有人不分敌我的急得团团转,以河水突然急湍的冲向岛屿的速度,除非像那种特大的游轮,否则任何船只,只会以岛为中心打转而划不出去。

  因而,水中船不行,那就只能用飞机了。

  冷昶睿倒是以叫到飞机,可是这岛上的人,真得可以不管他们的生死吗?

  除了冷昶睿,所有人都犹豫着,到底是管还是不管?

  不管的话,会不会太冷血了,轩辕弑天他们是干了针对萧家的很多坏事,可这岛上的很多居民是无辜的啊。

  就在他们犹豫不决时,被冷昶睿抱着的萧摇发话了,她道“让他们一起走吧?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在他们上飞机时,锢他们的内力,带一副手铐,然后再把他们运到部队去。”萧摇在冷昶睿放在地下时,小霸就隐身出来,偷偷给萧摇涂上小岁的修复

  不过,小霸一边涂抹时,却一边在吐槽“姐姐,姐夫那么大力的抱着你,就是轻伤也会被他成重伤啊,看他伤心什么样子。”当然了,他也只是嘴上说说而已,对于冷昶睿和萧摇最长的见证者,冷昶睿丧失理智,也是情由可原的。谁让姐姐曾经也是这么受伤死亡的。

  轩辕一族厉害的地方,除了下毒就是内力了。有了内力,刀不怕,所以为了防止他们逃跑,萧摇只能出此下策。

  听到萧摇的声音,萧家兄弟和童颜棣立即跑过来,紧张的问道“摇儿,你怎么样?受伤严重吗?”

  萧摇看着几个的紧张,摇了摇头道“你们放心,我的伤避开了心脏部位,也只是一点皮外伤,养养就好。”其实她心里却在疑惑,以轩辕弑天的武功,在找到她武功破绽后,不能会刺偏的啊?难道他是故意刺偏的?想想,萧摇还真不确定了。

  “那就好。”萧亦森拍了拍口,说道“刚刚冷昶睿的动作,真是吓死我们了。”

  这个岛继续下陷,而那个宫殿也同时在摇晃。

  “咦,都过了这么久了,轩辕弑天还没有出来,不会是被砸死了吗?”一个萧摇这边的人说道。

  听着他们这么无理的说着主子,岛上的一些人就气愤了“你才被砸死了,你全家都被砸死了!”

  两拨人刹进就又吵了起来,吵着吵着,又要打起来似的。

  “闭嘴!”冷昶睿看了看怀中皱着秀眉的人,冷声的喝止他们。

  轰轰…

  “呀,飞机来!”

  萧摇突然说道“哥哥们,你们先上飞机!”

  萧亦木皱着眉头,道“摇儿,你受伤了,应该是你先上飞机!”

  萧摇摇了摇头道“轩辕弑天还没有出来,萧家的千年诅咒还没有解开,我不能先走!”

  “妹妹!”三兄弟很是担忧。这该死的,解诅咒还必须要天命之女本人,否则,他们也可能代替妹妹的。

  萧摇凌厉的道“就这样说定了。”

  因为人多,冷昶睿这一次叫了很多架飞机过来,有一百多架能座三个人的型飞机,这样一次可以载走两三百人。

  这个岛上包括萧摇带来的人,一共有一千多人。

  看着岛虽不大,可看着这下沉速度,这飞机往返三趟的时间还是够的。

  岛上的人陆陆续续被接走了,就是那些受伤的昏的,也同样接走了,剩下的就是冷昶睿和萧摇,还有就是一直在那个房子里不知死活的轩辕弑天。

  冷昶睿抱着萧摇,站在最后一处还没有淹没的岩石上,随着他们就看见了轩辕弑天面无表情淌着水抱着一个女人出来,这个女人就是死去的苗景蓝。

  一高一低,三人相对无语!

  轰轰…

  最后两架飞机开了过来。

  萧摇看了看轩辕弑天,再看了看他怀里死去的苗景蓝,叹了一口气,道“上飞机吧!”不是她心软,不想杀死轩辕弑天。只是,现在轩辕弑天的命被一个女人给换回来了,况且她也不太明白轩辕弑天为何要对她手下留情。现在她只能先把让他先上飞机,相信以他的为了,就算不封住他的内力,他也不会对那些普通人下手的。

  从半空中落下两张吊梯,冷昶睿一眼都不看,立即攀着吊梯,就上去。

  轩辕弑天看着他们,犹豫了一会,还攀上吊梯,不过他并没有放开苗景蓝。

  萧摇微高一点看着,心里有点复杂。她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只是她觉是轩辕弑天并不是她所看到那样的坏。他只是为了家族的使命,却不得不使用一些狠手段。

  只是,却在轩辕弑天快接近飞机时,他看着另一架飞机上的人,然后,小声对着萧摇说道“小摇儿,我爱你!”随即,他就开了扶手,放开苗景蓝,张开双臂直下掉落。

  萧摇听到轩辕弑天说这样的话,简直震惊了,她突然大骇道“轩辕弑天,你要做什么?”她从来没有想过,轩辕弑天竟然会爱上她。她一直以为轩辕弑天在她面前就是做戏而已。

  然,看着他放开吊梯的扶手时,她大声的喊道“不要,轩辕弑天,不要!”

  可,她伸出头时,看到的就是轩辕弑天的一脸柔和,神情也是彻底放开与轻松之感。

  轩辕弑天在下落过程中说道“小摇儿,既然你想要解开萧家一族的诅咒,那么我以我的性命及鲜血成全你!萧家诅咒彻底解开!从此轩辕一族的人再也不会纠萧家了!不再报复萧家女!”说完,不知从哪冒出来一把匕首,割在他颈脖上,鲜血立马涌出,如一朵花一样刺痛了萧摇的双眼。

  小摇儿,你不会知道,你第一次接触我时,我就爱上了你,直到现在依然不悔。

  所以,就用我的命成全你,你一定要幸福,一定要快乐!

  如果有来世,我愿意做你的家人,用家人的身份保护着你!

  …

  一年后

  保仁医院的某个走廊,热闹非凡,一排排的大人物,都在欣喜又焦急的等待着。

  很快,所有人都听到一声惊天动地的小婴儿哭声。

  萧妈妈和萧爸爸感动的着泪道“烨哥,摇儿生了,摇儿生了!”

  容烨也是脸的激动“对,摇儿生了,我们有孙子了。”

  听着这话,冷建峰凑过道“明明是我孙子,你那是外孙!”

  “外孙也是孙子啊!”“外孙就是外孙!”

  所有人似乎见惯不惯了,自从萧摇与冷昶睿结婚之后,这两个人似乎就杠上了。每一次萧摇的买的东西,都要向对方炫耀一下。

  但这还是容烨能忍的,可最不能让容烨的是,冷建峰每次都说摇儿是冷家的。明明摇儿是容家的好不好。

  至于萧珊珊和厉梦娴还有外婆及大外婆在一旁讨论着要注意什么,要买什么等等…

  容家的老头及冷家老头,两个老头子则是在说,为着孩子姓冷还是姓容吵得面红耳赤…

  至于冷昶睿呢,则是被人抬到隔壁房间去休息了,没有管。

  谁让他一听护士说,母子平安,就“砰”的一声晕倒在地。吓坏了一大票了,直到最后医生说道“只是吓晕了而已!”

  这答案一出,简直惊掉了所有人的下巴。

  堂堂一国首领,竟然会因为女人生孩子而吓晕,真是太、太、太丢人了。当然了,这话谁也不敢说。

  萧摇在连续受到奚容和轩辕弑天为她而死的打击之后,一度时间也开心不起来。

  她知道萧家诅咒要解开,就必须要轩辕丹凤后来的血来祭奠。不杀死轩辕弑天,她也是不甘心的,然而,当轩辕弑天真正的死在她面前时,她心里又一股特哀伤的感觉。

  她知道这样是不对的,可她就是控制不了自已。

  后来,为了控制自己的情绪,她离开雷霆万钧的处理空间里的一些人,及从岛上带回来的一些人。

  这些人,她肯定不会先放出去。不过,她利用特殊方法,销毁所有关于轩辕一族的记忆,再重新输入一段新的记忆之后,再让小霸利用灵气来监视,一旦有不对的地方,立即抹杀。

  至于,凤来仪、章浩凡、李松勤、单立君、苗婧、等人这些曾经轩辕一族的主脑人物,訾柘在那天岛上时,被石头砸破了脑袋死了,凤来仪和章浩凡在洗掉轩辕一族及空间记忆之后,就是把他们关入大牢,罪名一个威胁国家安全罪,一个是经济诈骗罪。

  李松勤本身年纪大了,把他放出来洗了记忆之后,他就死了,至于李家其他人,萧摇同样洗了记忆。苗婧,萧摇虽对她没有情份,但看在她是朱立霖兄妹俩的母亲身份上,萧摇就直接洗掉了轩辕一族及空间记忆,并没有植入其他记忆。所以说,在消失这段时间的记忆是空白的。这就不是萧摇能管得着的。

  至于单立君,她一直对他没有过好感,太会装蒜。不过,所以萧摇洗了他的记忆之后,就把他放到最穷的非洲去了,至于能不能活,就他自已了。 最后一个凤婉玲,萧摇把她回给了冷家处理,不过最后是把凤婉玲关进了疯人院。毕竟她再可恨,还是两个孩子的妈妈。

  忙碌一大阵子之后,突然有一天,小霸告诉她,她怀孕了。

  她真是惊喜若狂,把以前所有的霾一扫而空,因为心情不好可是会影响宝宝的发育。

  从无忧岛回来,冷昶睿就想拉着萧摇去结婚,可萧摇心情不好,就没有答应。

  可现在,萧摇怀孕了,他立即安排了一场盛世震撼婚礼。

  用520加飞机组成心型,然后再排列520——我爱你!几个大字。

  三年后

  一个小萌娃捂着耳朵,旁边一个英俊的男人在念叨。

  小萌娃大人似的叹了一口气道“爸,你说的我都记住了。不就是不能再让太爷爷抱,他年纪大了,栗栗阿姨给的糖不能吃太多,不然会长蛀牙…”

  英俊男人无语,他只是说了一遍而已,怎么在儿子的口气当中,说了许多遍啊。到底是儿子的智商太逆多,还是他的智商退化了啊。

  “你们父子俩又在说什么啊?”一声清亮的声音,问着相互瞪眼的父子俩。

  然后,父子俩立马起来,快的接着自已的爱(最亲爱的妈妈),可别让臭小子抢了去(可别让这个徐徐叨叨的老头抢了去。)呵,不愧是父子俩,想法都是一样的。

  突然有一天,小萌娃不知从哪里听说了什么,巴眨巴眨着圆溜溜的大眼睛扯着某少的衣袖好奇的问道“爸爸,爸爸,我听妈妈说,很久很久以前,你连都不放一个,怎么现在变成老太婆唠唠叨叨的。”父亲立即暴跳如雷,提着小男萌娃按住沙发上,啪啪…的声音顿时响起。

  在见到师妹口汩汩血时,当时害怕的他,想到的就是不能再让他失去师妹。他还好多话没有跟师妹说,他不能让萧摇听不到他的话就离开了。那以后就是黄泉碧落,天上地上,他会再一次遗憾。

  所以,他发誓,师妹好了以后,他一定跟她多多说话,这样她才会懂他的情,才会像随时要离开一样。

  从此以后,只要在萧摇面前,冷昶睿就变得话多了起来。当然,他就是在萧摇面前是这样,在其他外人眼里,他依然是那个冷得能冻死人沉默不语的大冰块。后来就加了一个臭小子要听他说话。

  “臭小子,你嘴里给我放一个看看。”小男萌娃特委屈的哇哇大哭,他只是想问问爸爸他以前是不是真的不放,怎么现在就挨打了。

  小萌娃大哭着按着手上的一个特殊的手表,快速的告诉道“妈妈,爸爸他打我!”

  随即,手表里就传了一阵大吼声“冷昶睿,你竟然欺负三岁的孩子!”

  耶,小萌娃胜利!

  ---题外话---

  唉,虽延迟发布大结局下,但也是我赶了一个通宵,终于在最后一个承诺时间给赶上了。

  潜水的读者们,可以尽情开啃了!

  还是那句话,要看谁的番外,请留言!

  书香门第[鲜儿]整理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人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上一章   重生之商业女帝皇   下一章 ( 没有了 )
末世重生之门快穿之美人是萌后姑娘,你齐胸穿成暴君的后我成了重生大豪门反派为我藏珠重生纺织厂花被拐后我重生
万达小说网提供了五月紫丁香创作的都市小说《重生之商业女帝皇》清爽干净无错字的文字章节:第38章:大结局下2在线阅读,重生之商业女帝皇全文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尽在万达小说网,万达小说网转载收集重生之商业女帝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