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小说网为您提供月下微尘的重生小说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
万达小说网
万达小说网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都市小说 耽美小说 重生小说 校园小说 乡村小说 推理小说 综合其它 竞技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小说排行榜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武侠小说 架空小说 仙侠小说 官场小说 军事小说 总裁小说 短篇文学 言情小说
好看的小说 重生护花 极世萌凤 兽破苍穹 夺心娇妻 二代富商 士兵突击 花香满园 家门幸事 极品官途 书记人生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万达小说网 > 重生小说 > 宠妾作死日常  作者:月下微尘 书号:49945  时间:2020-4-7  字数:20652 
上一章   第六百零四章 会错意    下一章 ( 没有了 )
  等到胤禛他们回到庄子时,心情大致上都已经恢复了,心中不管是怨愤还是不甘又或者是复杂,此刻也归于了平静。

  胤禛既然成了皇帝,亦选择放过他们,那么他就不可能再拿这事继续做文章。当然,若是他们自寻死路的话,胤禛肯定不会再给他们机会,即便是圈也不行。

  婉兮不知道这其中的变故,只是问了一下康熙的病情,得知康熙病情好转,她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胤禟他们的计划她虽然知道的不多,却也明白这个时候若是遇上国丧,他们怕是疲于应付。

  别看康熙病重,胤禛这个皇帝还在他们这个庄子,可是这宫里该选的秀一样在选,该办的事也依旧在办,并没有因此而有任何的改变。

  婉兮对于这次选秀其实没有任何的想法,若非是为了儿子,她怕是根本就不会关注,毕竟她的女儿不用选秀,而她兄长的女儿早就嫁了,剩下的那些同族的秀女跟她着实没有太大的关系。即便有人求上门来,她也仅仅只是在能力范围内帮着掌掌眼,其他的恕无能为力。

  按说弘旻他们娶亲,有胤禟帮着递话,事情应该是很好办,可惜中途偏偏就有人会错意的。

  没错。胤禟打探出胤禛无心选妃,便将婉兮的意思传达了一下。胤禛倒也爽快,直接就应了。可关键是胤禛在代这件事的时候,并没有说明白,只是让苏培盛将名单送了过去,包括婉兮给弘晖选的。

  皇后原本就对选秀这件事有些抵触,她年纪轻轻的尚无子嗣,自然是不希望有新人进宫同她争宠。但是这选秀的事情从来都不是她说不就能推掉的,所以即便心里不舒服,皇后也打起精神来,想着提前了解情况后,再做打算。不想,她还什么都没做,胤禛就让人把名单给送来了。

  这操作也没谁了!

  若是婉兮当时在,她肯定要解释一番,可惜她当时不在,以至于皇后下意识地就认为这送来的几个名单里的秀女就是胤禛内定的妃嫔。顿时,她内心所有负面情绪都冲着这几个秀女去了。

  当然,依着皇后的心计城府,肯定不会直接动手,毕竟这宫里对于她们这些新进嫔妃而言,根基都一般,即便她是皇后,也没这些人厉害到哪里去,至多就是她掌着后宫的大权,行事比这些人来得更为方便一些。

  若不是婉兮提早让人盯着这几个秀女,指不定她还没看到想看的答案,这几个稚的小丫头就让皇后给毁了。

  胤禟不比胤禛,但凡有婉兮在,他的目光一定是放在婉兮身上的,所以婉兮的情绪他都是最早能感受到的。眼见胤禛走了进去,他不由得慢下脚步,等她走到身边后,低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婉兮见胤禟问起,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便将自己才得到的消息一一说给他听,随后更是一脸莫名地道:“皇后是不是觉得妾身呈上的方子不对,这才趁着选秀敲打妾身?”

  皇后此举太过突兀,却由不得婉兮不多想,毕竟这些秀女的归属对皇后并没有什么影响。

  胤禟听了婉兮的话,脸上闪过一丝不悦,大掌握着她的柔荑,轻捏两下道:“放心吧!这事交给爷,等送四哥回宫时,爷顺便打听打听,晚上回来就知道结果了。”

  婉兮点了点头,并没有因为这事而继续纠结,说穿了,她这人有的时候其实也有些凉薄。别看她是真看中了这几个秀女,儿子们也满意,可一天没嫁进来,她一天不会把人当数,毕竟这世上意外太多,没必要在事没成时就上赶着献殷勤。

  “爷放在心上就好,毕竟四哥难得代一回,弘旻他们也是真到了该娶的时候,所以这事爷还是得多花些心思。”婉兮眼瞧着两人在外面的时间长了,提醒两句,也就不再这事上打转了。

  胤禟自然不可能一直放任着胤禛不管,所以他冲着婉兮点了点头,随后便举步往里走去。没人知道兄弟俩在书房里谈了些什么,只知道等他们出来的时候,胤禟陪着胤禛一起回了京。

  宫里,选秀依旧在进行中,各个秀女表面和谐,心里却卯足了劲儿想着如何颖而出。不是所有人都想过平静的生活的,大部分的人其实都想要过更好的生活。能进来参加选秀的,大部分都抱着一飞冲天的想法,何况胤禛现在正值壮年,即便有后有妃,却也挡不住这些秀女本身或者说身后的野心。

  胤禛显然也没有想到皇后会当面一套背面一套敷衍自己,就算是胤禛纳妃,那也容不得皇后动这种心思和手脚,何况这几个秀女还是胤禛准备给子侄安排的人选。

  天子之怒,伏尸百万。即便这件事情并不算大事,但是终究还是扫了胤禛的脸面,更别说这件事涉及的人恰恰都是胤禛看重的,如此,他怎么可能不在乎,又怎么可能不生气。

  胤禟在一旁,将胤禛的神情一一纳入眼底,却一句也没劝。在他看来,皇后的确需要教训,不管是这次还是上次,又或者是有心还是无意,这对胤禟而言并不是问题,胤禟真正在乎的是她不该对婉兮动手,仅仅只是威胁也不行!

  之前碍着胤禛,碍着手头上的事情太多,胤禟一直都没腾出手来,现在她自个撞上来了,他自然不会再跟她客气。

  皇后也没有想到自己这点小心思会被戳穿,更让她觉得不能接受的是她完全会错了意。好在她还没有用杀招,不然这秀女真的被她给死了,现在站在她面前的胤禛怕是也要死她吧!

  “皇上,臣妾只是一时糊涂,还请…”皇后看着周身缭绕着冰冷气息的胤禛,身子不由得抖了抖,声音里更带着一丝颤音。

  “皇后,朕自认对你够容忍,但是你却让朕一再失望。既然你连朕代的这点小事都办不成,那这后宫诸事就不由皇后心了。”胤禛明显不想多说,更不想听她解释,所以不等她说完,他便直接打断她的话,甚至直接决定了她的命运。

  皇后被胤禛的话给震惊了,当胤禛开口时,她已然预料到他会生气,却没有想到他会这般生气,甚至直接收了她的宫权“皇上,皇上,请您听臣妾解释啊,皇上——”

  胤禛头也没回地走了,他对皇后其实还算不错,除了没给她一个孩子,其他方面胤禛还算宽容,就算当初皇后以势人地找过婉兮的麻烦。可婉兮没闹,他自然也没有追究。但是这一次,皇后的举动让他颇有种下不了台面的即视感,更甚至让他产生了一种恃宠而骄的厌恶感。

  他最讨厌的不是擅用心机的人,而是恃宠而骄的人,所以这一次皇后是自作聪明,也是自作自受。

  胤禟虽然没有跟着胤禛去坤宁宫,却暗自等着消息传来。不过,等到他看到胤禛这么快回来时,便知道身心俱疲的胤禛已然没有那么多的耐心处理这后宫诸事。当然,他一个臣弟就更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指手划脚了,所以他依言劝了两句,随后便转了话题。

  对于他们而言,除非是放在心尖上的女人,其他的并不值得他们多花心思,说穿了就是银货两讫,谁也不欠谁的。毕竟这宫里的女人也并不是都被勉强的,大多数其实都是自愿的,而且还是有野心的,否则,这偌大的皇宫怎么就一直不消停呢!

  “老九,皇阿玛这身子时好时坏,谁也不能保证能撑多久,所以咱们的计划得提前了。”胤禛到底是言于律己的皇帝,他虽然*后恃宠而骄,闹出这等笑话,可处置过后,也就抛之脑后了,毕竟眼下真正重要的不是怎么处置皇后,而是抓紧时间让一切尘埃落定。

  “四哥放心,此事臣弟会加快速度的。”胤禟点了点头,认真道。

  这一切已然不是胤禛一个人的事,他们也是付出良多,若就这样让一切付之东,别说胤禛,就是胤禟也接受无能。

  兄弟二人在养心殿里一直呆到晚膳时分,胤禟虽然有心想回去,无奈眼下着实离不开,所以等到他们商议完毕,宫里都已经下钥了。胤禛很是干脆地留胤禟在宫里住了一晚,而很多人也从这一点上见识了胤禟在胤禛心中的地位。

  胤禟却不管这些,他对于胤禛有感情有算计亦有依靠,总得来说感觉很复杂但又十分地真实,而且他心里也分得开,所以并不会为此而陷入纠结。相反地他在乎的只是婉兮的委屈,明明说好安安心心地陪她几天的,却不想才第一天,不仅他走了,还连几个子侄都一并带走了。

  也罢,有些事情不解决完,他们就一直不能安心,与其一直这样挂着,还不如一次解决。

  次一早,胤禟出宫之后便直接去了庄子,同婉兮谈过之后,两人也没继续耽搁,而是收拾收拾直接回府了。

  随后胤禟便开启了早出晚归的模式,婉兮将一切看在眼里,却一句话都没有说,因为她心里比谁都清楚,他们平静详和的生活都是需要付出的,而胤禟如此辛劳就是为了他们能过上好日子。

  等到选秀的结果出来时,婉兮并没有太过惊讶,结果大致上同她想得一样,唯有皇后被夺权,让四妃携理这一事才是真正让她惊讶的。不过惊讶归惊讶,结果对她而言却是有不少好处的。

  前世番外(一)

  新帝登基,不管宫里宫外都严阵以待,那些站队站对的或者站队站错的,现在都没有功夫去管结果。前者一心琢磨着自己能凭着这从龙之功获得什么样的位置,而后者则得想方设法地挽回败局,给自己和家人争取这一线生机。

  胤禟算是站队站错的,他历来骄傲,轻易不向人低头,否则也不会因为小时候的一点误会和胤禛对着干那么多年。现在他们之间的关系可以说已然走到了一个死胡同里,再无半点缓和的机会。胤禟可以不服,但是胤禛却不能不忍,可以说目前的局面不容他动手。

  “八哥,这遗诏到底是真是假?爷无论如何都不相信皇阿玛会在最后关头改了主意。”胤禟对于现在的局面是真的不能接受,他看着眼前一脸沉默的胤禩,一脸的不敢置信。

  康熙末年,可以说康熙最宠爱最亲近的儿子不是别人,正是胤祯,不管其他人怎么想,也不管康熙内心有什么用意,若非康熙对胤祯的种种宠爱都摆在面前,他们这些人怎么可能把所有的希望都放在老十四这个黄口小儿身上。

  一旁的胤禩看着神情有些暴躁的胤禩,脸上的表情也显得不怎么好看。如今,木已成舟,他们就算有再多的质疑,也不得不承认坐在那个位置上的人已经是爱新觉罗·胤禛了!

  “老九!事已至此,你就是把天说破也改变不了这个事实,只能说四哥好手段,暗地里做好了一切准备,咱们就算不服也不得动弹,唯一的办法大概就是想法让他不能动咱们,而不是冲动之下被扣个谋反的帽子!”胤禩脸上的神情也有些难看,显然这个结果也是他没有想到的。

  胤禟对胤禩这种马后炮的行为明显是不屑一顾的,但是他又不得不承认,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他们早已别无选择。眼瞧着老十撤离他们的队伍,缩着脑袋过自己的小日子,胤禟心中却不气,相反地暗自松了一口气。他其实也是担心的,他自己可以不要命,却从来没有想过拉着胤俄一起去死。之前的种种都让他以为跟着胤禩才有出路,却不想埋头苦干的他忽略了最重要的一点——康熙的心意。

  “咱们就算什么都不做,就凭着往日的恩怨,就算不被扣上一顶谋反的帽子,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所以八哥,这一次,咱们要做就做彻底,别再瞻前顾后地丢了机会再后悔当初没有好好把握。”胤禟说这话时,表情有些难看,明显是对胤禩之前的一些举动在表示不

  胤禩见他的话说得明白且有些难听,也不生气。他历来看重利益,只要对自己有利,该做的他依旧会做,不该做的他还是会做,只是这种事情他就不便告诉他了。

  没有从胤禩嘴里得到一个明确的回答,胤禟的脸色不由得更加难看了。这么多年以来,他付出多少却一直换不到真心,若不是退无可退,他又何至于走到今天这一步。眼瞧着都到了这个时候了,胤禩还守着自己的那点小心思不放手,他心里觉得失望的同时,难免会产生一丝退意。

  “算了,忙了这么些天,爷也累了,先回府休息了,至于其他的事情等两天再商量吧!”说罢,胤禟也不等胤禩开口,便径自出了书房,往府外走去。

  九阿哥府里,婉兮站在小厨房里,亲自炖着滋补的参汤。往常这些事情都是交给听雪她们来做的,不过这些天因着先帝驾崩、新君继位的事,府里府外忙成一团。好不容易国丧结束,她这个没资格进宫哭丧的人别的做不了,关心一下好几天不曾回府的胤禟还是有需要的。

  婉兮子柔和,从不与人争锋,一心只想守在自己的院子里过自己的小日子。胤禟对她甚是宠爱,别的院子里没有小厨房,她这里却有,单这一点不难看出她在胤禟的心里是占了些许地位的。

  “姑娘,差不多了,可以出锅了!”听雪站在一旁,眼瞧着时辰差不多了,忙开口提醒一句。

  婉兮闻言,伸手抓起一旁的锦布,轻轻地将里面的汤盅给端了出来,放到一旁,鼻间闻着参汤散发出来的香味,嘴角不由得扬起一抹足的笑意来。

  她只是一个以夫为天的小女人,没什么大志向,只想害着爷和孩子过自己的小日子,即便她不是唯一也一样。

  “听竹,派人去打听一下,爷可有回府?”婉兮看着一旁的汤盅,心里琢磨着若是胤禟还没有回府的话或者去了其他姐妹的院子,她便将这汤温起来,等他来了,也能立马端过去喝。

  “是,奴婢这就去。”听竹瞧着婉兮那期待的表情,忙不迭地转身往外跑去。

  婉兮的身份的确不高,从进府至今也不过就是一个小小的侍妾,即便生了一子两女,也没有任何的改变。但是就胤禟对她的宠爱就少有人敢在明面上为难于她或者衡芜苑里的人。如此,听竹她们打听消息,历来都还长顺畅,不过这一次还不待听竹去打听,半路就瞧见胤禟带着林初九往这边走来。听竹见状,也顾不得其他,拔腿就往回路。

  “姑…姑…姑娘,主子爷往这边来了!”听竹气吁吁地跑回来,深好几口气,这才算是把话给说明白了。

  婉兮闻言,小脸上顿时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容,整个人好似悄然绽放的花儿,美得让人眩目。婉兮伸手拢了拢发髻,转头对一旁的听兰吩咐道:“快快,准备一下,爷马上就来了。”

  衡芜苑里突地一阵忙碌,等到胤禟过来的时候,看着忙忙碌碌的众人,也仅仅只是挑了挑眉。在他眼里,婉兮是除了他母妃最让他觉得舒服和放松的女人,他喜欢她的温柔和顺从,所以大多时候他都喜欢呆在她的衡芜苑里。今天也一样,他心情不好,头一个想到的不是福晋董鄂氏,而是她完颜·婉兮。

  婉兮见着胤禟过来的时候,不由得冲着他柔柔一笑,然后带着一干丫鬟上前请安“婢妾(奴婢)给爷(主子爷)请安!”

  “都起来吧!”胤禟上前两步,伸手扶起婉兮,随后冲着林初九他们摆了摆手,拉着婉兮进了内室。林初九见状,很有眼色地将一干人等给疏散了,只留了听竹她们两个大丫鬟同自己一起守在屋外。

  进了内室,胤禟刚坐下,便见婉兮松开自己的手往另一边走去,随后提来一个食盒。虽然他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却不妨碍他的心情一片大好。想起婉兮对他的种种关心,累了好几天的他突然觉得心里暖暖的。

  他费尽心思想给自己的女人和儿女一个好的生活,但是真正能理解他的人却不多。好在他身边还有一个她,即便胆小懦弱,却是真真正正将一颗心都用在他身上的。这后院之中,那么多的妾,不涉及争宠,有谁会注意到他身体的不适或者心情的好坏?也只有眼前这个傻女人,一心一意只为他。想到此处,他不由得轻叹了一口气,也许他是时候该做一下安排了,既然得不到想要的,那至少他得想办法保住这府里上上下下一百多口人。

  “爷,婢妾刚炖好的参汤,你用一些再休息,这样容易养好精神。”婉兮将汤盅端了出来放到胤禟手边,轻声劝道。

  “正好,爷这几天都没怎么用膳,之前去了一趟八哥府里,原本是打算用些膳食的,最后只顾着谈事,倒是忘了这事,现在你这么一说,爷倒是真饿了!”胤禟脸上扬着一丝温柔的笑意,这与他平狠尖酸的模样判若两人。

  婉兮闻言,心里一阵着急,抬脚就往外走几步,扬高了声音吩咐门外的听竹她们,让她们准备一些简单又好克化的膳食来。等吩咐完再回身,对上胤禟似笑非笑的眼眸,她不由得一阵脸红“婢妾身份低微又没什么本事,能为爷做的也就这点事!”

  胤禟一听她这话,心中怜爱更甚,伸手的瞬间将她拉到自己怀里,任由她坐在自己腿上,他的下巴轻靠着她纤细的肩膀,鼻间缭绕着她身上那让人觉得放松的体香,整个人放松不少,一扫回府之前的暴躁。

  “能做这些事就够了,爷在乎的是你的心意。”胤禟轻笑两声,大掌搂着她纤细的肢,语气暧昧地道。

  婉兮对于胤禟这促狭的行为早就习惯了,以往他也常常捉弄于她,她虽然有些免疫了,可有的时候还是难免会因为他的举动和话语而脸红。好在听竹她们很快就来了,等到膳食送进来,婉兮便开始为他张罗侍候他用膳。

  胤禟也是真的饿了,这些天不管是因为皇阿玛驾崩,还是因为胤禛的突然上位,都让他情绪急躁,整个人一直处于一种暴躁急切的状态。现在木已成舟,也管不得他接不接受了,如此情绪一松懈下来,不管是累还是饿,反正身体都在发出抗议声。

  此时能好好地喝上一碗汤,吃上一碗饭,对他来说也算是一种慰藉。

  “爷先喝点汤。”婉兮见他一副不知道从何处下手的样子,不由得将参汤往他手中一送。

  “好,爷先喝汤。”胤禟见她将汤送到手边,不由地点了点头。

  待他喝下参汤时,整个人不由得从心里涌出一股热,使得原本有些僵硬的身子瞬间变得暖和了起来。

  两人的视线相撞,婉兮冲着他柔柔一笑,低下头的瞬间拿着筷子帮着他布菜。其实她是真的很想帮他分担点什么,可惜她不只是能力有限,就连身份也很是低微,能做的就只是这些了。

  胤禟不知道婉兮心中的想法,用过膳食,填肚子,他虽然没心思胡闹,却喜欢她呆在自己身边的感觉。

  前世番外(二)

  胤禟伸手将婉兮搂在臂弯里,两人静静地躺在一起。胤禟不说话,婉兮也不吱声,只是低着头状似无所事事,可是眼神却不时地偷偷打量于他。

  “爷近来忙碌非常,可得多注意自个的身子?”婉兮轻声呢喃一句,语气里是关怀。

  胤禟回过神,把玩着她小手的大掌顿了一下,低声道:“前朝诸事繁多,时局不稳,爷怕是不会再像以前一样经常到后院里来,你自个多用些事,别事事都忍着,有事便让听竹她们给前院送个信,至于爷的身子,爷心里有数。”

  “爷有大事要忙,婢妾自是不敢给爷添麻烦,再者福晋她们对婢妾不错,爷不必记挂婢妾。”婉兮表情微怔,身子微僵,她能感觉到福晋以及后院那些侍妾的敌意,可她自认做得够好了,不知道为什么她们就是不满意?

  胤禟接下来的日子若是少来这后院,福晋她们怕是又要使些手段了。她受些委屈没什么?可她的三个儿女以及听竹他们又该怎么办?

  胤禟瞧着柔柔弱弱的婉兮,大掌轻捏她的脸颊,整个人轻笑道:“若是想让爷不记挂,你可记得要好好照顾好自己,等着爷处理完事情回来!”

  最后这一句话,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当天晚上,胤禟便直接宿在了婉兮这边,后院上至福晋董鄂氏,下至兆佳氏等侍妾,得到消息后都忍不住气得直咬牙。胤禟隔了这么多天才进后院,不选福晋董鄂氏,也不选自己的新宠,偏偏就选了她完颜氏,这让她们如休不恨!

  等到胤禟再次投到繁忙的事务当中去后,一开始包括董鄂氏在内,后院的女人都不敢轻易伸手,只是小打小闹地给婉兮找点麻烦,可逐渐地她们也感觉到外面的局势变了,胤禟变得异常的忙碌。别说到后院了,就是府里胤禟回来的次数也越来越少,即便因来,呆得时间也不长,这一下子便助长了这些人的气焰。

  若说之前她们怕胤禟中途回来算帐的话,那么现在她们只怕自己动作不够快,不能将完颜氏这个大敌给消灭。婉兮原本就不是什么争强斗狠之人,这么多年以来,她事事迁让后院里的女人们,却不想等到胤禟忙起来,这些人便完全没了顾忌,在董鄂氏的纵容下,投毒、诬陷、陷害等等各种胡搅蛮的手段一一上演。

  不管有用无用,反正她们是不可能让她有息的机会的。一开始婉兮只以为她们找茬打,之后才发现她们要得从来都不只是这些,她们想要的是从来都只是她的命。

  明明这后院新宠旧爱都不只她一个,但是真正倒霉的似乎就只有她一个。即便胤禟对她的确不错,可架不住福晋的推波助澜。她有心想找胤禟求救,不过福晋早就防着她这一点,一时间她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然后被整个后宫的妾推到了对立面。婉兮原本坚韧隐忍的子也逐渐被这些人消磨殆尽,等到身边的人一个接一个地出事,她才发现隐忍退让都是错!

  当婉兮绝美的面容上瞪着一双是恨意的眼睛直地躺在地上时,那些着她去死的人也并不如想象中的那般快意。有几个胆小的直接晕了过去,更有甚者直接尖叫地冲了出去。

  带头的兆佳氏也被这一幕吓了一跳,对上婉兮那是恨意的双眼和惨状,她心底也不由地涌现出一丝丝不明不白的恐惧。整个人莫名地打起颤来,就好似婉兮临终说得那些话迟早会实现一般!

  “还愣着做什么?快点收拾,制造成意外,不然让爷察觉到了,你们以为自己能得了身。”兆佳氏扶着身旁的丫鬟,开口的瞬间,声音都在抖,说出的话透着些许尖锐,再没有往日的展现在众人面前的温柔。

  董鄂氏收到消息的时候,整个人笑得癫狂,她就是要这些了爷的眼,了爷的心的狐狸,一个一个的都没有好下场。她完颜氏虽然听话,却占了爷的心,这叫她如何容是下去!

  原本依着董鄂氏的意思,是想直接一口薄棺将婉兮给处理了,谁知这人还没送出去,就让匆忙赶回来的胤禟堵了个正着。

  婉兮的死讯传到胤禟耳朵里时,正是胤禟陪着胤禩同胤禛争论的时候,按说这种时候,不管输赢对他都没有太大的触动,毕竟胤禛对他们打从一开始就有,也不是现在才这样,没什么接受不来的。但是当他听到婉兮的死时,才出养心殿的他便吐了一口血。

  一旁的胤禩看着吐血的胤禟也被吓了一跳,他绝对没有想到胤禟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心里顿时一阵感动。毕竟胤禟对他的帮助已然到了倾其所有的地步,他心里明白却不想拒绝啊!

  他伸手扶着胤禟的胳膊,一脸的担心“九弟,何必如此?这些事情咱们慢慢周旋就是。”

  胤禟却好似好没有听到一般,忽然使了全身的力气推开他,猛地往前冲去。

  “九弟!”胤禩看着突地跑远的胤禟,下意识地想追,却不想身后的苏培盛突地了出来,说是皇上有请,没办法,他只得打转又回了养心殿。

  胤禟一路急赶慢赶地往回赶,等他回到府里,撞上的就是她的棺材。抬眼看去,那样的棺材只有下人才会用,她怎么可能用这些东西?

  “都给爷送回去!”抬着棺材的几个奴才个个腿脚发软,望着盛怒的胤禟,他们根本就不敢松手。

  胤禟根本就不理会他们,率先往前走,不过几步,收到消息的董鄂氏等人就了上来,个个一通哭诉,都说是她们的错,是她们没能照顾好婉兮。

  董鄂氏拿帕子沾了沾眼色,脸上摆着一脸自责又哀伤的表情,对着胤禟道:“爷,都是妾身的不是,完颜妹妹病了这么久,妾身却一点都不知情,直到妹妹出事才得知消息,还请爷恕罪。”

  她的话音刚落,胤禟便下意识地停下了脚步,董鄂氏心中一喜,眼色的目光不由地扫了一旁不远处的兆佳氏一眼。

  兆佳氏见状,上前两步,冲着胤禟行了一礼,柔声道:“爷,完颜妹妹既然已经去了,爷就让她走得安心些吧!之前妾身去探望完颜妹妹时,她还叮嘱婢妾等人,不让爷看她死后的模样,说是怕坏了她在爷心中的形象,婢妾等人怜惜完颜妹妹早早地去了,便想着顺了她的心意,早点下葬。”

  董鄂氏看着胤禟越显平静的面容,心里不由得涌现出一丝喜气,眼里更是飞快地闪过一丝得意,她就知道爷不会为了一个下的侍妾打她的脸。这不,只是一个借口,事情不就遮掩过去了么?她完颜氏就是再不甘,她还能再爬起来喊冤么?

  僵着身子着在一旁的胤禟,冷冷地扫了董鄂氏和兆佳氏一眼,冷声喝道:“顺了她的心意,早点下葬,这说法倒是新鲜,但是爷不接受!”

  胤禟的话音一落,原先还想着上前表现一番的侍妾们立马噤声,一个个心惊胆颤的,就怕自己做得那些事情会让胤禟查出来,顿时站在董鄂氏身后的她们立马缩了缩身子,给胤禟让出一条道来。

  董鄂氏和兆佳氏僵着一张脸,两人眼里都带着一丝惊惶。虽然胤禟没说要怎么处理这件事,但是她们真实地从胤禟身上感受到了一丝杀意!看样子这事怕是不能这么简单就揭过,不过就胤禟对婉兮的这份在乎,她们心里都觉得能尽早除掉她,是个再正确不过的决定了。

  思懿居里,胤禟坐在大厅里,目光看着摆在面前的棺材,神情莫名复杂,有一种来不及辨别心底真实感受的感觉,那种难受的情绪,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抒发。

  此时的思懿居冷清的可以,昔日那些熟悉的面容都消失了,屋里到处都弥漫着一股子焚香的气味,有些刺鼻,他却无心去挑剔这些。目光紧紧地盯着这简陋的可以的棺材,他开始想象她遭遇过一切。

  到底是什么样的处境才让她不能向自己求救?至于那些人嘴里所说的病逝的理由,他一个字都不相信。

  府里的妾,隔两天便会有府医帮着诊脉,有什么情况都会及时诊治,除非有人从中做梗,不然病逝什么都是害人之后拿出来的借口。

  “开棺!”沉寂许久的胤禟突然挥了挥手,身后的林初九立刻让几个小厮动起手来。

  ‘哒!’的一声,棺木被打开的声音瞬间响起,在这显得空空如己的大厅里,声音显得尤为清晰。当棺材盖被打开后,胤禟这才算是见到里面躺着的人。

  婉兮的双手叉放在小腹上,脸色苍白如纸,甚至泛着一丝青色。她的表情显得有狰狞,双眼似乎闭不上,模样再无往日的绝美,让人觉得有一丝骇人。

  胤禟一下子见到这样的她,不由得愣了一下。在他的印象中,婉兮总是温柔如水、善解人意的样子,给他一种同生共灭的亲密感和归属感,就好像这偌大的后院里,只有她在,他就能感受到家的温暖。这一切的一切都让他觉得安心,觉得依恋。可是现在,这样的她却带着这样愤恨的表情去世,甚至连一双眼睛都不能闭上。

  到底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她遭遇了什么样的事情,才会将她到这样的地步。

  他伸出手,轻轻地帮她合上双眼,原本还半睁的双眼,突地就闭上了,那一刻胤禟心里闪过一丝悲愤。

  老四登基一个劲儿地他们,后院这些女人也一个劲儿地着他,甚至连他最后能给他归属感的人也死了,这样的他还有什么可怕的。难不成他还怕她们这些人后会过得不好吗?

  真是笑话!

  既然他们都置他和他在意的人于死地,那他也不用给这些人留什么颜面,至于儿女,依着老四的子,至多就是不理会,过得好与不好,想必那些女人比他还能算计吧!

  前世番外(三)

  他回过神的瞬间,抬起手的轻轻地握着她往日柔软顺滑的手,取而代之的却是此时的僵硬阴冷。眼神微微扫过,察觉到她虎口处的割伤,那明显是匕首割伤的,想到这里,他不由得轻轻眯了眯眼睛。

  她们都当他傻,说什么她是病逝的?现在看来,事实相差之大,怕是一点边都没有沾上。她将她的手放回原处,慢慢起身,突地看着她衣领处的一丝不对,仔细看去,他才发现她纤细白皙的颈项上竟有着一丝狰狞的伤痕。即便伤口已经处理过,但是从伤口的长度,他依然能看出问题来,想来这才是她离开的真正原因吧!

  胤禟深有了一口气,想要下内心翻涌的怒火,可是如此几次,似乎让他恨得直咬牙,也没有一丝放下的感觉。

  “林初九,把弘鼎他们带来。”胤禟站起身,突地开口吩咐一声。

  林初九冲了胤禟行了一礼,随后俯身往外走去。临走之前,他亦吩咐跟在胤禟身边侍候的人多盯着些,以免主子爷还有其他的吩咐。

  婉兮的身份虽然只是一个侍妾,可是她自打入府以来,就一直受主子爷青睐,所以林初九他们倒是不敢轻慢于她,对她所生养的三个孩子也十分照顾,所以此次领命过去,他也十分地恭敬,并没有因为婉兮的死而怠慢他们。

  弘鼎此时不过十一岁的少年,说是成年也算成年,平跟在胤禟身边倒也成长不少,而此时面对自己额娘的死,他却连哭都哭不出来。

  明明害死他额娘的人就在这府中,他却连自家额娘的最后一命都见不到,两个姐姐,大姐嫁到蒙古那边去了,二姐虽然嫁在京城,却也不可能时时回来。最终,他们三姐弟,没有一个能见上额娘最后一面。

  “阿玛…”弘鼎冲着胤禟行了一礼,目光看到躺在棺材里的婉兮,泪水不自觉地就落了下来。

  “好了,男儿有泪不轻弹,有些事情过去了就是过去了。你额娘有此一劫,是阿玛的错,不过那些害了她的人,阿玛自有安排。”胤禟声音微冷,伸手对着他招了招手,动作显得无比僵硬。

  弘鼎慢慢走到胤禟身边,瘦长的身子得直直的,眼里带着一抹不甘,很显然他也想为自己额娘做点什么?但是却无从下手。

  胤禟也不多说,只是让人重新布置灵堂。若说董鄂氏只是想悄无声息地将婉兮的死处理掉的话,胤禟就偏不如她们的意,他得把一切办得热热闹闹的,让所有人都知道他放在心上的女人只有这完颜·婉兮一个。

  不得不说,这件事就是一个天大的讽刺,直到失去他才发现自己放在心上的人是谁!

  “林初九,按侧福晋的品级下葬。百年之后,若爷身死,不管方式如何,爷得葬在她身边。”胤禟沉默良久,才对着林初九吩咐了一句,只是最后一句话,听着明显带有深意。

  弘鼎闻言,眼神不由自主地闪了闪,他额娘总说不要争,阿玛给什么他就要什么,不给就得靠自己。他心里不是没有想法,却不愿意为了这种事惹额娘生气,但现在他知道不管他阿玛怎么安排,凡事都会有他一份。

  但这对于林初九他们而言,这个消息却显得无比地惊骇。

  依着规矩,胤禟身死后应该与福晋董鄂氏同葬,但是现在他却不愿,甚至说出要与婉兮同葬的话来,这话初听是气话,但是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说得并不是一时气话,而是经过认真思索得出来的结论,至于后续如何,看得就是他的安排了。

  胤禟起身,带着弘鼎迈着大步子出了思懿居,回到书房,他便给林初九他们下了一系列的命令,之后整个九贝子府瞬间挂了白幡,而这事让董鄂氏等人瞬间黑了脸。

  她们只是想除了婉兮,不想让她霸占胤禟的心,却不想她的死竟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虽然胤禟没有追究她们的责任,但是她们都能感觉到整个府里弥漫着一丝压抑的气氛,让人有些不过气来。

  接下来的日子,胤禟什么也没说,更没有像之前那样跟着胤禩一起进出紫城,而是一心为婉兮办了一个隆重又热闹的葬礼。办得整个就城的人都知道,胤禟整个放在心上的女人是谁,可惜佳人已逝,再多的猜测和传言也换不回那个人。

  送葬那天,胤禟亲自去了,事实上他私下里找了无数的能人异士,不为其他,只是希望这人若是可以重来,他可以早看清自己的心,而不是等到失去才知道谁是他放在心上的人。

  林初九一直跟在胤禟身边,看着胤禟从潭柘寺出来,便一直站在山坡遥望,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由得长叹了一口气。不管是先帝逝世,还是先帝占进先机登基,他都不曾看过他这样失控,但是现在他不仅仅只是失控,更多的却是绝望。

  眼看着胤禟身子微颤,一副要摔下去的模样,林初九也不敢再耽搁,连忙冲了上去,一把搀扶住他,语气急促地劝道:“主子爷,完颜主子就是在世,也不想看您这样糟蹋自个的身子。再说,完颜主子已经去了,您就算再伤心,也得想想弘鼎小阿哥啊!”胤禟听他提起婉兮和弘鼎,心里一阵难受,眼眶微红,鼻子发酸,心里莫名地恨起那些害死她的人,冷声道:“林初九,让暗卫去查,把这两个月的来胧去脉给爷查清楚,爷倒是要看看后院的那些女人到底想干什么!”

  “奴才遵命!”林初九看着原本意气风发的胤禟忽然变得这般失态,这心里也是一阵叹息。

  眼见胤禟这般伤心,他也不好再提胤禩的事,反正每每进宫,得罪人的永远都是自家主子爷,与其继续如此,还不如借着此事让自家主子避避嫌。原本什么事都不会有的,可就是因为八阿哥,主子爷才会因为他的事情忽略了后院,以至于现在做了这伤心人。

  胤禟一路从潭柘寺长长的阶梯上走下来,一步一步的。可他发现,他每走一步,脑海里浮现的都是他和婉兮一起走过的回忆,甚至他闭上双眸的瞬间,眼前闪现的都是婉兮的音容笑貌。

  从前他宠了这个宠那个,即便最终会回到婉兮身边,他也没觉得她有多重要。可能是他觉得不管他做什么,又或者他走了多远,只要他肯回来,她必然会等在原地,等着他。

  但是现在不管他做什么?她似乎都不可能再等着他了!

  从参与夺嫡开始,他总想着要捞上一个铁帽子王,要过上肆无忌惮的生活。但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夺嫡也失败了,就连八哥也捡了一个亲王的头衔,而他还是一个小小的贝子,更惹了当今的厌恶,现在再失去她,他似乎真的没什么可顾虑的了。

  他其实知道八哥盼着他回去呢?可是他却再也提不起精神来,甚至他现在脑子想得都是婉兮,甚至是想要为她复仇。可惜这些事情他都不能做,唯一可以告慰她在天之灵的,大概就是将他们的一儿两女给安排好。

  从潭柘寺里回来,胤禟便病倒了。宫里派了御医,廉亲王也亲自过府来探望过,反正这病一直没有起,直到林初九将调查好的结果到他手上,才使得一直躺在榻上的胤禟回过神来。

  此时的他脸色白得吓人,嘴干枯得没有一丝血,更甚至连走路都打着颤,可就是这样他还是去了书房。

  胤禟本以为自己做得准备是最完善的,但是这件事情告诉他,一切都是他太过仁慈了,以至于不管是后院的妾还是侍候的奴才都开始理所当然地帮着他做起决定来了。

  “林初九,爷有事要代你去做。”胤禟撑着身子坐到书桌后,大掌撑着桌面,脸色微微有些发红,但是却让人看不出他真实的想法。

  林初九打小跟着胤禟,对他自然是最为忠心的,所以他一开口,他便直接跪了下来,应声道:“奴才誓死效忠主子爷!”

  胤禟稍稍了两口气,抬头看着林初九道:“爷如今的处境已经是进退两难,不管是皇上那边也好,八哥那边也罢,都讨不到好。特别是皇上那边,彼时爷就将他得罪狠了,现在他上位,八哥不愿就此认输,暗地里琢磨了不少事情,即便爷想退出来,这名头也去不掉的,所以爷这条命,肯定是保不住的,但是弘鼎,你得给爷看好了。”

  “主子爷!”林初九看着胤禟眼里闪过一丝必死之,一脸的惊骇。

  他对时局也是有一定了解的,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自家主子爷的处境竟这般为难了“主子爷,既然咱们的处境已经这般艰难了,为何廉亲王还要将主子爷推出去?”

  胤禟闻言,冷笑一声,以往他不愿意正视,只想着拼上一把,而现在他是退无可退,能做的自然就只有尽可能保全他的子女,至于后院那些女人,他不会杀了她们,但是他会让她们活得生不如死。

  当今皇上对于胤禟的警惕心可比胤禩这个领头人还强,得知他为一个侍妾办了葬礼,甚至为此大病一声,亦不觉得心安,相反地他一直派人盯着九阿哥府,似乎是怕他借着这个由头又做出什么事情来一般。

  胤禩更是不安,昔日的铁三角,如今只剩下一个胤禟,背后那些支持他的势力,现在瞧着还好,后续若是他做不出他们想要的成果,他怕是连自己的命都保不住了。而现在胤禟想要手,他是不能允许的,毕竟这事事都得依着他手中的银子才能行事啊!

  胤禟却是不管这些,他私下里将自己的私库以及生意中能出来的银子都了出来,秘密安排暗卫进行转移。别看他这些事情安排的匆忙,实际上这些东西要完全转移完,甚至为弘鼎打下基础,都是需要大量时间的,所以他得早早准备起来。

  胤禟并不是那种行事鲁莽的人,他做人做事都有着自己的一套方法,否则他也不会越过胤禩这个带头人惹得当今皇上深深的厌恶。

  此时胤禟既然打算一心只为自己的儿女着想,那自然就不可能再像从前一样,将所有的一切都是到胤禩手上去。

  这手头上的事情越多,胤禟就越是不允许自己倒下,只是这一次他到底是真伤了心,静养一阵后,他的身子削瘦不少,精神也再不像往昔那般好了。

  董鄂氏她们也被狠狠地吓了一大跳,她们深恨胤禟对婉兮的在意,却也害怕胤禟会因此而丢了性命。毕竟一个府里若是没了掌舵人,仅靠她们这些女人和未长成的小阿哥,如何能挑起这一府的重担。有那么一刻,她们也是后悔的,后悔她们终究还是低估了婉兮在胤禟心中的地位,后悔她们没能早点动手。

  当然,这也仅仅只是想想,真要论起来的话,她们在胤禟的眼皮子底下,可没有这种底气。

  等到胤禟重新出现在人前进,不管是董鄂氏等人还是胤禩他们,都能感觉到他的变化。往日里对于胤禩的事情,他几乎都当成自己的事情来处理,可以说容不得胤禩受一丝委屈。而现在不管是什么事情,他似乎都提不起所谓的兴趣来,大多时候面对别人都是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

  胤禩心里莫名地觉得不快,毕竟他已然习惯了胤禟的维护和付出,不过一段时间的功夫,胤禟既然不再以他为主,这让他如何能接受。

  胤禟可不管这些,失去了最能让他有归属感的人,他整个人都觉得迷茫了,往日的一切,他现在已然没有过去那般在乎的,会一如既往地站在胤禩这边,只是因为他已无路可退。另外,他需要时间为自己的儿子做安排。

  胤禩的想法他知道一些,却不想再趟这趟浑水,而胤禛的子,他亦了解,所以他很清楚,不管他现在是退还是不退,他未来都不可能有好下场,毕竟他们做得那些事情,想要胤禛原谅,怕是很难。

  为此,胤禟该出现的时候出现,不该出现的时候便开始用心教导几个儿子,不,与其说用心教导几个儿子,不如说他是在培养弘鼎他们这些兄弟的感情。至于后院,他一次都没去,即便去了,也只是在思懿居小坐,并不理会其他人。

  胤禟越是这样,董鄂氏她们越是不安,甚至的暗自觉得心惊,有些时候,她们甚至会猜测自己的所作所为是不是早就让胤禟知晓了。以至于善于保养的她们在短短的几个月内老了不少,特别是眼角的皱纹,好似瞬间增多了几倍。

  林初九可不管后院的女人们怎么样?作为胤禟身边的人,他领命在私下里为胤禟办了不少事,不仅仅只是为弘鼎小阿哥铺路,他还帮着安排完颜主子的娘家。别说这种事情有什么好忌讳的,总之,这些事情他越是做,便越是觉得心惊。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主子爷代的这些事情好似在代自己的后事一般,就好像等到一切都安排好,他也就跟着解了。

  这样的事情,林初九即便看出来的也不敢多说什么?只得迂回地提醒弘鼎小阿哥几句,希望他能适当地劝劝主子爷,毕竟人死不能复生,这活着的人终究还是要好好活着的。

  弘鼎想明白林初九的用意,趁着胤禟教导他时,认认真真地劝了他一次。他对胤禟的孺慕之情并不比婉兮少,所以说到最后,即便是小小男子汉,他也忍不住哭了出来。

  胤禟一言未发,弘鼎的孝心他能感觉到,可是有些事情并非他不愿意,而是他的心不愿意,所以只能是沉默以对。而弘鼎不知实情,还以为他是默认了,这才算是放下心来。

  不过,经过这段时间胤禟的教导,对于目前的局势他也有了自己的认知,那些会接踵而来的困难,他心里也暗自做了一些准备。只是未来会如何?他现在也不能确定,但是他能感觉到自己的阿玛似乎为他准备了后路。

  虽然是猜测,但是弘鼎对于自家阿玛的安排还是十分感激的,可是他并不想用自己阿玛的性命去换以后的安稳。而那些兄弟,他们年纪相当,按说应该是兄弟情深的,可惜他们的额娘同他的额娘之间却有着不小的矛盾。现在他的额娘被他们的额娘害死了,他不对他们动手已算是最大的忍让,其他的他觉得自己做不到。但是他也没有隐瞒胤禟,将自己的想法一一都说给他听了。

  胤禟倒是不怪弘鼎,若他一点儿都不在意自己额娘的死,他反而要觉得心冷了。现在这样,他虽然会觉得有些遗憾,不过他对这些儿子都有安排,只是前提是没有涉及婉兮的死,但凡涉及的,他都不可能让她们好过的,那也是他的逆鳞。

  前世番外(四)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到了雍正二年,胤禟能感觉到他们处境越发地艰难了,似乎只要是他们经手的事情,皇上都会找理由责骂。不管是真有问题,还是鸡蛋里头挑骨头,反正只要能让他们难受,皇上就会觉得高兴。

  胤禟能感觉到胤禩的脾气变得越来越暴躁了,甚至有的时候他能感觉到他的灰心。可这又怎么样,他早已不将这些看在眼里,反而将更多的精力放在自己的儿子身上。至于后院的那些女人,胤禟明着没有出手,暗地里却让好几个侍妾重病在,良久未曾再出现在人情。

  董鄂氏作为后院的女主人,即便胤禟做事不会给她打招呼,但是时间长了,她还是可以能得到不少消息的。

  刘氏作为胤禟的新宠,她本以为是最能转移胤禟注意力的,可惜却是最新病倒的,而兆佳氏作为能跟婉兮平分秋的人,她本以为有她挡在前面,这事情再怎么算也算不到她头上。事实上的确没有算到她头上,结果无非就是刘氏重病在,兆佳氏已然不能动弹了,再拖也不过就是近段时间的事了。

  撇开这两人,其他的人是死还是病,董鄂氏都不关注,因为能给她当挡箭牌的就只有这两个,可偏偏这两个一前一后的都病了,要说里面没有猫腻,谁信!

  这不,就在她以为事情随着时间,又或者说要随着刘氏和兆佳氏的死而结束时,林初九竟然亲自过来正院请她过书房一趟。

  董鄂氏一时间,这心里又惊又喜,自打完颜氏入府,她就很少再得胤禟的宠幸了。即便送些汤汤水水的去书房也见不着人,今天突地被请到书房,她心里有些忐忑的同时,更多的是庆幸,庆幸自己没有因为一时的心软放过完颜氏,否则现在的她别说去书房了,怕是想见爷一面都难。而现在,不管爷为什么将目光投在她身上,对她来说,这都是一个好的转变。

  “爷,身子要紧,这政务再急,也没有自个的身子重要。妾身让小厨房做了几个小菜,爷要不要尝尝?”董鄂氏一见书房,看着正在批折子的胤禟,等了片刻,眼见胤禟一本接着一本的批,她只得自行开口,只是脸上从头到尾都带着几分讨好的笑意。

  经过这么多年的相处,董鄂氏就算再没眼色也在备受冷落的情况下学会了看胤禟的眼色,或者说认清自己的身份。刚嫁过来时,她还自持身份,想让胤禟哄她,结果胤禟一个接一个地往后院纳美,得她不得不投降。之后,即便她学会了退让,但是胤禟却没那个耐心等着她,再者她又没能为胤禟生下儿子,就致使她的杆越来越低,低得再也直不起来了。

  胤禟抬起头来,目光冷冷地看了一眼,随后接过她递来的筷子,夹了一口小菜放进嘴里。

  董鄂氏似受到鼓舞一般,觉得胤禟在将目光放在她身上后,终于发现她的好了。一时之间,董鄂氏不由得忘了之前的不安,大胆地往胤禟身边凑了凑。

  “福晋近来辛苦了!”胤禟轻轻挑了挑眉头,目光扫了董鄂氏一眼,看着她洋洋得意的神色,眼里不由得闪过一丝厌恶。

  可惜董鄂氏并没有发现,还以为胤禟说这话是在夸她,一时间脸上的笑容不由得变得更加灿烂了,皱纹也显得更加明显了,只是她自己没有发现,还径自说道:“妾身不辛苦,只要爷好,妾身做再多也是心甘情愿的。”

  胤禟冷笑一声,伸手的瞬间扔掉手中的筷子,厉声道:“若你能跟兆佳氏她们一起去死,爷会比现在过得更好!”他的话音刚落,书房里瞬间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之中。董鄂氏一声惊呼,眼神里甚至透着一丝怀疑,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但是胤禟的表情说明了一切,这使得董鄂氏整张脸瞬间变得惨白一片,甚至整个人都不自觉地在发颤。

  胤禟却不管这些,继续说道:“你做得那些事情,爷心里都清楚,之所以对兆佳氏她们下手而不对你下手,不是爷有所顾虑,或者对你有什么情谊,而是爷觉得一旦失去一切,你活着肯定比死了还痛苦!”

  胤禟的话犹如刀剑一般,每一下都刺得董鄂氏心里鲜血淋漓。此时的她想起过来之前心底的一抹不安,不由得呜咽地哭出声来。

  “爷,妾身到底是哪里做错了,才惹得你如此相待,还请爷明示?”董鄂氏跪在地上,身子伏在地上,倒是给人一种楚楚可怜的感觉来。

  “你哪里做错了?你哪里都做错了!她既然不在这个世上了,那么你们也不配苟活于世,又或者说活得如此的安逸。”胤禟一阵冷笑,说出的话犹如冰霜一般,让董鄂氏愣在当场。

  董鄂氏或许从来不曾想过,除掉婉兮带来的会是毁灭。若说她之前还庆幸毁了婉兮的话,那么现在她开始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这般急迫地除掉她了。不过,她这样的人永远不会责怪自己,只会将仇恨和埋怨推给别人,而此时原本被董鄂氏当成挡箭牌的刘氏和兆佳氏,此时又成了代罪羔羊。

  “行了!爷今儿个让你过来就是为了让你知道,不仅以后这府里的事情不用你管了,就是你死了,你也没资格跟爷葬在一起。”胤禟看着好似被雷劈了的董鄂氏,突然没了跟她算帐的想法,挥了挥手道:“林初九,让人将她拖出去!”

  林初九看着胤禟一脸厌倦的模样,也不敢怠慢,招呼几个人,直接就将董鄂氏给拖了出去。他可不管董鄂氏记不记恨,更不管她是不是能下台,他只知道伤了他主子的都是他的敌人,不必给什么脸面,即便董鄂氏在名义上是他的女主子,可主子爷不承认,管他名义上是谁,他该打脸的时候只会用力打脸。

  等到董鄂氏回到正院的时候,整个后院的妾氏大概都得到了消息,此时的她们再无迫婉兮时的跋扈,一个个犹如惊弓之鸟一般,缩在自己的院落里,轻易不敢冒头,就更别提争宠了。

  胤禟也不管后院的这些女人到底是什么想法?自打婉兮过逝之后,他便将孩子统统带到了前院,身边安排的人都十分地有讲究,教育方面也十分地下功夫,可以说他直接切断了他们母子、母女之间的联系,甚至暗地里也有安排。只要他的儿女再对这些女人心软,那他安排的人便直接要了这些女人的性命,反正她们的死活在当今圣上或者任何一个人眼里,其实都不值得一提。

  胤禟的做法虽然惹来了皇上、胤禩他们的关注,不过到底是他府里的事情,两方都没有手。这些侍妾的娘家就更不可能闹腾了,可以说身份低有的时候就代表着没有资格开口,现在便是如此。

  之后,九阿哥后院里的动静一直未曾消失,直到雍正三年,后院似乎每隔两个月都会有人死去,这也使得抱有侥幸心理的董鄂氏受了极大的惊吓。至于她的娘家,倒是有心手,可惜昔日胤禟不计较,这才使她们有了机会,而今,胤禟不允许了,他们连九阿哥府的大门都进不去。

  但这并不是最后的结局,不管是坐在皇位上的胤禛,还是虎视眈眈的胤禩,他们永远不可能和平相处。若说之前胤禛不出手中是忌惮于他们,那现在随着时间他掌握了更多的权力,也就是想要他们性命的时候。

  胤禩想要奋力一博,以胤禛继承有问题为由闹事时,胤禟便知道他们的好日子不多了。可明知会死,甚至死得不会太体面,胤禟却没有觉得害怕或者不安,相反地由终地生出一种快要解的轻松感来。

  等到胤禩出手之前,胤禟私下里给老十三,也就是如今的怡亲王胤祥送了消息,让他们得已防备,不管事情是否能被阻止,能有这个人情在,他的儿女真要遇到问题,他想依着老十三的子,肯定会帮上一把才是。

  胤祥虽然讶意于胤禟的做法,可终究还是将这份功劳算在了胤禟身上,毕竟这个消息于他们而言,是真的帮了大忙。

  雍正四年,当胤禟受胤禩牵连被圈时,他走得十分地平静,没有丝毫的反抗,亦没有丝毫的怨愤,无比的配合,只有弘鼎他们哭得无比的伤心。

  “阿玛——”

  “都回去吧!这事你们早就应该知晓的,后阿玛不在,你们好好过日子。”胤禟说罢,对着他们轻轻地摇了摇头,随后转身走了。

  弘鼎他们看着胤禟淡然的背影,哭得更伤心了。他们心里都清楚,此行一别,他们父子怕是再无见面之了。

  几个月后,胤禟在自己被圈的地方见到一身光鲜的胤祥时,便知道一切都要结束了。

  “你终于来了!”胤禟抬头看了他一眼,整个人盘腿坐在地上,表情淡然而平静。

  “九哥知道我会来?”胤祥看着狼狈之下依旧如此淡然的胤禟,心里微微有一丝讶意,但更多的却是一种钦佩。

  他在收到胤禟送给他的消息后,同皇上一起做了不少的安排,虽然依旧未能防止所有的问题发生,却也阻挡不少问题的出现。只是这事到氏闹得太过,不管是宗室还是民间都有质疑皇上继位的真实,这一点让皇上恨透了他们,以至于他求情也未能让胤禟幸免,唯一得到的允许,大概就是由他来送他最后一程。

  “我一直在等你来。老十三,也许你不相信,爷其实一直在等你来送爷最后一程。”胤禟伸出手,目光一瞬不瞬地望着胤祥,整个人都透着一丝期待和欣,好似他不是赴死,而是要赶上什么好事一般。

  “呃…”胤祥愣了一下,随后将手中的瓷瓶到了他手上。

  胤禟没再多说什么,只是从容地喝下瓷瓶里的毒药。可能是来自于胤祥的善意,这药起效很快,胤禟并没有受太多的痛苦,只是闭上双眼的那一刻,他似乎看到那熟悉的身影慢慢朝他走来…
上一章   宠妾作死日常   下一章 ( 没有了 )
夫君总有被害废后陈阿娇论如何饲养一毒后重生记太后娇贵沈如意重生末日游戏农家小女,嫁窈窕世无双倾城国医
万达小说网提供了月下微尘创作的都市小说《宠妾作死日常》清爽干净无错字的文字章节:第六百零四章会错意在线阅读,宠妾作死日常全文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尽在万达小说网,万达小说网转载收集宠妾作死日常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