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小说网为您提供不详的热门小说闯王宝藏之谜最新章节
万达小说网
万达小说网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都市小说 耽美小说 重生小说 校园小说 乡村小说 推理小说 综合其它 竞技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小说排行榜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武侠小说 架空小说 仙侠小说 官场小说 军事小说 总裁小说 短篇文学 言情小说
好看的小说 重生护花 极世萌凤 兽破苍穹 夺心娇妻 二代富商 士兵突击 花香满园 家门幸事 极品官途 书记人生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万达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闯王宝藏之谜  作者:不详 书号:48077  时间:2019/2/6  字数:5228 
上一章   十二、魔教夜袭    下一章 ( → )
  时值冬季,冰天雪地的世界,强烈的北风正不断的吹拂。也许是天气实在太坏,没有人愿出门,山谷中,林间上竟看不到一个行人,被风刮起的雪花四处飞扬,景楼的大队人马在卫陞眠的率领下,经过了三周的时间,来到了赣南风月大山。经过了长途跋涉,兵疲马困,大队人马都累了,就在风月大山山脚扎营休息,准备第二天一早攻上风月大山天神教之总坛。

  夜里,四处静悄悄,似乎透漏着不寻常的讯息,帐篷里,韩兰娇一丝不挂,身上被绳子紧紧捆绑,看到卫陞梓走进帐篷,韩兰娇跪在帐棚口,说:“奴跪主人。”韩兰娇一把拉下卫陞梓的子,掏出卫陞梓的着。

  卫陞梓看了韩兰娇的表现,不佩服自己调教的成果。

  韩兰娇一边着卫陞梓的,一边用手抚摸着自己的下体,开始手起来。

  刚刚卫陞梓要出去跟大哥议事前,卫陞梓就把韩兰娇的房上下用绳子捆绑好“等我回来再好好地玩啊,奴老婆。”

  不一会儿,韩兰娇开始有了快,她的随着手的动作开始润,出了水来。

  这时卫陞梓伸手握了她的左开始捏,手指边逗着她的头上的环,同时用力一捏一放。

  “喔…喔…”韩兰娇不发出呻头在碰触之下立着,一阵阵彷佛触电般的触感传来,她感到下体又涌出一波爱溢到大腿上。

  “主人…主人…我好想要…”韩兰娇乞怜着。

  此时韩兰娇蹲着的姿势两腿大开,润的下体。起,因充血而红肿着,微张的细渗出的汁。两周前剔除的新长了一些,显得稀稀疏疏。

  卫陞梓冷笑着:“这么快就想要啦,奴老婆,待会马上让你嚐嚐这大的滋味,一定让你仙。”

  接着卫陞梓就把进韩兰娇的起来。

  (来了,终于来了!)韩兰娇心跳加速几乎昏去。

  “干我!干我!我!撕裂我!”韩兰娇还没被碰触就已经忍不住开始呻,她想要卫陞梓紧握她的房,啃咬她的头,暴地进入她,填她空虚的下体。

  被了数百下后,韩兰娇便着气呻:“啊…噢…好…好舒服…好舒服啊…噢…死我了…你…主人你的我很…很舒服啊…噢!啊…我…我不成了啊…噢啊…”卫陞梓听韩兰娇这么说,一边减缓了的速度,一边问韩兰娇:“你真的这么吗?”

  “主人…是…是呀…”韩兰娇呻着说。

  卫陞梓看看也差不多了,拔出,放在韩兰娇嘴边“含在嘴里!”卫陞梓命令着。

  韩兰娇只好乖乖张开嘴巴,卫陞梓把在韩兰娇的嘴里。一部份白色的顺着韩兰娇的嘴角往下滴。

  此时突然听见外面杀声震天,一个景楼的帮众跑进来大喊:“快起来啊,魔教来夜袭。”

  卫陞梓跟韩兰娇大惊,慌忙穿好衣服,提剑出去帐篷外战。

  外面已经谷的人,到处都是刀剑相碰的声音“锵…锵”声来自四面八方,月黑风高,只能靠衣服的颜色来区分敌我,夫俩一人一剑,只见数名魔教教众“啊”的一声惨叫,已惨死两人剑下,战斗持续进行,双方互有死伤。

  -----

  在艾劭文这边的树林中,小梅最隐密的私处及尖那两棵粉红色樱桃受到艾劭文无情的鞭打,她不断扭动身体闪躲,但是因为在下方不到半寸的地方,就是削肩的树枝正对准,小梅的脚只能维持脚尖着地的姿势,使她能闪躲的空间有限,鞭子仍不偏不倚刚好打在私处及尖上“啪…”强烈的痛感让小梅的身体开始又产生快

  “啊…”鞭子雨点般的在赤上,苦闷的疼痛袭击着下身,丽的肌肤上出现红色的鞭痕,双腿的肌也不自主地紧绷起来。

  “啊…”痛苦凄美的哀号中,小梅的身体不断爆发出望的火焰,快开始侵袭全身,透明的水不断从小梅两腿间溢出,沾了整个大腿。

  “你这个人,真是嗜的身体啊,居然又产生快了,看我打烂你的。”

  艾劭文不断的鞭打不断羞辱小梅。

  在这个时候,艾劭文停下了鞭子,拿走了在地上的尖树枝,然后把小梅解下。

  小梅以为艾劭文的变态兽已经发完毕,但是此时艾劭文开始拿出一条绳子,绑在两棵树中间,这条绳子上,每隔半尺的距离就被打了一个绳结。

  艾劭文把小梅双手绑在身后,要小梅跨过绳子,小梅还不知道他要干麻,突然,鞭子又重重打在小梅的股“给我往前走,你这个母狗,我要让你知道,我没具一样能够让你翻天。”

  小梅在艾劭文的鞭打下,只能踉踉跄跄往前走。

  “啊…”股间的绳子上面被打绳结,走在两棵树中间,绳子的绳结不断摩擦刺着小梅的下身,每一次的绳结陷入,都令小梅一阵兴奋,一阵瘙,随着力量的增强,渐渐有点疼痛,如拉锯般在中前后动,令那感地区烽烟燃起,一些白稠黏涣涣沁出。

  突然间,树林深处隐隐约约闪出一条人影,人影移动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儿就欺道艾劭文身后,原来这是个经过的猎户,名叫贾恭友,他刚刚在旁边偷偷看到这一幕已经看了很久,他心想(等我杀了这小子,就可好好享用这小妞人的体)。他举刀向艾劭文砍去。

  艾劭文此时麻雀神功尚未大成,只学了三式,察觉后面有人偷袭,已然无法回应,情急之下,只得闭上眼睛运功护体,心想“我命休矣”他感觉刀子砍在他的左手臂上,但是左手臂却没有痛的感觉,他缓缓张开眼睛,看了看左手臂,居然毫发无伤,他回过头。

  贾恭友更是大惊,他这一刀下去不仅未伤艾劭文半分,刀刃还缺了一个口。

  贾恭友不信,抡起大刀,再度向艾劭文砍去。

  “锵”的一声,刀子砍在艾劭文身上,发出巨大的金属碰撞声,贾恭友的手部已经麻痹,大刀掉在地上,断成两截,(这何等神功?)他骇然(居然用刀无法伤他分毫)。贾恭友随即转身逃跑“怪物…怪物啊…”他边跑边喊,神情极为骇人。

  艾劭文也呆了,第一刀没砍伤他的手臂,或许可以说是偶然,但是第二刀也没有伤他分毫这就无法解释为偶然。

  他呆了半响,随即定了定神,此时贾恭友已跑出丈余“跑哪里去?”艾劭文大喝一声,随即拿起地上的削尖树枝,往贾恭友去。只见这树枝直朝贾恭友疾而去,贾恭友“啊”的大叫了一声,树枝已经穿透其身体,直刺中其心脏部位,贾恭友往前踉跄了两步跌在地上,两眼翻白,已然身亡。

  “难道麻雀神功会让我刀不入?”艾劭文想着,带着小梅回到小屋,解开小梅的绑缚,对小梅说道:“母狗,拿剑刺我,把你所有的武功都使出来。”

  小梅刚刚也看了此种情形,起初还有一些犹豫,在艾劭文严厉的眼神下只好拿剑往艾劭文刺过去,艾劭文念起口诀运起神功,小梅的剑无论如何也刺不伤他分毫。

  “哈…哈…哈…哈”艾劭文狂笑着,声音回整个屋子“麻雀神功刀不入,汤可澜你这魔能奈我何?”

  -----

  风月大山下的战斗持续进行着,卫生梓、韩兰娇夫妇双剑及卫陞眠的功力都不是盖的,一下子魔教徒已经尸横遍野,血地,景楼已然占得上风。

  此时突闻“火队,发”的号令声,四周就响起“碰…碰”的巨大声响,一阵销烟弥漫,景楼的人一个一个哀叫着倒了下去。

  “这是什么东西?”卫陞梓韩兰娇大惊失

  “啊”突然传来卫陞眠的声音,双剑往旁边一看,卫陞眠腹部出鲜血,倒了下去。

  “大哥…”卫陞梓飞身冲了过去扶住卫陞眠,但卫陞眠此时已无气息。

  “啊…大哥啊!”卫陞梓大哭着,突然他放下卫陞眠的尸身,腾空一跃,飞了出去。

  “我跟你们拼了!”他大吼道。

  他的话音还没落,又是一阵“碰碰”的声音传来,销烟弥漫,等销烟散去,卫陞梓已经直躺在地上,只剩韩兰娇一人孤身战。四周的魔教教众越聚越多,情势已然逆转,天神教已经占得上风。

  韩兰娇一人一剑,奋勇战,在她身旁的魔教徒尽皆被砍倒,但是四周的魔教徒如水一般涌来,杀倒一人,又来一人,斩了一对又来一双,在斩了数百人之后,韩兰娇已经气吁嘘,额头不住冒汗,她的招式已慢,一眨眼,左手已被划了一刀,她定了定神发现已被团团包围。

  此时出现一俊美少年,高声向魔教教众喊道︰“都住手!”此人正是林刀西郎林道宇,他接着朝韩兰娇喊道︰“那小妞,你跑不了了!还是乖乖放下兵器,束手就擒吧!”

  韩兰娇见魔教众人把自己团团围住,料想不能身,又听林道宇这么一说,暗暗想道︰“我宁可死在这儿,也不能被魔教活捉。”

  韩兰娇下定决心,叹了口气,扔掉手中的剑,反手从出匕首,一闭眼朝自己心口扎了下去!

  正在这时,只听“嗖”的一声,一块石子朝韩兰娇的手腕疾而来!

  原来那林道宇不单武功了得,而且自幼练得一手好暗器,尤其善于飞石打人。

  他见韩兰娇要自尽,心想︰“不能就这么让她死了!”赶紧一粒飞石打来。

  韩兰娇一心想死,自然没防备林道宇的暗器,被石子正打在手腕上“当”

  一声,匕首落在地上。

  见韩兰娇手中已没有武器,魔教徒马上一窝蜂地扑了过来。

  韩兰娇赤手空拳抵挡了几下,就觉后脑被什么东西重重一击,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当韩兰娇醒来的时候,她是被一阵腥臭味臭醒的,她张开眼,发觉一正在她的嘴巴,她开始想拼命的摇头,这才发现她的头动不了,她想挣扎却发觉四肢都被紧紧的固定住。

  此时的韩兰娇全身赤,丰房垂在身下,四肢被紧紧固定在地上的铁炼上,大小腿打直使她的股高高翘起,呈现后高前低的姿态,这使她那浑圆的股及丘毫无遮掩的暴在众人眼前,她的头发被绳子绑起高高吊在屋梁上,这使她的脸部只能保持向前的姿势。

  “哈哈…小人…你醒啦。”

  韩兰娇只听到一个声音,她眼睛看不到说话的人。

  “这双剑的剑不过也是个母狗、奴…哈哈哈。”发出这声音的人正是汤可澜,他一面用她的大韩兰娇的樱桃小嘴,一面戏谑的说着。

  “敢杀死本座的大哥,我就给你这死人好看。”

  “唔…唔”韩兰娇嘴巴被堵住,发不出声音来。

  没多久汤可澜的具也一阵蓄,在韩兰娇嘴巴里出浓浓的,强大的力量让了出来,的韩兰娇一脸都是。

  “韩兰娇…名字真好啊…含懒较…本座今天让你有含不完的懒较。”汤可澜说着命令道:“弟兄们,一个一个来爆她的小嘴。”

  一只又一只腥臭的具轮番进韩兰娇的嘴里。

  “唔…唔…唔”突然之间韩兰娇感觉有个火热坚硬的具硬生生的入她的门,韩兰娇只感到门似乎被撕裂了,巨大撕裂的痛苦让韩兰娇想尖叫,但是嘴里具,根本无法喊叫,只能发出唔唔声。

  原来这是林道宇在韩兰娇的菊花蕾,他时而快时而慢,规律而有节奏的韩兰股。“呵呵…小人…你的后庭还真紧啊。”

  林道宇狞笑着,门那种紧迫的快让林道宇不由的呻了起来,韩兰娇的门玩起来是那么的令人感到强烈的快,双手扳住韩兰娇的部后,林道宇狠狠的动了起来。由于滋润不足而产生剧痛的撕裂感让韩兰娇痛到留下眼泪。

  林道宇见韩兰娇如此痛苦,越发感到一种残忍的快乐,起劲地在韩兰娇的眼里起来。他的每一下都使韩兰娇感到一阵火辣辣的疼痛。

  林道宇在韩兰娇的眼里几十下后,长出一口气,将一股在韩兰娇的门里,然后将了出来。他低头看了一眼,此时的韩兰娇赤身体的被绑在地上,鲜血混合着眼里出来,样子无比凄惨。

  之后魔教教徒依序轮来干韩兰娇的眼或,一个接一个,不知道有多少人。

  韩兰娇就这样子,双手双脚被铐在地上,嘴巴及不断的被轮着,等到这一切都结束,她的身上、脸上、嘴里到处都是黏糊糊的被干的红肿外翻,白浊的顺着他的大腿了出来。

  此时,传来一个女声:“你这人杀我丈夫,我打烂你的臭!”

  原来这女人是蔡翠秋,她拿着皮鞭,一下一下打在韩兰娇的身上,不久韩兰娇身上就出现一道道红红鞭痕“啊…好痛…好痛啊…”一时之间韩兰娇的尖叫声皮鞭声回在整个大厅中。

  接着蔡翠秋拿着烧红的烙铁说道:“你这个人,我要把你这只母狗烙上记号,让你永远做我们的奴隶!”举着烙铁的蔡翠秋将烙铁对着韩兰娇雪白的股按了下去!只听“吱、吱”一声,一股青烟生起,皮被灼焦的气味在大厅中弥漫开来,韩兰娇就此昏死过去。

  汤可澜命令道:“把这只母狗拖下去,给所有弟兄好好乐一乐。”

  在景楼的卫陞橘,接到兄长的恶耗之后,整个人承受不住,眼前一黑,昏了过去。
上一章   闯王宝藏之谜   下一章 ( → )
小皇帝和他的枫叶奇情微风细雨点点穿越机器猫我和凄子的故昭阳趣史人凄与美少女忘年之性调教爱奴趣记
万达小说网提供了不详创作的都市小说《闯王宝藏之谜》清爽干净无错字的文字章节:十二魔教夜袭在线阅读,闯王宝藏之谜全文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尽在万达小说网,万达小说网转载收集闯王宝藏之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