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小说网为您提供兰晓龙的军事小说士兵突击(剧本小说)最新章节
万达小说网
万达小说网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都市小说 耽美小说 重生小说 校园小说 乡村小说 推理小说 综合其它 竞技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小说排行榜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武侠小说 架空小说 仙侠小说 官场小说 军事小说 总裁小说 短篇文学 言情小说
好看的小说 重生护花 极世萌凤 兽破苍穹 夺心娇妻 二代富商 士兵突击 花香满园 家门幸事 极品官途 书记人生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万达小说网 > 军事小说 > 士兵突击(剧本小说)  作者:兰晓龙 书号:41665  时间:2017/9/22  字数:19238 
上一章   第十章    下一章 ( → )
  许三多赶上了入伍来第一次大演习,那不是在眼前这草原上,他们得拉到几百公里外的另一个演习场。一路上,士兵们的心几乎都一个劲地跟着摇摇晃晃的车厢晃着,中国兵哪有空像美国兵那样逛呀,大部分人没离过营的时间都是按年头算了。所以,这种全副武装的演习,总是从骨子里感到新鲜激动。也许小兵并没有意识到这次演习的意义——万吨的装备拉进山,国庆战备,温带森林、山地,海拔2100米,气温平均二十一点五摄氏度。对许三多他们团重装部队来说,大象追野兔。钢七连就是这次演习的先锋连。

  在运兵车厢的震颤声中,伍六一这些习惯长途旅行的人已经开始找地方睡觉打牌,许三多仍在对车外打量着,这车外流逝而过的一切仍让他觉得新奇。

  “看什么,许三多?”史今拍拍他。

  “外面,好大,都没去过。”

  “会去的。我们都会去的。”

  “这是第二次出门,上次是和班长一起来咱们团。上次光顾哭,什么都没看见。”

  “一路上都是平原。跟我家一个样,阔得没边。”

  “跟我家不一样。我得好好看看这个平原。”

  史今笑笑,他甚至不愿意去打扰许三多看着车外憧憬的目光。然后他看看旁边,成才也在往车厢外看着,那份憧憬和专注和许三多是一样的。

  夜幕淹没了军列的一声汽笛长鸣。车厢里的人都已经睡了,只剩下几点昏暗的灯光。许三多大睁着眼睛,不长旅行的人在这种噪声中怕是很难睡得着的,他就着灯光看书,那是本英汉对照的《快乐王子》,许三多看得极艰难,他的看法是遮住下边的汉字,蒙一段再对照下边的汉字。他也看得很专心,一边看一边擦眼眶,很善感地哭着。

  史今笑他:“别看了。如果你不注意视力,学了英语也当不好兵。”

  许三多鼻子:“我不是在学。这本书很好,它让人很伤心,真的,很伤心很伤心,有一尊快乐的雕像,忽然有一天他懂得了伤心。他看见…”

  “别看了。”史今翻个身又睡着。

  于是许三多只好看车外边,什么也看不见,偶尔有几点灯光一掠而过。许三多仍沉浸在他的故事中,看着外边擦着眼泪。他忽然发现成才在车厢一角,仍和他一样在看外边,有些伤感也有些茫然,许三多知道成才是不会和他说话的,他掉过了头,一支烟却扔了过来。

  许三多捡起那支烟,发现那是来自成才,成才对他示意,许三多轻手轻脚过去,说车厢里不让抽烟。

  “你不是不抽烟吗?”成才看着他。

  许三多笑,把烟还给成才,他当然知道那只是打个招呼。“都算了吧,毕竟咱俩是老乡。”

  许三多简直感激涕零:“嗯。”“你在想什么?”

  “什么也没想。”

  “我记着数呢,你看了五个钟头了,我看了四个钟头。这说明你想得比我还多。”

  许三多不好意思了:“我什么也没想。”

  “你还在哭。”

  “那是我看书看难受了。”

  “童话呀,”成才颇为不屑“快乐王子呀。你想点实用的好吗?”

  “好…你说人会伤心死吗?”

  “你死个给我看?想点有用的行吗?”

  “嗯,想了。”

  成才看了许三多一眼,好像对方还没明白,他继续说:“我就总在想。我怎么能做得更好一点。狙击手比赛,我只拿到第三,我在七连出不来头。”

  许三多瞪大了眼睛:“我们讲协同的啊。”

  “协同。连里让你协同做后进,你愿意吗?”

  许三多愣一会儿,摇摇头。

  “你现在可太不像听天由命的人了,”成才看看周围,确定所有人都睡着又说“有件事,我想了很久。总得有人说。我想跟你说,如果这次演习没有突出表现,我想去三连。”

  许三多愣了,看一下周围睡着的人,他说:“你疯了?”

  成才摇摇头:“我没疯。”

  许三多迅速低声音说:“你疯了!钢七连只有淘汰的兵,没有跳槽的兵。”

  “那我就做第一个。七连好兵太多了,在这里要被埋掉的。三连要尖子兵,到三连我能拔头筹。”

  “你可以…你可以好好做啊!”“我不是你啊,许三多。你是个聪明人,别瞪着我,我前不久才发现原来你是聪明人,你又比傻子还认真。在七连谁能抢得过你?你不知道连你们班的人都被你不过气吗?”

  许三多快把两个眉毛拧到一起了:“别说我聪明,从来没人说我聪明。”

  成才轻轻地问许三多:“聪明在这里是什么意思,你知道吗?”

  “我知道,就是说我很会找机会。”

  成才点头:“你看,你心里也有这个词,你知道找机会。”

  “是你跟我说的,你说生存不易,机会有限。”

  “你记住了。”

  “谁跟我说话我都会记住的,谁说话我都会记住啊。”他有些发急,声音也大了。

  成才指着车窗外的群山:“看见外边的山了吗?知道是什么山?”

  许三多:“不知道。”

  成才:“对,你那会光顾哭了。我告诉你,是咱们来时经过的山。”

  许三多默默地看着成才,成才接着说:“来时我很傻,现在也不够聪明。我只是想,再经过这座山的时候,我不能再像现在这样。再经过这座山时,不能是人家要我走,是我自己要走,有一个更好的地方等着我,一种比现在还精彩的生活。”

  许三多问:“走?干吗走?走到哪?”

  “走回没穿这身军装的日子。许三多,两年役期很快就了,现在有限的不光是机会,还有时间。”

  许三多看看外边的山,又看看成才,因为成才传染给他共同的忧虑,那座山现在也有了特殊的意味。

  列车一到站,士兵们就迅速地在山峦前安营扎寨起来,可是,野战炊事车刚刚开始准备做饭,一个参谋打团部营房里火急火燎跑了出来,说:“团长命令,遭遇敌军空袭,我方野战炊事车全部炸毁!”

  士兵看看天,什么也没有:“什么空袭呀?”

  “一句话就把我们炸啦?”有人问道。

  “假设敌情,懂吗?各炊事班,应急作业预备!”参谋说。炊事兵只好在营房不远的空地上,刨起了土来,刨得土屑纷飞。

  野战营房,墙上悬挂着大幅的团首长作战决心图,团长正和参谋长还几个连长,一块打量着眼前的沙盘,团长王庆瑞有些担心说:“基本上哪个坡都超过了咱们的火炮最大仰角,山林密布,对所有重型火炮界也是极大障碍。”

  “我车上是人,人没有最大仰角。”高城说。

  王庆瑞叹口气:“也只有这个办法了,冲击坦克暂时用作火力支援,几个装甲步兵连变阵为刀锋,咱们对手这支是专业蓝军部队。”

  “专业蓝军?”有人费解地问。

  参谋长解释道:“每军区仅有一支,主要业务就是研究友军弱点,针对其弱点进行训练,在演习中予以致命打击。说白了,就是专业找茬部队。”

  王庆瑞思索了一会儿,强调说:“这次演习的蓝军也搞得格外诡秘,咱们到现在没发现过蓝军部队的影子。他们战法缺德,已经有四支重装部队折在他们手上。”

  于是都轻松不起来了,沉默地看着沙盘,似乎打算把那套沙盘装入心里。

  史今正在野战的车场上调整车上的高,同时安装光发器。许三多悄悄地摸到他身边:“这就是光发器吗?”

  史今点头:“别动,这玩意到眼睛上也能伤人眼的。”

  许三多心不在焉地把手拿开。

  史今一眼看出他的心事:“心事很重嘛?”

  许三多犹豫着:“我跟你说件事,你不能告诉别人。”

  史今笑:“可以。”

  “成才要走。”许三多说。

  史今果然一愣:“他告诉你的?”

  许三多点点头:“他想跳槽,去红三连…你不会告诉连长吧?”

  史今说:“答应你了,我就不会说的,我想他要走,有他的理由。”

  “他说在七连会被埋掉,他说我把七连人都没了。班长,我现在知道成才为什么不理我了。”

  史今说:“他只是习惯了你比他差,不习惯你比他好。等他习惯了你比他好,他会理你的。”

  “我不想,”许三多说“可我不想比别人好啊…我只是想不拖后腿。我就是想干得好一点,让你提干,让你留下来!”

  史今苦笑着道:“如果我真能提干,怎么还做班长?我得去军校学习,或者没提了,复员,一样的,对你来说一样的,就是走了。就是说人终归是要分手的,一起过了一关又一关,但总是要分手。成才要走,你只有希望他好,但别的做不了什么。”

  许三多愤怒、无奈、沮丧:“这算什么?他要走,你也走,这算什么?”

  “不算什么。你入伍时没宣过誓吗?如果不记得,咱连队门口就有。回去看看,你就知道咱们已经选择了这种生活。”

  “那里边没说这个。”

  “它说了你要放弃的东西,我、成才,都在里边,还有很多你很看重的人,很多事。”

  “它没说明白!”

  许三多执拗得让史今苦笑,史今伸了只手敲打他的头盔:“它说得很明白,而且总有一天你会明白。或者我就不该跟你说?你继续那么糊里糊涂地高兴着?”

  史今叹了口气,回头继续忙着自己的光发器:“你这样出色的士兵不该是糊里糊涂的。”

  “我是后进!”他重重地跳下车强调着“后进!”

  史今再没看他,仔细地完成最后的安装手续。许三多靠着车坐下,两手夹在两腿间,两手抱着自己的,发愣。

  远处的信号弹和照明弹忽然被打上天空,伴随着零碎的响,那完全是即兴的,不代表任何军事信号。

  第一发绿色信号弹在清晨的森林间悠悠升起。

  这片林地刚才还是空寂无人的,低沉的引擎声忽然响彻云霄,七连伪装良好的步战车迅速抢占了林地间的主要通道,它们刚看起来还像灌木丛。

  现在车上所有的炮全部对准了林地外那片未知的空地。

  连长指挥车里,高城正在几个武装的士兵中用车内通话系统呼叫着:“各班注意,各连于三分钟后向453方向发起冲击,我们的任务是以最大机动速度抢占蓝军防区的034高地建立阵地,如果可能,对敌纵深进行火力侦察。各车准备,看红色信号弹行事…”

  蓝军阵地一直是静悄悄的!洪兴国猜测着:“兴许准备打阵地仗吧?”高城摇头否定:“不会这么蠢。咱们的三五三团擅长攻坚。”一发红色信号弹终于升上了天空,高城立刻兴奋地呐喊着:“冲击!”钢七连的两杆连旗,八面威风地打了起来,十辆步战车以五十公里的时速了出去。然而,那发红色弹还没落地,从七连侧面的山峦间,几架直升机已经贴地爬升,后发而先至地冲向钢七连冲击的山头。

  “发现蓝军!发现蓝军!”

  高机动单兵防空导弹迅速向那里瞄准,但对方实在飞得太低,第一发导弹刚飞出去,目标已经下沉至山峦以下。更多的飞机远远地掠过树梢高度,又沉下树梢高度,在看不见的地方响起爆炸和火箭的呼啸——看不见的地方是部队的后方。洪兴国大喊:“那是指挥部!”高城不理他:“加速冲击。”“指挥部被袭击!”洪兴国急了。

  “原计划不变,”高城看着在冲击中颠簸的地平线,声音很小,是说给自己听的“回头它也比我们快了六倍。”

  指挥部方向也开始响起地面火炮和防空导弹发的声音,一架直升机被浓烟笼罩了,消失于人们的视线。

  洪兴国:“打下来一架!”

  高城甚至没回头看,他现在只有一个目标,已经被蓝军占领的冲击目标。车里的电台成一片。

  “山峦,又有两架武直飞向你方。高度20,速度300。”

  “我是山狮。3、4、7号补给点遭遇袭击。4、7号瘫痪。”

  “我是山峦。山獾继续冲击。山獾继续冲击。”

  高城拿起通话器:“明白。山獾继续冲击。”他的神情已经越发沉重起来。

  领头车刚接近山地,从林地里一声轰响,车体上的光装置感应到光光束,冒出了白烟,那杆“装甲之虎”的旗顿时被白烟淹没了。

  “下车!下车!各连协同进攻!”高城指挥着。

  一辆车的舱门还没打开,又一股白烟冒出。士兵们骂骂咧咧地从车里钻了出来,一个一个地都翻出了白牌。他们都“阵亡”了。

  散开!五十米间隔推进!

  高城看那两辆车上的兵,气不打一处来:“平常说什么呢?上车要猛,下车要快!没下车折损五分之一!躺下,你们现在都是尸体!”

  话音未落,一声怪异的声传来,高城下意识地闪在车后。又是一,那明显是冲着他来的。高城顾不得叫喊,使劲把身子伏低了。

  车上的重火器开始轰鸣,反应过来的七连三班向那里扑去。成才在瞄准镜里搜索,只能看见摇晃的草丛。几名士兵从不同方位扑进目标区域,一通扫,但是空地上只有两个用过的火箭发器犹在滚动。

  七连很快就学乖了,他们的步兵随时在前沿警戒着。

  这时的高城,正看着两个一次使用的火箭发器发愣。指导员洪兴国很惊讶:“打完就扔的,一次使用。这是明年咱们团才换装的!他们现在就用上了!”

  高城翻了翻手上的弹壳:“声也不是八一杠,是九五族。那东西咱们也是明年才换装。对手的装备比咱们领先一代。刚才两个点企图明显,先打车,把人下车再打指战员,这需要极好的观察力和心理素质。”

  洪兴国说:“要等坦克连上来一起推进吗?”

  高城死死盯着前方,对洪兴国说:“我推进,你在这里接应。”

  沉寂的战场忽然又响起了爆炸和声,那是来自七连的后方。七连的士兵以班为单位,在林地间推进着。他们现在已经弃车就步了。丛林间山峦间不时冒出些零零星星的焰,得七连想还击的时候都晚了。”

  甘小宁的头盔上忽然冒出白烟,他只好摘下头盔,躺倒在了地上“我没听见响啊?”他倒在地上大声抗议道。

  “无声的!各班化整为零,发挥个人优势!”史今用手势指挥道。

  大部队终于到来了。洪兴国望穿秋水,终于望出了脸的喜。然后他愣住,因为打头车冒着白烟,坦克连连长乖乖地从车上跳下,很守规矩地翻出了自己的白牌:“让人家摸啦!又是地雷又是炮,炊事车、补给车都让人给炸了!指导员,要不先让炊事班埋锅造饭吧?他们活着的不让吃,咱牺牲的可还会肚子饿呀?”

  洪兴国气得一挥手,道:“我还没牺牲呢!”

  说完向着等候的步战车跑去。

  成才的瞄准镜里,终于找到一个淹没在树丛后的人影。

  声清脆一响,成才将树丛后的人影打出了一股白烟。

  “击毙一个!”成才高兴得猛地跳了起来。

  “去看看!到底是哪支部队!”高城命令道。

  伍六一带着几个人,早就冲了出去。其他人成散兵线在后边跟着。

  可他们挑开树丛一看,后边空空如也。

  白铁军不地喊了起来:“他们违规了!被打中了还跑!”

  “没有违规。肯定是两个人,活的把死的背走了。”伍六一仔细查看着地面。

  伍六一看见地上扔着的一支九五突击步,对一直在用八一族的他来说,实在是个抵挡不住的惑:“至少缴获敌械一支。”说着他伸手去拿,我倒要看看这九五有什么特别…

  史今说:“别动!”话稍晚了点,砰地炸响,伍六一被白烟淹没了。

  白烟飘散,出伍六一的身形,提着那支九五,神情看上去有点悲哀。

  “我这就算是死了,”伍六一苦笑着说“你们要小心饵雷呀。”

  高城在查看着地图,远处的炮声响得比这里更为热烈,近处的电台紧张地响个不停。除了几个通信员以外,他周围坐的大部分是已经战死的人。高城尽量不去看他们,那部分人也尽量让自己做最安静的人群。

  甘小宁小声对着伍六一抱怨:“你怎么也会挂呢?”

  伍六一咳了一声:“你看见支据说明年就要换装的,忍得住不碰吗?”

  甘小宁想了想,哑然:“蓝军可真他妈缺德。”

  高城回头看他们一眼,几个人闭嘴,败兵也许还可言勇,死人却实在没什么好张扬的。

  几个士兵气急败坏地跑过来:“报告连长!”一边喊,一边给他看手上一个牌子,上边写着“水源已投毒”

  高城说:“我明白了,大家嚼压缩干粮吧!”回头看了一眼伍六一说“你们可以去喝水。”

  伍六一几个却不去,而是带头拿出野战口粮艰难地嚼着。

  高城嘀咕着说:“愚蠢的义气。”

  甘小宁只管做着鬼脸,一口一口艰难地咽着。

  这时洪兴国从步战车跳下,往这边走来,他告诉高城:“刚跟指挥部联络过。主力攻击部队改变计划移师回防,坦克连和补给基地都被切断,蓝军已经三次袭击指挥部了,不过没吃下来。”他擦擦汗,转头问高城怎么不推进了?

  “山峦命令原地候命。”高城看看近在咫尺的山峰,以往那个距离对步战车来说是一蹴而就,现在却遥不可及。通信兵从指挥车上探出头来:“连长,指挥部。”

  高城过去的时候显得有些急躁。洪兴国看看周围已经意识到,七连从来没有受过这么大的挫折。

  一会儿,高城大踏步回来了,神情甚至比去时更加难看:“加固阵地,原地防守。”他看着洪兴国,叹气说“放弃进攻了,主战场现在在指挥部位置。我们现在的任务是消耗敌军,随时准备移师回防。”

  洪兴国愣住了:“我没打过这样的仗。”

  高城说:“嗯,没有单纯的守方,单纯的攻方。”

  又一个波次的直升机从树梢的视线下高度掠过,听得见声音看不见队形,然后是爆炸。七连人的神情也又一次紧缩了。对抗开始第三个小时…这是蓝军对指挥部第四次袭击。

  战地上的夜,连车影都看不清楚了。成才伏在最密的枝叶之下,连管都在不妨碍击的前提下捆了树叶。如果他平时有些浮躁,那么一在手时就躁气去尽,只剩下沉着。他的眼睛像与瞄准镜长在一起了,管的指向在难以觉察地调整,并且看起来已经这样待了几个小时。他旁边还有其他几个手,许三多就在旁边,为了不妨碍击,他连许三多递给他的压缩干粮和水都没要。

  许三多有点跑神,注意力在成才身上实在更多于注意警戒区。成才终于慢慢伸手,调整了一下瞄准镜。他一直在观察的一处树丛终于现形了,枝丛中有一处枝叶动得不太自然,对方像他一样伪装得很彻底,也一样沉得住气。

  击发,声中那处枝丛冒出了白烟。他连忙翻滚开,蓝军的声立刻响了,那是冲他来的。

  “九点方位毙敌一名。还有狙击手存在!”七连接到成才的报告,还击的火力已经打成了一片,高城蹲在成才身边用望远镜观察。

  洪兴国也在边上看:“拖尸体吗?至少能知道哪路的。”

  高城摇头:“不了。这距离去也白搭,搞不好还被消耗几个。”他拍拍成才的钢盔“回去后你给大家讲讲狙击要领。”

  成才眼里闪过一丝兴奋,然后匍匐着爬向另一处早看好的狙击位置,顺便拍了下许三多的肩:“掩护我。”

  许三多跟着他爬向那处位置,并且把最好的隐蔽地点留给成才。

  幽暗的森林里,一个警戒的哨兵忽然被身后的一束红光套住了,随着,一声轻微的声,哨兵也死去了。几乎与此同时,车灯刷地全打开了,炮声顿时响成一片。

  照明弹中,有人影在树林中飞蹿着撤退,但所有的炮都追随了过去。随后,又沉寂了下来。三班向假想敌撤退的方向搜索而去。

  “肯定收拾了四五个!这回可把他们狠狠地搞了一下子。”洪兴国有些暗暗地兴奋。

  搜索的士兵又是空手而回,没有尸体。

  高城有些无奈地笑了:“不抛弃,不放弃,这作风倒是像咱们。没得说,活的背个死的,一下废两个,咱们就多给蓝军制造尸体。”

  远处的声忽然一下换了节奏,那是因为八一族的击忽然换成了九五族的大发言,伴随着杀伤武器的爆炸。高城的脸色忽然变得不太好看了:“撤回追击部队。”

  在战车火力支援范围之外,也在照明弹范围之外,追击的几个步兵排遭遇了伏击。声、爆炸、夜光弹道、看不见人的对手,让这一切比白昼时更像一场真实的战争。

  三班中线上,另两个班侧翼,在随机的阵地上抵抗着丛林里对手的袭击。史今对着手下的兵喊:“顶住!等战车上来!”在他戴着的夜视镜里,绿色的丛林里织着白色的弹道,忽然枝叶中显出一个人影,那是史今第一次看见自己的对手之一,他清楚地看见那个人摘下夜视镜。

  摘掉夜视镜!史今喊的时候已经知道来不及了,对方甩手,投掷体飞出,然后强光在丛林间爆开,那和照明弹是两回事,太强的光线让七连戴着夜视镜的人视力暂时报废,而七连的夜视镜本来就不够分配到人,整支追击分队等于被一下打瞎了。

  史今最后能做的事情是闭上眼睛,在强光之后猛烈地开火,想尽可能阻挠对手多一点时间。但蓝军现在已经全无顾忌了,能对抗的已经剩不下几人,史今一个人在枝丛中冲杀,人影在枝丛中蹿动,弹雨倾泻,史今身上冒出白烟。

  许三多向着焰闪处猛扫了一气,看着史今在身前坐倒,然后躺倒,那像极了一个在战场上尽了鲜血的牺牲者,许三多惊惧得忘了开:“班长?!”

  惊慌的许三多连都扔了,滚爬到史今身边,并且深信会看到一个已死或者将死的史今。

  史今安静地躺着,然后翻出自己身上的白牌:“就是这个结果。我预见到了。”

  “你没事!”许三多他开始笑“看我傻的,这是假的,是演习嘛。”

  但史今说话的语气像是死了一样:“把捡起来。以后真没人照顾你了,你再也不能做错事情。”

  许三多机械地拿起,他看周围,影子一样的对手已经消失,追击分队的大部分人已经躺倒,他们身上冒出的烟与击时的硝烟在林中织出厚重的雾气。

  许三多沉静下来,他坐在史今身边,像一个真正的幸存者。而在他周围,三班仅有的两名幸存者:许三多和白铁军来了第一丝隐约的晨曦。

  不是假的,对骄傲的七连来说,这样的失败就像死了一半。后来我才知道,远远不止一半。

  许三多在晨光熹微之下的脸被人瞄准着,十字准星套在他那张心事重重的脸上移动。他坐在三班的战车旁边,舱门敞开着,里边躺着个本事不大命却大的白铁军。

  洪兴国看见了:“成才,你拿瞄什么?”

  成才把瞄准镜移开了,他心情好得出奇,绝不以指导员的呵斥为意。这是在七连层层加固的防御阵地,在战车和木土工事搭构的环形火力保护下,人人都可以轻松一点。

  成才把立起来了:“许三多,你过来!”他恐怕是全阵地上最高兴的人了。其他人都着脸在想事。

  许三多看看他,又看看阵地一角那些翻白牌的人,史今、伍六一都在其列,并且在某种程度上真把自己当成死人。

  成才继续喊:“你来,有要紧事跟你说。”

  许三多就过来,怏怏站住,并且没忘了拉他一把,在一个隐蔽位置卧倒。

  “你干掉几个?”成才问他。

  “不知道。他们开,你们开,我也开,就这样。”

  “我知道。我干掉四个!我在瞄准镜里清清楚楚看见我干掉了他们!我一个人比一个班歼敌数量还多!你不觉得这种生活很有意思吗?太有意思了!你不知道我的套住目标时的感觉,整个世界就剩下我和他两个人了,而且这个世界由我来控制,只要我手指头一动…”

  成才的话没说完,许三多告诉他:“我不懂。”他是对成才的生活理论不明白。

  成才说:“你不懂,是因为你不好斗。许三多,我不想走了。”

  这是许三多真正感兴趣的问题,他眼睛忽然一亮,说:“真的?”

  “去了红三连就没有参加这种对抗演习的机会了,红三连甚至都没有狙击手。可到三连转士官是稳稳当当的,在七连就悬?”

  许三多认真地想了想说:“最好你又做狙击手又转士官。”

  成才笑了,说:“哪有这样的好事呢?许三多,我从小就知道做什么事都要付出代价,所以一定要找准目标,因为这个代价…都会很贵,比你想得到的还贵,现在我在选择我的目标。”

  说到目标,忍不住又拿口对着许三多晃晃,许三多对着那个口温和地微笑:“七连吧。咱们一块儿来的呀。”

  许三多竭力想着词:“你这次表现又这么好,连长还说要你回去教狙击课呢。这是一个…”

  成才打断了他:“机会。又转士官又拿狙击的机会。”

  “嗯,我现在快明白机会这个词了。”

  “我想留下来。”成才最后说,不光对他,对许三多这都是一个足以让阳光变得明媚的决定,两人学着看过的电影,将两只拳头轻轻地顶了一下。

  白铁军也很高兴,他对着挂了白牌的人,将身上几破烟摇出来,在土堆里点上,合了十也不知念的哪门子经。

  伍六一有点看不过去,白铁皮你搞什么?

  “我在伤逝,怀念我逝去的战友。”

  甘小宁嘴了:“逝归逝,K你可一点不含糊啊。怎么就把他给活下来了?”

  “那是啊,找个原子弹都打不到的,他会死?祸害千年。”伍六一也加入了鄙视白铁军的行列。

  白铁军诚恳地对着大家说:“我的信条是好死不如赖活,活下来才能战斗。我会为你们报仇的,战友们…”话没说完,伍六一一块石头砸了过去,甘小宁索大飞脚踢了过来。白铁军连滚带爬地跑,边跑边喊:“战争啊!连死人都让人没安全感!”

  那些人还真没心情追他,白铁军到了安全距离就左一个翻滚,右一个侧步,十足一铁血战士的表情:“烈士们,我这个POSE怎么样?”

  一声响,白铁军的POSE让滚滚白烟遮住。

  白铁军死了!全体吓得马上卧倒。成才却一翻身上了树杈,他刚才拿指时是没上弹的,翻滚间已经装上了弹匣。成才现在打出了十足的自信,再翻身已经蹲踞,他迅速找着了对面山坡上的目标。那是一个披着全套伪装器材的人,像是一棵会运动的枯树,看上去如异世界闯入的来客,他正在向另一个方向瞄准。

  成才放松,用准星套准那人的头部,力求一中的。但那家伙的直觉简直像动物一样灵敏,转身,根本看不出他瞄准,成才只来得及看见对方瞄准镜闪烁的微光,那表示口已经正对了自己。

  成才的瞳孔顿时缩小了,然后在砰的一声响中,他被白烟笼罩了。

  一切都晚了,只听一声响,所有的人,都看到了树上的成才,冒着白烟翻了下来,心灰意冷地躺在了树下。许三多惊慌地喊道:“成才!成才…”

  成才说:“我没死,可是我完了。”

  方才的飞扬和希望都不见了,许三多在成才那里看到了一种深不见底的失望。

  “一就给我踢出演习。我还有什么机会?”成才找了个尽量舒服的姿势躺下,去得洒,倒未必释然,说真的是失落至极。

  许三多从掩体后抬身,看着对面空的山峦,管他真敌人假敌人吧,一个昼夜间把对他很要紧的两个人判了死刑,许三多脸上充愤怒。

  “许三多注意隐蔽!”史今恼火地吼道。

  看着远方的树林,许三多的脸上出现一种很少有的情绪,他也恼火了。

  洪兴国:“去几个人搜索,别过战车支援范围。”

  许三多从掩体后一跃而出,他做了第一个,而且是远远领先的第一个。

  许三多山林里玩命地飞奔着。

  又是一声响,但没有打到他的身上,他往前一跃,闪进了树丛中,终于,他看见了对方的一个身影。

  那就是袁朗,特种兵队长。

  许三多从侧道绕了上去,树枝得他一脸的血痕,他不在乎。他冲到袁朗刚才站着的地方,那里没有人。许三多忽然听着身后一声轻响,回身一看,不远处有人已正从树上跃下,落地未稳便用微声向他瞄准。

  许三多怔住了,他是七连第一个直面敌人的人。

  袁朗被油彩抹得根本看不清脸,穿着他从没见过的丛林彩,背上挎着一只他从没见过怪模怪样的无托狙击步,腋下还挎着一支超短型冲锋

  袁朗手里的响了。

  许三多下意识间,也向对方冲去,看起来他像是滑倒的,滑倒的时候也把对方绞倒在了地上。两人立刻绞作了一团。许三多用步拼命绞住对方想向他击的那支手,一使劲,两支都飞了出去。

  许三多的没有了。

  袁朗也没有时间再掏

  两人索跳起来,噼噼啪啪地玩起了拳来。都是军队中无声而致命的毫无花哨的招式。随后赶来的史今,离这已经不远了。袁朗好不容易摆开了许三多的斗,刚刚掏出来,许三多已经连落叶带土撒了过去,而且几乎同时,他整个人也撞了过去,把袁朗的口撞歪了,袁朗只好就手把许三多扔了出去。

  大概是没想过会碰上这么个不要命的对手,袁朗掉头就跑。许三多从山坡上一路滚下,爬起来就追。

  一路追赶,前边已经是一道陡峭的绝壁。袁朗回头看看许三多,许三多因这地形而大生振奋,加快步子。袁朗开始徒手往山壁上攀缘,许三多不顾三七二十一地跟上。

  前方再没有可以抓手的石头,两人都进入一条绝路,袁朗终于无可奈何地回头,看起来很不情愿地用冲锋向许三多瞄准。

  许三多一下扑过去,居然在这间不盈寸的峭壁上想把对方扭住。袁朗是绝没想到碰上这么个愣主,了手,顺着山壁一掉到底。许三多也往下滑了好几米。

  袁朗实在是不想跟这个奇怪家伙战了,他打算爬上壁顶。许三多手足并用地紧追,他动作没有袁朗的娴熟,但那份顾前不顾后让他紧追不舍。

  袁朗停住,抬起一只脚,如果一脚踢过去许三多只有一滚到底的份儿,袁朗看着那张鲜血长的脸有些犹豫,甚至有些感动。

  “这么玩命,值吗?”袁朗终于被出了第一句话。

  值不值许三多都已经一把扣住了他的脚,并且不打算放开,并且继续在往上爬还打算扣住他更多的要害。袁朗没反抗,但是抱怨。

  袁朗:“你居然还要抓我舌头?”

  洪兴国和紧追而来的七连士兵莫名其妙看着那俩在几十米空中僵持不下的人,洪兴国忽然拍了一下脑门:“快回去拿绳子!”

  士兵问:“用得着绑人吗?”

  “救人!”

  高城匆匆赶来时。许三多和袁朗已经被从山壁上缒了下来,几个士兵正在做收尾工作,更多的兵们在头接耳。

  洪兴国有点哭笑不得地对高城说:“许三多抓了个活的,比咱们官大得多。”

  那已经是副团职了,但高城看不出任何喜,他走过去看着坐在地上的袁朗,后者正由医务兵包扎着在刚才格斗中造成的轻伤,高城看他的军衔,他的军装,也看他的武器。

  袁朗也看看他,正打算翻出身上的白牌。被高城阻住了:“不用翻牌,你没阵亡,只是被我们抓了活的。”

  袁朗还真就不翻了:“我好像有点冤。”

  对方的口气硬,高城也不软:“折在战场上的人谁都可以说这个字,你现在是七连的俘虏。”

  “嗯,坦白讲,不冤,”袁朗看看表“还有一个小时对抗结束,跟您的连队打战损比高达一比九,这种战我们打不起。”

  “您拿一个换我们九个?”高城惊了。

  “本来是想一个换二十五个,最好零伤亡。”

  高城默然,看看他的部队,坦白讲,他的部队已经剩不下多少人了:“还是不知道您的来路。”

  “我叫袁朗。”

  “我说来路。”

  “不该问的别问嘛。”

  “您明知道一小时后所有人都会知道,”高城有些激动了“很多人被踢出这场演习,完全没有机会。”

  袁朗笑笑,凑近高城耳边:“老A。”

  高城淡然点点头:“谢谢。”说完他走向他的阵地下令“收队,回防。”

  他离开袁朗后,神情可看不出半点轻松,那份沉重连洪兴国都看了出来。

  洪兴国问:“怎么?”

  “老A。”

  “什么A?”

  “特种作战大队…我们还能拿的人剩不到三成了。”高城迅速把洪兴国传染上了怏怏的情绪,知道内情的现场指战员情绪都低落下来。

  袁朗轻松地整理着自己的装备,一个士兵把他的械放在他的身边,钢七连有些不好办,他们不好意思真缴一个中校的械。袁朗显然是打算作为俘虏跟回七连的阵地。他看着刚包扎完毕从身边经过的许三多,后者半个脑袋都被绷带包了,那归功于刚才亡命的追赶。

  袁朗笑了:“士兵,我是你的俘虏。”

  许三多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只是机械地敬了个礼,沉默着。

  “我的武器该由你保管,”袁朗笑笑“如果真打仗的话,它们是你的战利品。”

  许三多捡起地上那个小小的武器库,狙击、冲锋、手,抱着走开,显得很疲倦。袁朗用种备觉有趣的眼神看着他。

  王庆瑞和他的军官们皱着眉看着眼前的沙盘,代表红蓝方兵力的标示已经完全错在一起,了,这场对抗从一开始就被蓝军的主动搞了。三五三团已经被对手得枕戈待旦了,几辆战车随时对着外围空地,防空武器随时搜索着天际。

  周围的丛林里仍自冒着硝烟,这里曾有过的战斗不亚于七连在前沿的烈。

  三发绿色信号在暮气霭霭的山林间升起了。集结在山脚下的士兵们,纷纷地钻进了步战车里。演习,结束了。

  裁定是平局收场。在这次演习中攻不成攻,守不成守。号称攻方的三五三团全过程中就无隙发动像样的攻势,守的蓝军打一开始倒以劣势兵力四面出击,三五三团重装部队的数量优势和火力优势完全无法发挥,至今连蓝军指挥部位置都没能确定…全线战损比高达十五比一…攻方被迫防守,这也算是输了。王庆瑞固执地将“输了”二字放大调门。

  几乎同时一架直升机从山峦后转出来,时间间隔之短,以致防空组的某位士兵下意识地把手上的导弹发器抬了一抬。那架直升机径直在指挥部空地上降下,几个被彩包裹得几乎不亚于一线作战部队的家伙跳下来,他们对红军指挥部到这种程度,看都不看就径直走向伪装良好的指挥部帐篷。三五三重装团戒备地看着——这些折磨了他们整整一个昼夜的人。

  几个特种作战大队的军官进来,为首那个叫铁路的家伙很清楚自己的位置,无人引导便走向团长王庆瑞对面的座位坐下。王庆瑞看着他,他看着王庆瑞。王庆瑞从手边的烟盒里拿出烟叼上,并且看来明显不打算给对方一支,铁路自己伸手拿了一支,并且用王庆瑞的火机点上,而且看样子绝对是不打算给对方点火。

  王庆瑞抓住对方的手,把还燃着的火拖到自己烟上,点上。

  不仅三五三的军官,两个特种作战大队的军官也看得有些发愣。

  铁路首先打破了沉默:“你有意拿你的指挥部做饵?”

  “嗯。”铁路懊恼道:“我上当了。”

  “是上当了。”

  “吃掉你的指挥部是彻底的胜利。可一旦开战,有几个彻底的胜利?应该全力摧毁你的后勤补给线。”

  王庆瑞点点头:“我也有个问题,我也一直在找你的指挥部,它绝对没有我这里的防御森严。”

  铁路笑了:“那是,远远不如。”

  “找到就能摧毁,可是它在哪?”王庆瑞看了看那庞大的沙盘,那真是一直让他困惑的问题。

  铁路又笑了:“在你面前,还有外边那架直升机。”

  “一直在天上,没有固定地点?”

  “一直在飞。”

  “只是一架直升机?”

  铁路点点头:“我能跟我的任何战斗人员即时联络,袭击你的任何一个节点。”

  “几个人,你的指挥部?”

  “九个。”

  王庆瑞看看他庞大的指挥部,近百个专职人员串接从指挥部到前沿的十几个环节,仅仅这帐篷里的各个分部门就不止九个,巨大的沙盘,名目繁多的各种设备,数十吨的伪装器材,以及必需的,整个工兵连抢工出来的庞大防御工事。

  “这是我的指挥部,我拿它当饵是迫不得已,”王庆瑞苦笑“你错在战术上,你犯了就不会再犯。我错在战斗机制和编成上,那要纠正是三年、五年,更多。平局,可我是输家。”

  铁路:“总部会告诉你,这就是这次对抗的目的。”

  王庆瑞再没说话,他吸烟,这回扔给了铁路一支。

  一屋子的军官都僵着,不知该摆着架子还是共同检讨。

  步战车轰轰地回驶,车上的兵都显得有点疲惫,因为这明显不是一场大捷。对抗中被击毁的战车候在路边,当大队驶过时,便怏怏跟在后边。

  车里的三班士兵都沉默着,并且在步战车里坐出如仪仗队一般的严肃,许三多抱着四支,他自己的和袁朗的,放在以往那是大家传观的热点,但现在袁朗坐在他们中间——一个搭顺风车的俘虏。袁朗瞄瞄这个,瞄瞄那个,倒似自己做了主人一般。

  “你们这八一杠用得还行吗?”

  甘小宁说:“报告,还行!”

  “其实八一杠不错,我们这的问题在于瞄准基线太高了,昨天我方一名狙击手就因为这个被干掉了。你们的手用的什么武器?”

  甘小宁:“报告首长,是八五狙!”

  许三多:“手叫成才…报告首长。”

  袁朗又眯起眼睛盯着许三多:“尊姓大名,小兄弟?”

  “我叫…这个…我又犯错了…”许三多恐怕还很少碰上袁朗这样放松的军人,那他就不适应,求援地看史今。

  史今拄了直直地坐着,心思远在不可知处。

  伍六一替他说了:“他叫许三多,首长。”他没忘了瞪许三多一眼,因为在面对一个中校时,许三多恐怕是全车最没有军仪的一个人。

  袁朗笑笑:“绰号拼命三郎吗?”

  “我犯浑。”许三多小声支吾。

  袁朗笑着看看全车人:“他为什么这么勇于认错?或者说急于认错?”

  许三多再度用目光向史今求援,而史今好像看不见他,他只好又转回来:“我总是做错…没有事情不做错。”

  袁朗:“什么事情错了,这次是?”

  恐怕除了他所有人都知道许三多是什么事情错了,都是常练格斗技术的人,短暂而毫无保留的厮拼中,许三多伤得更重,而袁朗嘴角淌着血,右脸有些乌青,一个义务兵把团职军官打成了这样。

  “我这个…出手太重。”

  袁朗拿手指揩揩嘴角:“这个?就算这是个错吧——为什么犯这个错呢?”

  许三多第三次看史今,他几乎绝望了,史今从在对抗中翻出白牌后就几乎没再说过话。

  许三多:“因为…我朋友想在对抗中好好表现…他被您击毙了…没有机会…”

  伍六一忍不住了:“许三多!”说着转向袁朗,替许三多解释“他表达不清。不是这种原因。是钢七连的荣誉感,战斗…”

  袁朗:“明白了,我很抱歉。”他有些过于郑重地向全车人欠了欠身子“对不起。”

  一车人都有些难堪,对这样的歉意是否应该接受。

  一直僵坐的史今却忽然向袁朗点了点头,说出他被击毙后的第一句话:“没关系,首长。”

  号称被击毁的野战炊事车又开动起来,司务长得意扬扬对着路边驶回的战车队嚷嚷:“馋不馋嘴的都给我听好啦!今儿晚上各连大会餐!”情绪忽然高昂起来,士兵们尽力地着鼻子,已经整整一个昼夜靠压缩饼干生活的士兵们着鼻子,早已经饿坏了。

  战车队在林间的空地上环行,在倾轧出的漫天烟尘中停入自己的位置。袁朗第一个从车上跳下来,他并没走开,看着那些沉默而心事重重的士兵一个个从战车上跳下。许三多是最后一个,他跟在史今身后下来,抱着一堆武器。

  袁朗叫住了他:“许三多?”

  许三多机械地又想敬礼,然后想起妨碍自己敬礼的这些械是谁的,他忙送回袁朗手上。

  “喜欢这吗?”

  许三多看一眼,点点头,一个摸的人对没摸过的械总有永恒的好奇。

  “想要吗?”

  许三多这回点头不是,摇头也不是了。人家当然不可能拿这种东西送他:“这是…军队财产。”

  袁朗笑着摇头:“我是说,有兴趣上我们那吗?”

  三班的兵几乎就近在咫尺,气氛忽然变得沉闷之极,袁朗在大庭广众之下忽然提了一个极其感的问题。

  许三多的回答让他们松了一口气:“我是钢七连的第四千九百五十六个兵。”

  “是回答我吗?”

  “嗯。”三班仍然像原来一样面无表情,但气氛忽然轻松多了。

  袁朗笑了笑,向正走过来的高城和他握手,从这会起许三多对他像再不存在一样。

  高城:“我们晚上聚餐。”

  袁朗:“我们不聚。”

  高城彬彬有礼但并不热情:“要来吗?”

  袁朗指了指一辆刚驶进空地的高机动越野车,那东西对习惯重装履带车的钢七连来说又是个新奇货。驾驶员齐桓径直把车开到两人身边:“报告,来接您回营地。”

  袁朗看看表:“几点出发?”

  “八点十五。”

  “要的东西带来没有?”

  “还有四箱,全搬来了。”齐桓一举一动都有武夫的利落,两次就从后厢搬下四箱啤酒。袁朗冲高城示意:“连长,我就先告辞了,这是对七连兄弟表示的一点意思,以后还有见面的机会。”

  高城似笑非笑:“老A水准是比老步高,啤酒还全是青岛规格?”

  “都是兄弟们嘴里省下来的。不成意思,再见。”

  高城还礼:“后会有期。”

  野战部队少客套,高城看着那车消失在暮色中,扭头找人:“司务长,咱们的苹果捡四箱好的给人送过去。”

  司务长:“就开饭了。”

  “那吃完饭送过去,”高城转身走了。

  三班仍站在原地没动过窝,看着袁朗的车驶走,所有人轻松了些,又觉得少了些什么。

  史今:“解散。”

  许三多:“班长?”

  史今拍拍他的肩走开,甘小宁拍拍他另一边肩,白铁军则比出个傻蛋的手势。伍六一回头看看他:“你做对一件事情,总算。”

  许三多站在步战车边发呆。

  营地现在最活跃的是炊事班,他们在炊事车边忙的那劲头,嚷嚷的声音之大好像他们就是上帝。参加对抗的兵现在是一副松懈的神情,有些营房里传来口琴声和吉他声。居然有一天能够无所事事地等饭,这对七连来说真是天堂了。

  许三多却在一个帐篷一个帐篷地寻找着成才。成才正坐在战车后擦拭着他的狙击步。找到成才后,许三多却发现自己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成才让他看他的:“看,它漂亮吗?”他爱不释手地摆着那支纤长的步,并且擦掉一丝除他没人能感觉到的纤尘。许三多由衷地夸奖着这支:“真漂亮!”

  听着暮色下的那些吉他和歌声,成才眼神离离的,有些想哭。

  “多好听,”成才说“我一直很想学,有时做梦还梦见自己在学,可醒来我知道我没时间,我是个狙击手,要做狙击手就做最好的狙击手。”成才抚摸着手上的说“我把时间都花在它上边了。每次我想弹吉他的时候,我就想,我是所有人里边最会用的,我还是最好的。现在我看见那个中校用…看他用…”成才有些茫然地模仿了一下袁朗用的姿势,对一个自命不凡的手来说,那实在是个噩梦,另一个手在几百米外的狙击居然如在十米内用手击一样自如和迅速,成才已经就觉得没有任何指望了。”

  许三多呆呆看着他的朋友,他完全不知道如何是好。
上一章   士兵突击(剧本小说)   下一章 ( → )
万达小说网提供了兰晓龙创作的都市小说《士兵突击(剧本小说)》清爽干净无错字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士兵突击(剧本小说)全文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尽在万达小说网,万达小说网转载收集士兵突击(剧本小说)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