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小说网为您提供二月河的历史小说爝火五羊城最新章节
万达小说网
万达小说网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都市小说 耽美小说 重生小说 校园小说 乡村小说 推理小说 综合其它 竞技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小说排行榜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武侠小说 架空小说 仙侠小说 官场小说 军事小说 总裁小说 短篇文学 言情小说
好看的小说 重生护花 极世萌凤 兽破苍穹 夺心娇妻 二代富商 士兵突击 花香满园 家门幸事 极品官途 书记人生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万达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爝火五羊城  作者:二月河 书号:42276  时间:2017-9-29  字数:5893 
上一章   第六节    下一章 ( 没有了 )
  翠华楼的晚戏还没有散场。因为近码头迭连出事,台下看客稀稀落落,二层包厢也都空空如也。笙萧齐鸣中汤姆带着两个巡捕匆匆而入,径登旋梯上楼。坐客们无一例外地起身向这位新贵起身鞠躬致敬。汤姆只略一点头,匆匆登楼。楼上平台栏后,推门进去便是一座宽敞的客厅,西边一厢房是他的卧室,东边是巴夏礼的房间。正北又是一道走廊,里边都是陈设豪贵的套间客房,不是外国人休想住在这里。汤姆让巡捕站在客厅门外,径自推门走进巴夏礼的卧房客厅,只见几架银烛架蜡烛,照得屋刺眼通明,巴夏礼只穿一件衬衣仰在大沙发上。旁边两个女戏子穿着淡黄蝉纱,连房肚脐都隐约可见,一边一个替巴夏礼打扇,嗑爪子,声嗲气连说带唱取乐子。对面小沙发上坐着胡世贵和蔡应道两个凑趣儿,也都笑得面红光。

  “嘿!索沙,你回来了!”巴夏礼见他进来,笑着喊道“我连昆曲也听懂了!这真是无与伦比的艺术,我要写信告诉我的姐姐——这里有一种音乐的节奏美,完美无缺的天籁之音加上这种感人心肺的抑扬顿挫,像蜂浸透了的橄榄,把我的灵魂都融化在支那的音乐里啦!”

  汤姆把雨伞和帽子放在茶几上,看了看几个人逢的笑容,用不容置疑的口吻道:“你们出去!”又对蔡应道补了一句“你和胡,到里边空客房等着,我有话问你们!”几个人方讪讪退了出去。

  巴夏礼坐直了身子,看着汤姆的脸说道:“出了什么事吗?”

  “告诉我,巴夏。”汤姆坐了沙发,一脸庄重道“是谁绑架了葛花小姐,现在又扣押在哪里?我要求你把真实情况告诉我!”

  “你——要求?”巴夏礼冷酷地一笑“以上海总领事的身份?”

  “对,我要求。随便你怎么说!”

  巴夏礼不安地耸了一下肩,汤姆的眼神有着一种无可回避不可抗拒的神气使他震慑:“我所能够告诉你的,一切都是上帝的安排——我事前既不知道,也不曾指示过任何人绑架那女人。这纯是他们中国人自己的事。”他笑了一下,觉得自己放松了一些“你为什么不去问一问蔡和胡?嘿!这两个氓!”

  “而这两个氓受你的保护。”汤姆冷冷说道“他们是为了一块银元就可以出卖灵魂的犹大。你不怕他们出卖你?”巴夏礼怔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我不是耶稣。我们英国是上帝,而你和我都是上帝的使者!”“我不是和你换外辞令的。”汤姆说道“我只要放出葛花!没有你的暗示和支持,即使伍绍荣他也不敢这样放肆大胆!而如果你不肯告诉我,我要按照我的原则来处理这件事!”

  “你在威胁我!——在异国土地上,在中国的人海包围中,血浓于水的两个英国人决斗?”

  “法国人有句话:决斗的双方总是朋友!”

  巴夏礼的脸色苍白,伤疤变得殷红发亮,霍地站起身来:“那好,很久没有这样的愉快了!昨天,白齐文和华尔两个人来看我,送来两支——他们发明了消音器,击起来像谁咳嗽了一声——”他拉开茶几抽屉,取出两支手,递给汤姆一支,自己留了一支,朝天花板上开了一,果真的声音很低。

  汤姆接过看时,那管约有一尺略长,是双筒的,制造十分良,簇新的烤蓝在灯下熠熠闪光,像是在炫耀着什么。他满意地转动了一下轮子,对准一支蜡烛开了一,那蜡无端就熄了,接着一,又熄一烛。口中说道:“不愿意这样做,血浓于水还是对的——如果你告诉我该问谁,怎样营救葛花的话。”

  巴夏礼吓傻了眼,他整别着,动辄便拔威吓,其实他自己知道自己,法稀松平常,面对这样的高手,不一炸,惨白着脸怔了一会,气地笑了:“你猜的一点也不错,他们就在那里等你,去问他们好了!”

  “我还要告诉你,”汤姆将进衣袋“今晚还发生了另外一个事件,大约也是这群人,拦截捕杀团练的两个领袖,而他们没有成功!他们意思很明白,杀掉这两个首领,然后用余保纯和鲍雕代替他们,把这支团练武装变成鸦片商们的保护神。但我要告诉你,这只会起中国人对我们更大的仇恨。从长远来说,完全不符合我们英国的利益!”他把目瞪口呆的巴夏礼丢在房间里,独自来寻蔡应道他们。

  蔡应道和胡世贵在里边套房等着。这里和巴夏礼的房子隔着两道墙,楼下戏台锣鼓铿锵,他们恨不得生出兔子耳朵,也听不清两个英国人的言语,正忐忑不安间,汤姆推着百叶门进来了。两个人一脸谈笑哈站起,正要寒暄,笑容已经凝固在脸上。汤姆手里握着一支,乌黑的口纹丝不动指定了蔡应道。蔡应道脸如死灰,刚刚问了一句:“汤姆先生,您这是——”便被汤姆打断。

  “听着!在这里我开,打死你们比打死两只苍蝇要容易得多!而且你们国家的法律不能保护你们,同时也没有任何人能治我的罪!”汤姆碧蓝的眼睛中闪着火光“但我也可以不开。对于英国,你们还是有用处的。说说看,是要死还是要活?”

  胡世贵裆里一,知道自己了,颤声说道:“啊…要活,当然要活…汤姆先生,您这是怎么的了?我们…”

  “葛花现在在哪里?还有那个男孩子?你们把她怎样了?”汤姆不理会胡世贵,却向蔡应道喝道:“你这条眼镜蛇,双料间谍!嗯哼?你说!”

  蔡应道起先以为汤姆是酒醉胡闹,此刻才明白是和自己动真格的。他比胡世贵沉着得多,松了一口气,打哈哈笑道:“汤姆先生,间谍不是好名声,何况‘双料’?我是为了广州人的平安几头斡旋工作的——既符合我们叶总督的宗旨,也不伤害大英帝国的利益。谈判桌上是对手,桌下是朋友嘛!我刚从总督衙门来,和你们达成谅解。你们信守条约不进广州。这支团练队伍将名存实亡,说不定还能为英国侨民、教民的安全做一些工作…我这样有什么不好吗?”说着,试探着坐了下去。

  汤姆口对准他,一动不动地听着。

  “明天,广东按察使衙门将贴出这样的布告:团练兵勇副管带徐二虎徐三彪被不明身份的人杀害,政府要缉拿凶手。”蔡应道目光避开口“他们留下的职务将由鲍雕和胡世贵或者别的什么人代替。这样难道不好吗?”

  “这个算盘太如意了。”汤姆冷笑道“你低估了徐家兄弟。你的人至少有六人受伤生死不明,而胜利者还生龙活虎一样结实!我刚从茂升酒店来,亲眼见过他们。”

  蔡应道目光惊得一跳.咬牙皱眉想了想,又笑了:“那这个布告或者是另外一种写法。比如说,徐二虎二人因为解除职务心怀不,与按察使衙门或者知府衙门发生龈龋口角,杀死二名或者三名巡夜公差,打伤三名或者四名…畏罪潜逃,着即行之各地缉捕归案。这个结局也不错吧?”

  汤姆毫不为之所动,厌恶地说道:“你这一套学起来一点也不难。我开打死你们,也可以出一张布告或者是照会、说你们受官方指使,携企图谋杀巴夏礼被我击毙!可以找出一千种理由说明你们该死而我们正当!蔡应道,狐狸就在口之下,我喊一二三,你不肯有效地释放葛花,用一句中国人的新话,就请你先‘吃炮子儿’!一!”

  “三”字没出口,蔡应道已经面如土色,连连摆手说道:“别…哎哎…别…我说。”

  汤姆鼻子里“嗯哼”一声坐进了沙发。胡世贵和蔡应道也战兢兢坐在对面,却一时不知怎么说好。

  “嗯?!”汤姆的手又伸向衣袋,蔡应道吓得身上一哆嗦,说道:“老胡,你说吧!”

  胡世贵拖着颤音“这个”了半,说道:“这其实是伍总爷的指令…绑架葛花和那个孩子是为给团练头头抹屎,让团练和广州府、广东臬司都闹翻,着叶制台‘解决’团练…后来又怕江忠源从中打横儿,查明了案子反而更不利,这才用六千块大洋买通顺远镖局,干脆灭了徐二虎兄弟。杀不死,跑了他们,团练也就成了乌合之众,几个小钱就能把团练抓到我们人手里——”

  “不讲这些!葛花在哪里?你们把她怎么样了?”

  “葛花姑娘没事!嘿嘿…真的都没事!她现在就囚在十三行西天主教教民区我的宅子里。”胡世贵像一只受惊了的兔子,一说一笑一哆嗦“弟兄们捉她来,起先这个这个…还想…那个那个…施以非礼——搜身时候见了你的名片,都慌了神,没敢这个这个…‘用’。您早晚会知道,她这个这个…还是处女…”

  “你们扒光了她的衣服!你这个恶,我打死你,毙了你!”

  汤姆气得浑身颤,手抖着又要掏,强按捺着又抑住了。命令道:“立刻释放葛花!”二人几乎被他吓晕过去,歪斜着起身鞠躬,没口价答应:“我们这就办,这就去办…”说着就要却步辞去。汤姆怒喝一声:“慢着!你这两个狗杂种——默哈米德,默哈米德!”他冲门外高声喊道。

  一个红脸印度管家小跑着进来。

  “你们现在写手令,两个人署名!派你楼下看戏的狗腿子带我的卫兵去放人——给他们墨水和笔!”汤姆命令道“你们就留在这里!默哈米德,告诉卫兵,没有我的命令,这两个人出大厅就开!”

  “是,阁下!”

  “我还要告诉你们,”汤姆平静地站起身来,一眼见巴夏礼也推门进来,没有理会,接着说道“什么布告也不能出。徐二虎他们没有罪,有罪的是你们!——巴夏,你来干什么?”

  巴夏礼笑道:“我想不到你发起怒来是这个样子——我来救蔡先生和胡先生。我怕你的无声手会走火!”手一摆“你赢了——请到我房间来,我们好好谈谈…‘我恐怕只能用法国话和你说话了,天晓得这两个混蛋是什么原料制成的。”汤姆用法语说道,一边跟出来“除了金钱和生命,对他们什么都不重要。而我们又必须依靠他们!”

  巴夏礼道:“你说得很对。但在中国人中找到这样肯为我们服务的,也是很难的。你为什么不许伤害徐二虎他们?他们是敌人!”汤姆边走边道:“中国的洪秀全正在掀起一场史无前例的动。我不希望这个政府强大,也不愿意它在动中灭亡。因为我们不可能找到比现政权更好打交道的对手。我要——怎么说呢?我要给洪秀全增加两个敌人。几年之后,你就会明白我是对的。”

  “你真是个怪人!”巴夏礼道。

  “我才是真正执行了上帝的意旨!”汤姆道。

  送回葛花姑娘和高保贵的小儿子,蔡应道兀自几天怔忡不安,怕见汤姆,怕见叶名琛,怕见月月暗地发俸的主子伍绍荣,甚至连巴夏礼也怕见;更遑论同住一衙的江忠源。不是出于恐惧也不是羞于见人,更不是什么良心发现,而是许多事情里头的“道理”他想不明白,也不知该怎样料理。一连病了半个月,消息倒是听了不少。洪秀全兵临武昌城下啦,向荣告急索饷呀,赛尚阿大学士率兵进击广西…诸如此类的朝报公文仍天天发送给他看,也都不足稀奇,令他惑不解的是,游弋在珠江口的英国军舰三天之内全部回撤香港,广州南城门外花园别墅的洋人也都陆续在向香港搬家。十三行一带,除了教堂,几乎不见了外国人的踪迹。恰马师爷又来说,江忠源母逝丁忧要为他送行,他觉得“病”该痊愈了,换了件淡青市布长袍,慵慵的,也不束带不挂荷包,散蹬一双黑冲呢千层底软鞋,悠散着步子赶到东院。恰见叶名琛从门口辞出来,江忠源一身编素送总督出来,便退到门边,默默向二人微躬施礼,一脸肃穆地看着他们。

  “制军,方才卑职该说的都说了。”江忠源眼圈红红的,声音也带着嘶哑“请制军务必警惕留意。月晕而风,础润而雨,军舰撤回,侨民搬家,都不是好兆头。洪杨是中国心腹之患,制军已多有明训。卑职以为,外夷为羊城心腹之患…”叶名琛微笑着抚慰,说道:“广州是我的知治辖区。广州城出事,我的身家性命也就没了。朝廷一道旨意,说赐死三尺白绫,说杀头牛车西市,我怎么敢轻忽?放心吧,他们的动静我随时留意着呢!从香港过来的信儿,英国女王下令撤归香港,不得在陆上擅自滋事。这也不能说团练没有功劳啊!先把令堂的丧事办理好…啊。”转头看看蔡应道:“身子太好了?我送的药用了如何?我说不妨的。乩语说:‘七八巧相逢’,算来可不是十五天,今‘逢’得也算‘巧’嘛!要能支撑,呆会儿到我那里去一趟…”说罢,摇着方步去了。

  蔡应道连说带答应送走叶名琛,握着江忠源的手说道:“岷樵公,你节哀珍重!这种事,我无可安慰,回头带点赙仪,替我在老太太灵前上炷香…”江忠源木然点头,抬臂揖让他进屋,因见二虎、三彪、胡庸墨、高保贵、胡世贵一群人都在,遂一点头。众人都心事重重没有理会。蔡应道看了看大包小包行李,对江忠源道:“听老马说,你不吃不睡不哭,这样不成。心里难过,尽人子之孝,痛哭一场,会好过一点的…”

  “我的眼是干的,不出泪来。”江忠源道“多谢你们来看我。我身子筋骨还好,得住。家母自幼教我,男儿有泪不轻弹,冻死风站。只是来广州一场寸功未立,一事无成,实在于心难安…”

  众人各自叹息,都觉得这话难回。良久,胡庸墨问道:“江公,几时动身?”

  “明天。”

  “这天气像是要变,台风季节坐船要小心。”蔡应道道“找一条妥当的船…”

  “我们兄弟送江公回去。”三彪哼一声说道“——还有高大哥一家,我们一道儿…”他还有话,咽了回去。

  胡庸墨问道:“老高,你是新任的团练副管带呀!怎么也要走?”

  高保贵道:“这就一言难尽了。”

  糟糟一阵议论,各人词竭,纷纷辞出来,各自回家不提。

  当晚一夜台风,拔树撼屋呼啸喧嚣直到天明。风停了,仍是大雨如注。江忠源主仆、徐二虎徐三彪高家四口一行九人,登上了叶名琛为江忠源特备的一艘官船,仍旧从十三行下陆那个码头起锚扯帆。

  江忠源一身素白,最后一个上船。高氏姑嫂两个住后舱,前舱都是男人,见他进来,要起身时,他手虚按一下,解了蓑衣偎着舱窗坐了下去。淙淙大雨中穿出桅樯如林的码头,微微的南风中鼓帆溯江北上。虽然是盛夏,凉雨洒江,河风掠舱,还是微微有些寒意。骤雨打得舱顶犹如万马奔腾响成一片。坐在随波起伏的船上远眺渐渐离去的羊城,白雨倾盆中一片混茫,仿佛整个大地城池都在起伏摇。江忠源喃喃了一句:“拗莲作寸丝难绝…”

  众人被这凄苦悲绝的声撼得心里一颤。还待听时,江忠源长号一恸,像一只受伤了的狼,撕心裂肺哀声长嚎,泪水断线走珠般簌然而落…船的人谁也耐不得,顿时一片号陶哀泣。

  船,渐渐远去了…
上一章   爝火五羊城   下一章 ( 没有了 )
乾隆皇帝康熙大帝放宽历史的视黄河青山:黄中国大历史资本主义与二赫逊河畔谈中万历十五年诗经原文及翻通玄真经
万达小说网提供了二月河创作的都市小说《爝火五羊城》清爽干净无错字的文字章节:第六节在线阅读,爝火五羊城全文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尽在万达小说网,万达小说网转载收集爝火五羊城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