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小说网为您提供不详的热门小说闯王宝藏之谜最新章节
万达小说网
万达小说网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都市小说 耽美小说 重生小说 校园小说 乡村小说 推理小说 综合其它 竞技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小说排行榜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武侠小说 架空小说 仙侠小说 官场小说 军事小说 总裁小说 短篇文学 言情小说
好看的小说 重生护花 极世萌凤 兽破苍穹 夺心娇妻 二代富商 士兵突击 花香满园 家门幸事 极品官途 书记人生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万达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闯王宝藏之谜  作者:不详 书号:48077  时间:2019/2/6  字数:5287 
上一章   七、签立誓约    下一章 ( → )
  在武当这头,施台先跟苏了了两个人走进了真龙殿,做揖道:“参见师傅,师遵有何吩咐?”

  “这次魔教虽退,但其主帅阵亡,后必将卷土重来,必须加紧准备,不可轻忽。”经腾指示各方面的准备之后,继续道:“台先啊,跟你那个师弟史再潜代一下,要他专心练功,不要整天泡女人堆里。”两人领命退下。

  施台先对苏了了说道:“师妹,亥时三刻,老地方见不要忘记。”

  亥时三刻,苏了了依约出现在施台先的房间门口,此时苏了了身上披了件拖地披风,将全身都遮掩在披风里,甚是神秘。

  苏了了跪在施台先房门外,轻轻的唤了声“师兄”施台先打开了房门,将苏了了了进去。只见施台先伸手将苏了了身上的披风掀开,里面竟然没穿衣,披风下苏了了上半身的丰肥大部被绳索捆住。

  “自己绑的吗?”

  “是,绑的还可以吧?”

  “还不错,紧的。”施台先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试验绳子的紧缚程度。

  “谢谢!”苏了了脸上有点羞红的出微笑。

  “做的不错,有进步。”

  苏了了小声的回答:“谢谢师兄。”

  面对房内桌子,施台先要苏了了趴到桌子上,半的苏了了形成丰房抵在桌面的姿势,桌面的冰冷接触肌肤使苏了了发出啜泣声。

  施台先拿出预先准备好的布条,把苏了了的双手张开,一左一右的绑在桌子的左右两只脚,施台先起苏了了的披风,拉到上,把苏了了的雪白大腿分开,此时苏了了修长的大腿跟美丽的股甚至都暴在空气中,然后施台先伸手拖掉了苏了了的白色袜子,把它撕碎,拉起苏了了的脸,把破袜子进苏了了嘴里。

  “唔…”被破袜子在嘴里后,苏了了只能发出哼声,恐惧和羞使她的身体颤抖,她猜不透施台先究竟要对她做什么事。

  施台先从自己的抽屉内拔出皮鞭,是牛皮制的黑色皮鞭,向苏了了的股做出打的暴行。打在苏了了有如新鲜摘下的青苹果一样仍有硬度的雪白球体上,皮带发出残忍的声音,苏了了的体在可能的范围内拼命扭动。

  “唔…咕…”从破布的嘴里发出哼声,雪白的股上立刻出现红色的条纹。

  用皮鞭打在体的手感,和从背后看着苏了了苦闷的样子,施台先觉得从自己体深处涌出快要沸腾的火。

  施台先拉开自己的长袍,握紧火热的脉动,向分开双腿的苏了了走过去。

  突然之间火热坚硬的具硬生生的入苏了了的门,苏了了只感到门似乎被撕裂了,当深深地刺入菊花蕾时,苏了了的头拼命向后仰,尖叫声很快地被嘴巴内的破布收。

  被绑成匍匐状的苏了了,从向后左右膨股是施台先最喜爱的部位,十九岁年轻女孩的部是呈现出一点赘都没有的蜂状。

  此时施台先以用力直的姿势将大入倒三角的顶点,那个双中的凹处。施台先的下腹部和苏了了有弹股啪啪地撞击在一起时,从苏了了的口中发出地不是人的呻,而是“唔…咕…”

  属于典型娇小玲珑身材的苏了了,不仅仅是外表极为出色,还有敏锐的感及反应,这样都令施台先相当地足,今晚由于部的上下及的两手都用绳子紧紧地绑住,苏了了的反应特别强烈,热的不断缩紧,这让施台先享受到极大的快

  被紧紧地绑起来玩今晚是第二次,当一星期前施台先提出时,苏了了本来是不愿意以这样方式做,因为练功绑了一天,她不想再绑,但施台先跟她说只是玩玩看,于是苏了了就听从他的话玩了一下,结果身体润的程度是前所未有的。

  施台先稍微地弯,两手从部苏了了绕到部,一下子抓住那被上下二条绳子紧紧绑住,美丽不输给股的丰房,然后不断地着。逐渐变得紧绷的部,随着施台先的而变得非常有弹,娇头也耸立起来,在被汗水所完全渗透的背部,苏了了此时以额头支撑被紧紧绑住的上半身,美丽的脸孔红,出非常陶醉的表情,同时不断地发出甜美的哭泣声。

  -----

  这头,随音小筑被一把火烧了,山脚下,被天神教押走的母女两人回头望着熊熊大火,心跟着掉到万丈深渊。常杏娇经历了被魔教待、被与儿子相、丈夫死亡及沦为奴等一连串凌辱,她真的很想自杀,但是她连自杀都没办法,因为她嘴巴被汤可澜紧紧的用衔口球住,根本无法咬舌自尽。

  艾舒兰昨天还是个未经人事的黄花大闺女,今天就沦落到这种境地,被魔教轮后被与自己父兄,更令她心理无法接受,但是她跟常杏娇一样,被衔口球住,想自杀也没办法。

  这段路程,对母女两人来说,是非常的屈辱遥远无尽的路途。

  穿在身上之短披风,短的根本遮不住什么,披风只刚好遮住母女两人浑圆的股下方一点,只要一弯就会被发现没穿内,而硕大的房,撑起稍小的披风,真是可观,仔细看,还可发现隐约的尖。从前面看,只要稍微走动,那超短的披风下就会出现若隐若现的黑影,以及身上错捆绑的绳子的痕迹,母女两人因为双手被捆绑在背后,无法用手遮住这种若隐若现的青光。这就是汤可澜的目的,彻底把母女两人暴在外给众人视,要击垮母女两人尚存之羞心。

  沿路走时,四周的魔教教众,不时伸手摸摸母女两人被捆绑后益显突出的巨,或是在母女两人的股抚摸,有时走的慢了,身旁的魔教徒照着股就是一鞭,特别是,那紧紧捆绑在母女部的麻绳,打成绳结的样子,每走一步,绳结就摩擦着母女两人的核,一路上,下体的快一阵一阵侵袭着两人,母女两人水不断到大腿,了又乾,乾了又,母女两人就这样度过了第一天的煎熬。

  第二天的路上,汤可澜命人牵来两匹公马,将母女两人面朝天四肢朝上紧紧的捆绑在马腹下方,公马的巨大刚好顶住母女两人之花心,并将一匹发情的母马放在公马前方行走,发情母马的气味造成公马的具充血大,随着公马的一步一步前进,马匹的巨大入母女的之中,巨大的入的撕裂感造成母女两人无可言喻之痛苦,两人在马腹之下,因为嘴巴被而无法发出叫声,只能唔唔的忍受马匹的,到了当天晚上,经过一天的马匹,母女两人的都已经红肿外翻并且破皮血,当母女两人被解下后,连脚都合不拢。

  常杏娇跟艾舒兰母女两人快要崩溃了,她们极力想离这种被凌的痛苦,她们彼此互看一眼,眼神互下,似乎心灵相通的做了某个决定。

  第三天一早,大队人马要出发之前,母女两人在汤可澜及林道宇面前跪下,眼神望着汤可澜及林道宇,嘴巴发出一一啊的声音,似乎有话要说。

  “你们有话要说是吗?小人。”汤可澜及林道宇问着,母女两人点点头,汤可澜命人取下了母女两人的衔口球。

  “请教主及护法饶了我们吧,几天来我们已经备受折磨,我们一定会好好听你们的话,归顺天神教,自愿当你们的奴。”从母女俩人哭着口里吐出这段屈辱的话,这就是汤可澜要的目的。

  “你们两位说的可是真的?”汤可澜、林道宇问道。

  “教主及护法,人说的是真的,请教主开恩。”母女两人说着。对她们而言,只要能离这种痛苦,当什么奴隶都无所谓了。

  汤可澜命人拿来纸笔“诺,在这份誓约书上签名。”

  母女两人拿起了笔,在奴誓约书上签了名。

  汤可澜看了母女两人“从此以后,你们就是我天神教之奴,你们两个以后没有名字,母亲以后要自称为娇奴,女儿自称为兰奴,称本座及护法为主人,命令若不从,将受到严厉的处罚,听到没有?”

  “娇奴遵命”、“兰奴遵命”就这样,母女奴诞生。

  过了一周,一行人走到湘赣界“这边是什么地界,去问问吧?”林道宇命令担任前锋的魔教徒去询问。

  不远处,一个乡民名叫武告虽,正在路上推车运材火准备回家,前锋趋前问了问:“请问兄台,此处是何地界?”

  武告虽回答道:“此处是赣林老木。”

  前锋听了怒斥道:“我问你路,你干麻说脏话骂人?”随即手起刀落,将武告虽砍死,原来这个前锋刚好是闽南人,我们武告虽大概都不知道,为何他只回答一句话,就莫名奇妙的被砍死,魂归离恨天。

  前锋回报:“那厮说脏话骂人,因此将他杀了。”

  远处,赣林镇老木村归来客栈的灯笼飘扬着,汤可澜道:“时候不早,准备休息。”一行人往归来客栈行去。

  归来客栈,地处偏远,位在湘、赣界,正位处赣林镇老木村,之所以会有这个地名,乃是该地位于赣省,镇外有一大片树林,因此称为赣林镇,这一大片树林之内有一颗大树,高耸参天,树形拔,枝叶繁茂,需数人方能合抱,相传已有千年之久,村民无以名之称为老木,老木村刚好在老木之旁,因此名为老木村,而归来客栈恰好在此老木之正旁,此时恰正值秋冬之,冷风萧萧,行人稀疏倒也合理,这时节没啥人出外。

  归来客栈的掌柜叫甄英俊,他自号率呆,然而,名叫英俊的绝大多数都不英俊,就好比名字叫做美丽的十有八九都丑的可以,甄掌柜也不例外,虽名叫英俊,却长得獐头鼠目,头发稀疏,嘴歪眼斜,个子跟武大郎差不多高。

  甄英俊早年也在江湖混过,更曾是少林弟子,当时他在少林出家时候法号就叫率呆,曾经掌管过藏经阁,习得少林外家拳之大力金刚指及十八铜人拳,武学修为可称为少林大师之等级,但可惜甄英俊六不净,某天因私藏一本书美女犬候群大全,被方丈发现,因私藏书触犯少林诫律,因此被当时的住持孟仪方丈逐出少室山,因而还俗,回到湘赣界故里开了这间客栈,但是地处偏远,生意不好,甄掌柜绝大多数时间,都在柜台看他的珍藏美女犬候群大全,甚至坐在柜台打盹。

  这天,甄掌柜照例在柜台发呆看他的美女犬的书,呼的一阵风刮过,雪沙弥漫中,竟传来悦耳的马铃声。稀罕,真是稀罕,铃声由远而近,由近而至,一群人出现在了归来客栈的门外。

  “生意上门了,”甄英俊心想着,慌忙把他的美女犬候群大全入怀中,堆着笑脸了出去。

  “哈,稀客,稀客,客倌打哪来?”许久没做生意的甄掌柜挤出笑容了上去,刹那间,他呆住了,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见店外一群人,牵了两个绝美女犬,向店内走来,两位美女犬都几乎衣不蔽体,两个人脖子上都套着皮制项圈,在地上爬着。这两个美女犬,真是令人惊,全身上下只穿一件短披风,身上被绳子紧紧捆绑,从衣服下出来两人浑圆肥厚的股,他梦寐以求的美女犬,居然出现他眼前。

  一行人进了店,汤可澜林道宇与两个美女犬分坐在桌子四周。

  “掌柜,来一瓶白干,还要酒菜。”林道宇说着。

  “是!”那甄掌柜手在发抖,他偷偷瞟着只披着披风,但部与下体都着的美女犬。“真美,”他心想着。

  而那客栈的甄掌柜一直在偷看着,因为这是两位大美人,在披风下是捆绑又全的惹火身躯正被侮辱着,只要是男人没有不偷看的。

  “想看吗,掌柜?”林道宇笑着问。

  “对不起,她们实在是太漂亮了…而且,似乎是一对母女…”甄掌柜一边端着菜一边回答着,眼神又不住往那对美女犬望去。

  “左边这位是娇奴,右边这位是兰奴,她们之前是武林盟主艾社文的夫人跟女儿,嘿嘿,现在自愿当我天神教奴。”汤可澜回答着。

  汤可澜边喝着酒边着娇奴的房,常杏娇的在颤抖着,连脸都不敢抬起来。

  汤可澜一手各抓一女的房,用力捏了一捏,又将两只房贴到一起,笑道:“差不多大嘛。不过娇奴的子可就没有兰奴的坚了,哈哈!”见母女两人樱口紧闭,已是泪面,汤可澜又是一阵长笑。

  甄掌柜端着酒菜,眼神不住飘着这两位绝世美女。

  “嘿嘿!这个掌柜看到你们的体了。”林道宇抓着艾舒兰的头发,使她的脸抬了起来。

  “不要…放了我…”艾舒兰嘟哝着。

  “这样不是很好吗?”林道宇手上使着劲,艾舒兰不得不站了起来。

  林道宇将披风拉了下来,被绳子绑住的硕大房和充丘也了出来。

  “不要!不要看。”艾舒兰恳求着,虽然自己自愿当奴,但是这样被陌生人看仍让她觉得羞

  甄掌柜吃惊的看着,而且他的眼光彷佛被身上有磁铁的艾舒兰的身体所吸引住。

  汤可澜此时也一把提起常杏娇头发,让她站了起来“嘿嘿嘿!不错吧?这对母女奴的身材可好哦,母亲已经三十七岁,女儿只有十八岁。”

  “真是令人羡慕的身体,真羡慕你们。”甄掌柜无聊地笑着。

  汤可澜在甄英俊羡慕的眼神之下,上下抚摸着常杏娇的硕大房,另一手则抚摸常杏娇的大腿与丘,常杏娇受不了似地哭了出来,那哭声充滞哀怨,但是那哭声却是女人最好的解罢。

  突然之间,从甄掌柜怀里,掉出一本书在汤可澜面前。

  “这是什么,美女犬候群大全?掌柜的,看来也嗜好此道啊,看你应该也是习武之人,哈哈,要不要加入我教?保证你有玩不完的美女犬。”汤可澜询问着。

  “这…这…”甄英俊迟疑着。
上一章   闯王宝藏之谜   下一章 ( → )
小皇帝和他的枫叶奇情微风细雨点点穿越机器猫我和凄子的故昭阳趣史人凄与美少女忘年之性调教爱奴趣记
万达小说网提供了不详创作的都市小说《闯王宝藏之谜》清爽干净无错字的文字章节:七签立誓约在线阅读,闯王宝藏之谜全文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尽在万达小说网,万达小说网转载收集闯王宝藏之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