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小说网为您提供衮衮的架空小说东宫藏娇最新章节
万达小说网
万达小说网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都市小说 耽美小说 重生小说 校园小说 乡村小说 推理小说 综合其它 竞技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小说排行榜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武侠小说 架空小说 仙侠小说 官场小说 军事小说 总裁小说 短篇文学 言情小说
好看的小说 重生护花 极世萌凤 兽破苍穹 夺心娇妻 二代富商 士兵突击 花香满园 家门幸事 极品官途 书记人生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万达小说网 > 架空小说 > 东宫藏娇  作者:衮衮 书号:50107  时间:2020-7-16  字数:6613 
上一章   第99章 暮雪白头(全书终)    下一章 ( 没有了 )
  戚北落的归来,便是一剂最有力的定心丸,不仅安住了顾慈的心,也安住了全帝京城人的心。

  戚临川率领的草寇趁皇城空虚,漏夜潜入捣乱,意宫。虽说这时机选择得极妙,可在戚北落和裴行知面前,到底欠了点火候。

  一夜惊风密雨,终在曙破云而来的一刻消于无形,载入史书,也不过寥寥四字“戊寅之变”

  变后的第一,锦衣卫就在出城的泔水车里,捉拿住藏匿其企图逃跑的戚临川。

  他妄图以身上的皇族血脉,求一个面圣讨饶的机会,宣和帝却一口拒绝,直接命人将他就地问斩,尸首不得入皇陵,随意弃于葬岗,无碑无冢。而他旁边,就躺着早已凉透的王芍。

  变后的第二,戚北落以雷霆之势,将藏匿在帝京城四方边角的王家残余势力和寇全部抓获,送上刑场。

  阂城百姓拍手叫好,一面唾弃戚临川的同时,一面不忘赞颂戚北落英武忠义无双。更有说书先生舌绽莲花,将这段事迹编纂成故事,取代从前那些什么挑人皮做灯笼的传闻,在坊间口口相传。

  然而现在,众人眼中龙章凤姿、的太子殿下正高举一碗水,在东宫罚站,低垂脑袋收着下巴颏,大气不敢出。

  “泷江战败之事是你们的敌之策,为何不早告诉于我?害我担心。”

  顾慈倚着软枕,靠半躺在榻上,柳眉倒竖,指着戚北落的鼻子兴师问罪。因情绪激动,嗓门拔高,不小心吵醒身边两个小糯米团子。

  姐姐倒还安静,澹定地瞥了眼娘亲,又澹定地瞥了眼正在罚站的爹爹,最后澹定地歪头继续睡。妹妹却是个不省心的,皱着小脸“呜呜”直哭。

  顾慈冷冽的心瞬间柔软得不像样,抱起小团子柔声细语地哄。

  因是早产,姐妹俩身子都比平常婴孩要娇小许多,眼下虽还未张开,皱皱巴巴的一团,五官却极为精致,可以想见她们将来长大后定然风华倾国,不逊其母。

  因她们落地时,正值黑夜与黎明交接,宫中动即将结束,遂取名“朝朝”和“暮暮”也寓意一家人从今晚后朝朝暮暮都在一块,永远不分开。

  戚北落望着自己的女,目光轻柔得像天际一片云,心头沉淀了数月的琐屑一扫而空。

  “慈儿,这事没提起告知于你,害你夜为我担心,是我的不对。”他叹了声,继续解释道“此前我和奚二在帝京布下天罗地网都没能抓住戚临川,想来在帝京内定还有不少他的爪牙,一不除,终成大患。”

  “后来岳父和姐夫出事,我领兵北征,发现赫连铮此番率兵南下,多半是受戚临川暗中挑唆,就和父皇…还有你表兄,联手想了这么个诈败的法子,让戚临川误以为我已战死,帝京空虚,他出来,再将他们一网打尽。”

  “之所以不告诉你,也是怕隔墙有耳。”

  顾慈眉心折痕更深,越想越窝火。

  他也就算了,裴行知就在自己身边,什么事都知道,却一个字也不跟她提,就看着她在旁干着急。

  “好啊,既然你那么信不过我,那就干脆,这几你都别到我屋里来,免得我这‘隔墙有耳’,给太子殿下惹麻烦!”说完,她便低头继续哄女儿,再不看他一眼。

  戚北落肩膀一晃,头顶上的瓷碗被带动,摇落一小泊水,瞬间降他淋清醒,枯着眉头道:

  “慈儿,我不是这个意思。你瞧母后,父皇不是也没将这事告诉她?所以你不是唯一被蒙在鼓里的,就莫要…”

  这话倒给顾慈提了个醒。她两眼骤亮,昂首笑望过来,笑似烟波雾霭“既然你非要拿我和母后比,那便别怪我心狠。母后为这事,罚父皇一个月不准踏入长华宫。太子殿下既然是主谋,那便自今起,两个月不准过来打搅我和宝宝。”

  不准来打搅她和宝宝,这是给他下了逐客令?他堂堂一国太子,在东宫之内,被别人下了逐客令?

  戚北落觉得不太行,摇头拼命反对。

  可他越不愿意,顾慈就越觉得好,一拍板,这事便定下来了。

  接下来的一个月,无论戚北落怎么在顾慈面前告罪认错,她都假装没看见,守在女儿身边,抱完姐姐抱妹妹,亲完妹妹亲姐姐。

  两个糯米团子已经长开,从粉的两团变得白胖可爱,得了娘亲的疼爱,眨巴大眼睛,舞着小手“啊啊”朝她笑。

  烛光暖暖,其乐融融。

  桌案边,两道目光直投来,幽怨又炽热,顾慈轻慢地挑了下眉,冷声道:“看什么看?批你的折子去。”然后又捧着脸低头瞧女儿,怎么瞧都觉不够。

  两个小糯米团子跟娘亲一块同仇敌忾,嘟着嘴,不高兴地朝男人吐泡泡。

  男人气得鼻子火。两个小没良心的!没有他,她们还不知道在哪呢!

  可一边是他的宝贝媳妇儿,一边是他宝贝媳妇儿生的两个宝贝女儿,都是他的心肝,即便他肚子里的酸水都快顶到喉咙,也只能忍着。

  一个月后,宣和帝解,连蹦带跳地踏入长华宫,和他的皇后把酒话桑麻。话着话着,衣裳就话没了。

  可东宫里头,戚北落看着宝贝媳妇儿从产后的憔悴羸弱,一点一点恢复回从前的白娇俏,且还更加水灵,似秋日枝头最后一颗鲜果,等他去采撷。

  然,他偏生就是吃不到!

  父皇和母后已然和好,顾蘅出了月子,同奚二琴瑟和谐,就剩他一人不上不下,落了单。冥思苦想一整夜,戚北落心一沉,终于决定用上兵法。

  是夜,他将屋里人都打发干净,焚香沐浴,又偷拿顾慈的茉莉香膏往身上抹一通。

  顾慈哄完两个糯米团子,捶着肩背回屋,刚进门就被浓郁的花香熏皱了眉头,捏着鼻子四下顾看,目光直愣愣定在榻上。

  灯火幽微,戚北落穿一身轻软雪白的中衣侧躺在醺红锦被上,半的墨发随意披散着,手指修长白皙,穿过青丝支起额角。凤眼秀长,红嫣然,微微一笑,颠倒众生。

  顾慈心头一蹦,努力去想别的事,不让自己脸红“你…这是干什么?谁准许你进来的,出去出去。”

  戚北落不动,她便上前去拽他的手,想把他拖下。谁知他突然反握住她的手,凑上前,柔软的温热落在她手背,像个虔诚的信徒,对她奉上自己的心。

  顾慈呆住,有些语无伦次“你、你别以为这样我就会原谅你,哼,说好两个月,一天都不能少。”

  她往回手,戚北落却不放,嘴角噙着浅笑,温热穿行过纤细雪,落在她肩头。

  顾慈以为他要来啃自己脖子,忙缩起来回避。他却在这收,头转向另一边,吻住她左肩,如法炮制,沿胳膊停在她左右背,抬眸望她。

  目光灼灼如盛夏骄,几乎要把她融化,却只是看着她,什么也没做。

  那模样,引中带着讨好,顾慈打量了会儿,恍然大悟。

  他这是在施“美男计”相仿后宫妃嫔博宠呢!才几不见,他在笫间竟就不正经成了这样,真是…

  顾慈又好气又好笑,实在寻不出个恰当的词来形容他。但也不得不承认,自己还想找到点当皇帝的感觉,想看接下来打算做什么,遂挑了下眉,似笑非笑地看他。

  戚北落眼中笑意加深,揽过她的肢。轻衫如花般簌簌绽放飘落,他的吻羽拂过水,不疾不徐。

  顾慈被拨得浑身酥软,如坠云端,微微睁开一线眼,见他双目猩红,额上汗大片,换做过去,他早就忍不住攻势,可现在却依旧耐着子取悦她,仿佛自己要是不同意,他便打算就这么草草过一夜。

  眼下她越发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想当皇帝。每都有美人环绕,燕瘦环肥,且无论她们无论心里愿不愿意,都会想尽办法讨好侍奉,哪个男人不愿?

  大约是真忍不住了,戚北落轻啮她耳垂,哑声道:“太子妃可还满意?”

  这话说的,怎么听都不像太子,更像是自己养的面首。顾慈被逗笑,轻抚他长发,仿着“爱妃”一词,着嗓子道:“爱夫伺候得很好,本宫甚是满意。”

  “小东西!”戚北落忍笑瞪她,顺着她的戏路奉陪到底“太子妃可想更进一步?小的定竭尽全力,让您满意。”

  顾慈“噗嗤”笑出声,同他“卑微”的眼神周旋许久,心满意足地朝他敞开怀抱。

  时至年关,天降瑞雪。因过去这一年,于国于家都乃多事之秋,实该好好去去晦气,是以今年,帝京城内的炮仗都比往年要响亮。

  宣和帝在前朝设完大宴,又在太池畔设小宴,没请旁的什么皇亲国戚,只叫了顾、奚两家人过来吃饭。宴上也没有君臣之分,彼此都是血浓于水的亲人。

  寿公主和驸马、裴氏和定国公都已许久未曾在一块过年,此前他们又遭了大难,险些天人永别,故而比谁都重视这份弥足珍贵的团圆,饮了几杯便离席回家。

  宣和帝才小酌两杯,就拉着岑清秋去游湖。顾老太太由顾飞卿和璎玑围簇着,迫不及待去东宫看双胞胎姊妹。顾蘅和奚鹤卿趁人不注意,偷溜出去放烟火。

  桌边就只剩戚北落、顾慈,和裴行知。

  顾慈喝了一杯酒,便醉倒在戚北落怀里。戚北落抚她长发,她猫似的眯起眼睛,有恃无恐地蹭他膛,睡得天昏地暗。

  裴行知觑了眼,摇摇头,嘴角漫浮起一丝温和的笑,几不可见。

  戚北落斟两杯酒,递一杯给裴行知。

  “这杯酒,我敬裴兄。太医说了,慈儿早产,以她的身子骨,若不是裴兄妙手回,只怕要一尸三命。”

  裴行知对他这新称呼颇为意外,眯眼绵长地“哼”了声,接过来一仰而尽。

  戚北落长眉一轩,觑着他手里的杯盏,玩味地勾起角“裴兄喝得这般痛快,就不怕我在酒里下|毒?”

  裴行知“哦”了声,悠悠转着酒杯,朝他面前的醉蟹抬抬下巴“方才殿下不也是想都没想,就吃了我做的螃蟹?”

  两人都不说话,就这么警惕地互相看着,过了会儿,又“嗤”的一声,齐齐笑开。中沉积许久的成见仇怨,也都在彼此这一声笑和长风泠月中,烟消云散。

  “慈儿说得没错,你我皆是同路人,或许将来能成为朋友。”戚北落举起酒杯敬他,诚心邀请道“你可愿留在帝京,无需科考,我和父皇都可许你想要的官位。裴老太太应当也乐意见你在朝堂有所建树,光耀门楣。”

  裴行知摇摇头,凭窗遥望月,但笑不语。

  恰此时,王德善入内,说外头有官员求见。宣和帝不在,戚北落便代为跑一趟。

  顾慈睡得正甜,他不忍叫醒,便命人搬来美人榻,将小家伙安置好,亲手盖上被子,检查无误,方才离开。

  睡得好好的,身上突然沉甸甸地了一层,顾慈不乐意了,小短腿一蹬,将被子踹到地上。

  裴行知笑了笑,过去捡起被子,重新盖在她身上,仔仔细细掖好被角,转身正要离开,她又把被子踢了。

  他再次帮她盖好,她又给踢开,无奈之下,他只好在旁看着。

  顾慈睡得很沉,细微的灯光照映她面容,纤长的睫在眼底婉转温柔的弧影,双颊生晕,清浅透骨的香气隐约散来,待要细嗅却又再寻不见,宛如夏末残荷上一掠而过的秋日蜻蜓。

  一缕青丝滑落至她眼前,裴行知指尖一颤,下意识伸出去,想帮她挑开。即将触碰时,他忽然停住,默默收回食指,紧紧攥拳,终还是无力松开,收回袖中。

  “你要好好的,我的小姑娘。”声音低哑,似在呢喃。

  莹白月光照进他墨黑眸底,漾开片片涟漪,默然看了会儿,他拿起桌上的箫,头也不回地踏月离去,衣袂飘举,除却两袖月,什么也没带走。

  戚北落回来,见屋里只剩顾慈,忙命王德善去寻人。

  等待的途中,他随手挑开顾慈眼前那绺惹她皱眉的发丝,见她睡颜可爱,又忍不住轻轻啄了口。

  王德善打听完,哈回道:“裴大人已然出城。”

  戚北落心中感慨万千,长叹一声“可惜”也只能作罢。

  岁月不居,转眼又是三秋。宣和帝下诏宣布退位,领着他的皇后四处游山玩水。

  太子登基大典井然有序地预备着,宫里宫外,大家都忙得脚不沾地,却有一辆青绸小车悠然从宫中驶出,停至城外码头,转乘小舟,取道红鸾岛。

  眼下并非佳节,岛上游人稀少。海棠神木依旧终年花开不败,点点嫣红次第缀枝头。夜飘渺,有风过,红绸飘扬,有种神秘的美感。

  戚朝朝和戚暮暮一下马车就撒丫子跑,云锦、云绣和王德善亦步亦趋追在后头,生怕她们摔跤。

  顾慈仰望翠碧中浮动的嫣红,想起前世那株海棠,恍惚升起种“庄生晓梦”之感。

  背后有人贴来,圈住她肢,下颌搁在她肩头,同她耳鬓厮磨“在想什么?”

  顾慈淡笑,身子放松地往后倒,入他怀中“我在想,当年你在这许了什么愿望?”

  戚北落一愣,抬头瞅着树红绸,眼神亮了亮,笑道:“我可以告诉你许了什么愿望,那同样,你也得告诉我,你许了什么愿?”

  真不愧是马上要当皇帝的人,一点亏也不让吃。顾慈嗤之以鼻,揣摩自己写的“望他所念,皆能如愿”虽有些害羞,还是点头同意。

  为了不让神明记错人,神木上的许愿红绸都写了许愿人的姓名。不出一刻钟,凤箫便将两人的绸子寻来奉上。

  顾慈生怕戚北落反悔,忙抢了绸子,背过身去,一点一点展开看。绸子经风吹雨淋,有些褪,可上头的字迹笔锋凛冽,一看便知,是他的杰作,且也只写了八个字。

  “一生挚爱,无可取代。”

  顾慈愕然回眸,恰好戚北落也看完她写的,似笑非笑地睨来。视线相接,仿佛一夜春风催开城桃李,两人脸上的笑越发轻软。

  “原来慈儿那时就已经想嫁我,亏我还想再等等,当真是浪费时间了。”戚北落眉眼含笑,拥住她,惩戒似的捏她下巴“就该早些把你娶回来!”

  顾慈扭头甩开,娇嗔地瞪他“是你自己蠢,我都给那么多暗示了,你还傻乎乎的,最后还要我去开口…”

  戚北落笑笑“好,都是我的不是。”眼珠左右瞟“不过…人既然都已经来了,那是不是应该…把之前的账给结清楚?”

  ”什么账?“顾慈呆呆地眨巴眼睛,见他一直盯着自己的,登时了然。

  敢情他还惦记着那被姐姐打断的吻呢!真是的,这几年他又没少亲,干嘛还非要在这…顾慈面庞红红,不愿搭理,架不住他一直这么盯着,还是羞赧地扬起小脸。

  戚北落嘴角,正待下嘴,大树后头忽然传来两声笑。两个五官相仿的漂亮小丫头歪着脑袋,一左一右扒在树两边,笑嘻嘻看他们。

  见他们看过来,她们忙捂住眼睛,可十胖乎乎的手指头却撑得老开,目光兴奋。

  顾慈一把推开戚北落,怨怼地瞪他,这事被女儿瞧见,她以后还怎么面对她们!

  戚北落咳嗽了声,摆出严父模样,摆手道:“去去去,不该看的不语要看!”

  “父皇才是,不该做的事不要做!”两个小丫头一块朝他鬼脸,趁他发怒前赶紧跑开。

  戚北落嘴角搐,恨不得揪住两个小东西,狠狠教训一顿,拳头捏起又落下,落下又捏起,到底是没忍心。

  “迟早再生一个,分了她们的宠,叫她们知道厉害!”

  顾慈捧袖暗笑。

  怎么分宠?世人皆道,两个小丫头是被自己宠得骄纵任、无法无天,可只有熟悉他们的人才知,真正的女儿奴,是戚北落。

  在外骑马征战四方的战神,回到家里,竟会乐呵呵主动地趴在地上,给两个小丫头当马骑。说出去只怕都没人敢信!

  不过,说到再生一个…

  顾慈眸光忽而柔软“其实,老三已经来了。”

  “什么?”

  戚北落没明白她的意思,茫然看着她。

  顾慈牵起他的手,缓缓贴上自己小腹,一笑醉人心。戚北落眼波轻颤,望着她,惊喜中带着点不确定。

  顾慈点头,他一把抱她入怀,激动又责怪地道:“有喜事怎的也不早说!岛上风大,着凉了可不好,咱们还是快些回去。方才船上那么晃,你有没有想吐?难受就告诉我,实在不行,咱们现在就去请个郎中来看看。不行,民间的郎中不一定靠谱,你先别动,咱们现在就回宫,立刻,马上!”

  又是别动,又是立刻回宫,他到底要哪样?顾慈又好气又好笑,拉住他衣袖轻轻摇晃,笑容嫣然“不急,慢慢走,一辈子。”

  月映染她面容,她眼中的星光坠他心头。

  戚北落凝望她,许久,含笑捧起她的脸,一吻长醉。

  是的,根本不用着急,一辈子很长,他们可以慢慢走,看世间花开花落,互相依偎,直到暮雪白头。

  作者有话要说:全文完结啦!辛苦你们看到这里(鞠躬)
上一章   东宫藏娇   下一章 ( 没有了 )
六零年代当大六十年代娱乐重生之医娇漂亮的她木香记皇命难违侍妾翻身宝典公主她结巴姝女有仙泉五月泠
万达小说网提供了衮衮创作的都市小说《东宫藏娇》清爽干净无错字的文字章节:第99章暮雪白头全书终在线阅读,东宫藏娇全文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尽在万达小说网,万达小说网转载收集东宫藏娇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