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小说网为您提供九月轻歌的重生小说意千欢最新章节
万达小说网
万达小说网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都市小说 耽美小说 重生小说 校园小说 乡村小说 推理小说 综合其它 竞技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小说排行榜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武侠小说 架空小说 仙侠小说 官场小说 军事小说 总裁小说 短篇文学 言情小说
好看的小说 重生护花 极世萌凤 兽破苍穹 夺心娇妻 二代富商 士兵突击 花香满园 家门幸事 极品官途 书记人生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万达小说网 > 重生小说 > 意千欢  作者:九月轻歌 书号:49947  时间:2020-4-7  字数:7583 
上一章   第109章    下一章 ( 没有了 )
  109 结局(下篇)

  已近黄昏, 带梁湛的人还没返回。

  皇后来到养心殿外, 来给皇帝送特地命小厨房备下的羹汤。

  殿门外,只有刘允和陆开林。

  刘允脚步匆匆地到皇后面前。

  陆开林遥遥行礼。

  刘允与皇后低语几句,皇后离开之后,他折回到陆开林身边,悄声道:“皇上等会儿是不是还要发火?”

  陆开林颔首, “瞧着应该是。”

  “不是我说你,这件事,你的确该及时禀明皇上。”因着陆开林方才被训斥,刘允很为他不值, “虽说是好意, 可也得分什么事儿,德妃临终前收到的那封信…皇上一直窝火。唉,早知道是这样,我就该提醒你几句。”另外,他心里很希望梁湛能早些被皇帝予以最严重的惩罚,梁湛的事情了了, 他心里的负担也能减轻大半。

  陆开林感激地一笑, “的确是我失职, 多谢您的好意,后我会更加谨慎。”面上如此,心绪却是不同。

  方才他对皇帝说的一大堆话,没几句是发自心底,但是经得起考证, 完全合乎人情,更经得起皇帝的反思。

  商陆的事情,将一切人情是非抛开,他都只能这样行事。

  锦衣卫向来是给皇帝、官员收拾烂摊子的——多少事情都是矛盾化或有了一定程度的结果之后,他们才会介入。

  关乎皇子的事情,连程阁老、唐修衡都要缜密行事、长远布局,在暗中推动事态,何况别人?

  要知道,是梁湛布局在先的情形之下,唐修衡将计就计反过头来算计梁湛。由此,有了程阁老的配合,接受了林茂青的举荐,再向皇帝举荐,近来又有了唐修衡命下属对商陆的关照。

  商陆一定曾为此窃喜不已,得意于梁湛与他的筹谋在按部就班地进行。

  而到了今,落到皇帝眼里,便是自己和最倚重的文武两奇才都被梁湛和商陆算计了。

  ——这样的三个人都不知不觉上了当,你陆开林一个锦衣卫指挥使,就算眼线再多、当差再勤勉,都没道理比他们更警觉、敏锐,凭借一点点蛛丝马迹就发力针对商陆。

  所以归结底,这件事只能等商陆自己跳出来。别说他敬程阁老如神,与唐修衡是至,便是与二人长期对峙,也只能这样做。

  皇帝今怪他后知后觉行事拖沓的火气,来就会转变为对他更加放心——就是那么个不播不转的人,一沾上皇室中人的事就想从缓行事,甚至躲得远远的。皇帝真正需要的锦衣卫,正是这样的人。

  ·

  梁湛走出密室的感觉,恰如自坟墓返回人间。

  但他心中没有喜悦,知道今只有生死两个结果。

  皇帝从来不是拖泥带水的人。

  梁湛步入养心殿之后,皇帝扬声唤刘允、陆开林将殿门关拢,在外等候吩咐。

  刘允很是紧张,担心那两个巧舌如簧的人说服皇帝,从而将程阁老、唐修衡拉下水。

  陆开林却是气定神闲。到了这关头,梁湛、商陆越是巧舌如簧,越会将自己推向地狱。因为他们根本不知道,德妃死前的那封信的内容,不知道那早已狠狠地踩到了皇帝作为一个帝王、夫君、男人的底线。

  说什么都是徒劳无功,越说越会让皇帝的怒火烧得更旺。更何况,种种是非从头到尾,梁湛都曾存着自己的算计介入,怎样都不能洗嫌疑。

  的确,梁湛与商陆是被陷害的,但若不是他们歹毒龌龊在先,唐修衡绝不会选择这样的手段以牙还牙。

  皇帝沉冷的言语时不时入耳:

  “朕只问你们一件事:端王到山西办差的时候,你们是不是已经相识?与其命人详查,朕更希望你们亲口承认。”

  “又来这种反咬一口的把戏!又有人要害你们!那么你们倒是说说,在山西数次相见的事情,商陆进京后遮人耳目地住进端王府,都是别人算计、要挟你们的!?那倒是奇了,怎么他们一面陷害你们,一面又让商陆步入官场?那种自相矛盾的事情,是入阁拜相、例无败绩的重臣做得出的!?谁丢得起这种人!?”

  “那块破石头,朕已命人销毁。不需看也知道,雕篆上去的字,必是有吉有凶,端王要告诉朕,没有你的话,朕的江山就不太平!朕不能将你囚,朕要把你当祖宗一样供起来!冯博庸把那块石头送来了,到底是没胆子欺君,死前亲笔写下了认罪书——你们是不是又要说,冯博庸是被人威胁才自尽而且认罪的!?”

  “你们这种畜生,从来就不会做错事,一旦被责问、发落,便是有人害你们。一个被囚的皇子,一个从七品的芝麻官,人不人鬼不鬼的情形之下,不知是有着怎样的雄才大略,惹得重臣这般忌惮。”

  随后,梁湛与商陆反复辩解、为自己开,皇帝再不曾说话。

  又过了一阵子,殿门打开,皇帝负手走出来,缓声道:“囚期间,端王不知反思,联合商陆行巫蛊之术,意图谋害朕与太子性命。赐端王自尽,褫夺封号。赐商陆斩,三后行刑。历年来相关罪责,一并发明旨昭告天下。刘允从速知会内阁。开林,将梁湛带回他的归处,今夜赐死,找个不显眼的地方埋了。”

  他给了梁湛与商陆冠冕堂皇又决不可宽恕的罪名。

  刘允与陆开林恭声称是。

  之后的事情,完全按照皇帝的旨意进行,梁湛当夜服毒自尽,三后,商陆获斩之刑身死,与此同时,二人历年来的罪行昭告天下。

  皇帝并没就此罢手,将凌家灭门,又着刑部彻查梁湛生前的羽,一概按律问罪。

  陆开林被皇帝派去山西,查证冯博庸认罪书中提及诸事,最重要的是查证梁湛去山西办差期间,有无结羽。

  就此,梁湛一事落幕,皇室之中再无端王。

  萦绕在唐修衡与薇珑心中两世的心结,终于打开,并且放下。

  时光无声流逝,到了程阁老代皇帝启程南巡的日子。皇帝担心再有胆大包天的人算计、谋害程阁老,亲自挑选出历年来自己在宫里最信任的人手暗中保护。

  那一,唐修衡亲自相送。

  临近城门,程阁老请唐修衡止步“回去吧。明年就可返回,你我共事、争执的日子还长着。”

  唐修衡一笑“有没有要代给我的事情?”

  “好生调理身子骨。”程阁老笑道“把你没有知觉的手指治好。我生平憾事之一,便是从未听过你的琴声。”

  唐修衡失笑“尽量吧。”

  “我更想听一言为定。”

  “…那就一言为定。”

  程阁老朗声笑起来,摆一摆手,二人就此别过。

  ·

  陆开林到了山西之后,起初的日子,每忙完公务,便开始想念远在京城的好友,与此同时,一个女孩的音容笑貌时常浮现在脑海。

  随后的日子,思念的对象顺序有所变化——好友、女孩。

  后来,顺序变成了女孩、好友。

  总是想起那女孩昳丽的眉眼、妩媚的容颜,总是想起那女孩单纯的眼神、如花的笑容,总是想起她送他扇坠儿那一晚的一颦一笑、一言一语、一举一动。

  总想她做什么?

  有一晚,他终于回过味儿来,恨不得立即翅飞回京城。原来对他而言,接受她的靠近的同时,便已是有不同一般的好感所至。若是只视她为寻常女孩子,怎么会找不出避嫌的理由?可恨的是子拧巴,跟她做对,更与自己做对,一直没往那方面想。

  然后他就开始提心吊胆:如果自己不在京城的日子里,皇帝给她赐婚的话…

  他想自己两巴掌。

  而身在京城静慧园的柔嘉,则得到了皇帝、皇后的允许:常住在静慧园,自己亲自打理一应事宜。

  皇帝皇后的意思,是让她在出阁前适度地历练一下打理家事的能力。至于她中意陆开林这一节,皇帝无暇顾及——因梁湛、德妃生出的憎恶、恨意还没消减,能顾及的事情有限。

  陆开林不在京城,柔嘉不需躲着他,时时与薇珑碰面。

  进到夏日,沈园中的亭台楼阁屋宇墙壁都完成了七七八八,天热时主要着手的是室内的活计。

  沈笑山特地安排之故,外院的花厅尽早完工。他命人仔细收拾之后,备下足够的冰,让薇珑从风亭转到花厅理事。女子不娇气是一回事,身子天生羸弱是另一回事,她要是中暑病倒,他怎么跟唐修衡代?此外,他也真没有薇珑的火眼金睛,做不到哪儿一出错即刻发现。

  把薇珑安排妥当之后,他才着手给自己和唐修衍安排了更为舒适的环境。

  柔嘉停留的时间久了,比较来比较去,结论是更喜欢沈园,因为沈园的格局更为开阔,风格更为大气,在眼下的景致,便已是美轮美奂。但她也知道,自己是公主的缘故,薇珑反倒没办法放开手脚,在当初只能给些忠恳的建议。

  一次,她悄声对薇珑道:“我攒几年银钱,等到银子足够了,你再帮我建个园子,好不好?”

  薇珑不免奇怪“为什么要自己攒银钱呢?等你嫁人之后,让驸马爷给你张罗,我一定尽心竭力。”

  柔嘉失落地扁了扁嘴“我这样的金枝玉叶,谁稀罕啊,我都做好高不成低不就、一辈子自己过的打算了。”

  薇珑思来想去,结论只能是柔嘉与陆开林的事情不顺利,才让好友有了这种打算。再想一想柔嘉之前攒钱的言语,着实心疼起来。她柔嘉的面颊“不用你攒钱,过几年,不论你是否出嫁,我都会建个更好的园子送给你。最头疼的,是时间不够用。”今年要建成沈园,之后的目标是生孩子。

  “那怎么行。”柔嘉想了想“这样吧,我们各出一半的银子,到时候园子的主人是我们两个。好不好?”说着就高兴起来“一辈子的朋友,不论到了什么年岁,一年定期在园子里团聚几次——一想就觉得特别好。”

  “嗯,好啊。”薇珑想了想“这真是特别美的憧憬,一定要实现。”

  “说定了。”柔嘉像小时候一样抬手伸出小指“拉钩。”

  薇珑笑出声来,欣然点头。

  夏日,沈笑山耿耿于怀的缺的一角终于补上了:

  五月下旬,在沈园西北角的主人家来到京城。那是一位无心仕途常年四处漂泊的名士,位于沈园西北角的宅邸是他的别业。名士与沈笑山见过几次之后,又在高处观望了沈园的概貌,心甘情愿地将别业转让。

  ·

  进到三伏天,烈如火,天地化作蒸笼。

  这么久之后,葛大夫的药方终于开始有了可喜的效果:汤药带来的困扰逐淡去,唐修衡终于恢复到反应敏锐、入夜安枕的绝佳状态。

  事实证明,近半年的忍耐、承受,都是值得的。

  薇珑的喜悦,不比唐修衡少一分。

  重活一世,成为他的结发之,若说她想有所作为,不过是祈望他的心疾一点点好起来。

  终于,心愿得偿。

  唐修衡考虑并安排的则是另外的事:他不允许薇珑在秋日到来前再去沈园。

  夏日的炎热,乘车往返的疲惫,不论他的情形是否好转,这在他都是不允许她承受的。

  这种天气,她就该如寻常女子一样,安居深宅,在角角落落放冰块的室内纳凉,而不是行走在烈之下。

  这一晚,歇下之后,唐修衡跟薇珑说了自己的安排:“明起,我得空就会去沈园一趟,另外增加了一些工匠。我会帮你监督进度,笑山和老四现在都算是内行人了,平时会帮我督促。你别担心出差错,真有的话,来你找我算账。”

  “我能不答应么?”薇珑笑问。

  “不能。乖。”他吻了吻她的“我真受不了你这么辛苦。你要是不答应,那我陪你住到沈园。”

  “那就按你的安排行事。”薇珑早就想过半道撂挑子了,那时为的是多一些陪伴他的时间,现在他因为心疼她辛苦提出这些打算,她怎么会反对。

  唐修衡松了一口气,又担心:“没不高兴吧?”

  “没有。”薇珑由衷地道“二弟妹临盆的日子好像是夏末秋初,我理当留在家里,帮娘给她安排医婆、娘之类的事。”

  “没生气就行。”

  “没生气,只是偶尔有些心急。”薇珑点着他的心口,认真地抱怨“我们要做大伯父大伯母了,但我们的孩子还没个影儿。”

  唐修衡笑起来“这也好说。后只要我们清想要的,我都给。”语毕,低头索吻。

  真的是想她了。被汤药拿捏的日子里,在上不是沾枕就睡,就是半梦半醒的膈应死人的情形,心绪似是一直飘在云端,所思所想虚无缥缈、杂七杂八,都与世间事不相干。

  薇珑角缓缓上扬,手臂绕住他肩颈。

  他的爱恋、思念、疼惜,在这样的时刻转化为,盛放为妖冶情的花,又沁出甜蜜的汁,终将全数付于她。

  ·

  陆开林回到京城,向皇帝差之后,便去了静慧园。

  柔嘉完全没料到,见到他的时候,脸上的笑容仍然存着惊喜“你怎么来了?”

  陆开林微笑“记挂着殿下,便来了。”

  “…”这种话,很容易让她想偏。柔嘉抿了抿“哦,我过得好的,大人不需记挂。”

  “…那就好。”陆开林将手里一个狭长的小匣子放到茶几上,言又止。

  柔嘉迟疑片刻,遣了服侍在侧的宫女。

  陆开林起身,把匣子送到她跟前“在外办差时寻到的一枚白玉簪,今前来,送与殿下。”

  “…是无意还是特意?”柔嘉接过那份礼物,眼巴巴地望着他。

  “特意寻来的。”

  “…嗯,那多好。”柔嘉握紧了那个小匣子,忍不住笑了。

  陆开林犹豫片刻,终究是忍不住提醒眼前过于单纯的小姑娘“我送的是玉簪,在府里过了账册,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吧?”这玉簪与她送他的扇坠儿可是两回事。

  柔嘉侧头思忖片刻才回过神来,先是又惊又喜,随即便是不可置信“这样说来…是真的还是假的?你可不能拿这种事哄骗我。”

  陆开林觉得天气更热了,沉了片刻,不答反问:“你怎么住到这儿来了?因何而起?”

  柔嘉扁了扁嘴,有些沮丧“我想在这儿孤独终老,不行么?”

  “因何而起?”

  “不外乎是落花水那些前人已经经历过的事儿。”柔嘉斜睇着他“你得给我句准话,这玉簪,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收下就是定情信物,她不收就是他自作多情。还能是什么意思?陆开林凝视她片刻“意思就是,我想明就去面圣,请皇上为我与你赐婚。如果你不反对的话。”

  话已说得再明白不过。柔嘉心花怒放,继而却开始不起来。

  她站起身来“那可不行。凭什么啊?我吃了那么多苦,你一簪子就把我打发了?做梦!”

  “…”陆开林蹙眉,想不通她吃了什么苦“那么,我把这物件儿收回,换别的?”他说完,对她伸出手。

  “想得美。”柔嘉不肯给他“我说的不是这个。”

  “那么,后再商量,好么?”陆开林已经确定不是自己单相思,这就够了。加急赶回京城的这几,委实劳累,他得先回府“容我今先行告辞,回家睡一觉。”再不走,他随时能倒下、入眠。

  “…好吧。”柔嘉见他眼里有熬夜、疲惫才会生出的血丝,不免心疼“你快回府去歇息。”

  陆开林凝视着她,角上扬,笑意温柔“好。我明再来。”

  ·

  夏末,二夫人产下长子文昭,唐家阖府喜气洋洋。

  只是,唐修衡与唐修征是不知足的人,私底下各自与子慨叹:“心盼着是个女儿呢。”

  薇珑与二夫人的态度一致,理都不理枕边人。她们打心底喜欢男孩儿。

  入秋之后,唐修衡依然得空就去沈园,亲自督促工匠。薇珑去过几次,发现这厮的威力比自己要强几倍,眼睛的刁钻歹毒也不比自己逊,由此放下心来,撒手不管,让他帮自己完成后续事宜,自己安心留在家中,与婆婆、妯娌哄着文昭。

  八月末,周国公病故。

  那个一生糊涂害人害己的人,终于得到了解——周夫人到现在,已经没办法容忍他的存在,停止了对他无形的折磨。

  九月,柔嘉与陆开林明里暗里出双入对,唐修衡和薇珑以为各自的好友好事将近,但是,并没等来皇帝的赐婚旨意。薇珑不免询问柔嘉,柔嘉就笑“谁叫他起初害我单相思的?我得好好儿地磨他一段时间。”

  薇珑不由想到了前世听过的那句“磨着他”也就释然。

  十月初,沈园与棠梨苑相继建成。

  两所园林因为是出自黎王府父女之手,引得名贵胄纷纷前去观瞻。

  两所园林各有千秋。棠梨苑正如黎兆先其人,处处透着优雅、清逸、闲适;沈园则将几种风格相溶,北方的富丽硬朗、南方的柔美婉约、民间的山清水秀尽在其中,怎样的人到了园中,都可找到怡情之处。其中一个妙处,是各处以长廊、回廊连接起来。

  沈园是让薇珑得到一致认可、褒奖的开端,都说她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相应而来的,是更多的人找到平南王府和唐府,请黎家父女帮忙建造宅邸园林。

  黎兆先只选有缘人或是地势值得尝试的,薇珑则一概婉言谢绝。

  她有更重要的事情——十月中旬,太医为她诊脉,告诉她,已经有了两个月的身孕。

  作者有话要说: 包子出生前后的事情,放在之后的【后记·四年】里面,有有甜。

  时间线的缘故,会综合代主要次要人物的后续,涵盖薇珑与修衡、阁老与周夫人、柔嘉与开林、梁澈与代安,有详有略。

  没有沈笑山的感情线。这一点,请关注沈先生感情的小天使原谅。我是想,就算再地的人物重生,有些人的情也是不能改变的。最起码,不是几年就能把沈笑山这种人的认知改变的。

  本书由 霎紫明嫣 为您整理制作
上一章   意千欢   下一章 ( 没有了 )
七零吃货军嫂宠妾作死日常夫君总有被害废后陈阿娇论如何饲养一毒后重生记太后娇贵沈如意重生末日游戏农家小女,嫁
万达小说网提供了九月轻歌创作的都市小说《意千欢》清爽干净无错字的文字章节:第109章在线阅读,意千欢全文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尽在万达小说网,万达小说网转载收集意千欢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