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小说网为您提供琳达·霍华的言情小说致命危情最新章节
万达小说网
万达小说网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都市小说 耽美小说 重生小说 校园小说 乡村小说 推理小说 综合其它 竞技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小说排行榜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武侠小说 架空小说 仙侠小说 官场小说 军事小说 总裁小说 短篇文学 言情小说
好看的小说 重生护花 极世萌凤 兽破苍穹 夺心娇妻 二代富商 士兵突击 花香满园 家门幸事 极品官途 书记人生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万达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危情  作者:琳达·霍华 书号:31931  时间:2017-7-18  字数:6699 
上一章   第十五章    下一章 ( → )
  我后来才想到,既然警方已经约谈过我的员工,琳恩应该已经跟他们说过有妇之夫的想法了。所以,怀德只是为了安抚我,才说要去调查吗?噢,真是欺人太甚。

  我打回去给琳恩。“你跟警方说过妮可和有妇之夫在一起的事吗?”

  “呃,没有,”她坦承。“说真的,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是说,她就是那种人。事实上,警方问我知不知道她在跟谁交往的时候,我说不知道,因为我真的不知道。可是后来我仔细一想,才发觉她常常在好美力跟已婚男子打情骂悄,你也知道,只要是男人她都会去勾搭,可是她对已婚男子的手段特别不一样。你也看过她那样子,一定知道我在说什么。”

  我完全懂。妮可就爱动手动脚,一下假装帮人拉领子,一下又拍拍人家手臂或走路的时候跟男人搂来搂去…手脚不安分得很。男人又不是笨蛋,一眼就看出她葫芦里卖的葯。聪明一点的可能只是觉得飘飘然,但不会轻易上当。那些不太聪明或爱搞七捻三的男人就会有所回应,你就会知道出了好美力,他们一定还会有牵扯。然而妮可只要一得手就会身,反而去找下一个。

  “你有没有注意到哪个男的特别喜欢她?”我得问琳恩才知道,我在好美力时总是被文书工作绑得死死的,她看见的事情比我多。“如果你知道那个人的车是什么颜色也行。”

  “我想想。最近没有,因为最近只有老会员,他们早就学乖了。可是几个月前我看过妮可从男厕出来,她那副沾沾自喜的嘴脸,让我超想呼她一巴掌,过了几分钟有个男的接着出来,我想他们应该是在厕所里做那回事吧。”

  “你怎么不早告诉我?”我尖叫。“那样我早就可以把她踢出去了。”

  “可以吗?只因为在厕所做那件事?”

  “她是在男厕耶!没被人逮到还真稀奇。”

  “我想她八成也不在乎。他们可能藏在小间里,也许她只是帮那个男的吹萧,可是那不太像她会做的事。要我说的话,她应该是只享受不付出的那种人。”

  “你记得那个男的叫什么名字吗?”

  “一下子想不起来。他不常来,而且好像后来就再也没来过了。他不是长期会员,付了一个月的会费,来过几次以后就没有续约了。要是看到他的名字,我一定认得出来。你有留未续约会员的资料吗?”

  “我没有印出来,可是电脑里一定有。你今天有其他事吗?我会打电话把我们谈的向警察报告。”应该是打给“我的”警察。“他们可能会去好美力找你过滤电脑档案。”

  “没事,我都会在这里。要是我刚好出去,手机也可以找到我。”

  “好,我会再联络。”

  “听起来真有意思。”白太太说,她的绿眼中闪耀着兴奋。她才懒得假装没听见。说到底,我跟她就在同一个房间。

  “希望如此,只要怀德这次不挂我电话…”

  “他挂你电话?”那双绿眼睛现在充怒火。“我可没有教他这种没礼貌的事。我非得说说他不可…”

  “噢,不,不用了。仔细想想,也许我最好不要再找他。我应该找马警官。”我找出马警官的名片,拨了上面的号码。

  他接起电话的时候,我雀跃地说:“你好,我是莫百丽…”

  “呃…请稍等一下,莫小姐,我转给队长…”

  “噢,不必了。事情是这样的,我刚打电话给我的副理席琳恩,跟她说好美力明天重新开张,她要先暂代我的工作…我明天可以开张了对吧?那些难看的黄布条都拆掉了吧?”

  “呃!我查一查再告诉你…”“算了,我稍后自己去查。重点是,琳恩说妮可好像跟有妇之夫有一腿。你也知道…那种抢别人老公的刺感。琳恩说警方约谈时她完全没有说起这件事,可是后来她回头去想才觉得应该很有可能,因为妮可做的事…”

  “呃…”他又想嘴,可是我不让他有机会打断。

  “琳恩和我聊过这件事,她说几个月前曾看到妮可和一位男士在男厕做,呃,那件事。她不记得那个男的叫什么名字,因为他只来过好美力几次,后来就没再出现过,可是她确定只要看到那个人的名字一定认得出来,要是你想知道,可以去好美力找她,她会清查未续约会员的资料。你听清楚了吗?”

  “清楚了。”他的声音听起来认真多了,而且的确有在听我说话。

  “好,这也是条线索。虽然可能找不到那位男士,但是知道她喜欢跟有妇之夫鬼混也让调查有新的角度对吧?”

  “当然。”他现在听起来相当振奋。

  “要是你手边没有琳恩的电话号码,我可以告诉你。”我把号码念给他。“她会等你的电话,要是她不在家就打手机。”我又念了另外一个号码。我轻快地说了声:“助你顺利,马警官。”他反地含糊回答一声挂上电话。

  “太厉害了!”白太太说,脸上出现大大的笑容。“先装出金发笨妞的样子,然后一口气说完所有消息,他搞不好根本来不及记下来呢。”

  “他会打回来问,”我快活地说。“不然某人也会打。”

  当然,不用五分钟,那个某人真的打了。“要是你有案情相关消息,就该找我,而不是找我的手下。”他简洁地说。

  “你不就是挂我两次电话的那一位吗?我可不敢再为了任何事情打搅你。”

  我们之间的沉默跟大峡谷一样深。接着他轻轻说了声:“噢,该死。”男人发现自己必须认错的时候就是这种调调,谁教他之前那么鲁。不只这样,他知道他妈妈就在我旁边,而她可没教过他那种没礼貌的事。

  终于,他叹了口气。“对不起。我绝对不会再挂你电话,我发誓。”

  “我接受你的道歉。”我爽快地说。“告诉我,明天琳恩可以去开店吗?”没必要把他上绝路,对吧?我已经赢了,我会很成地放过他。

  “九成可以。”

  “很好。我的车还停在前面吗?”

  “不。我拿了钥匙,把车移到你家去了。车没事,很安全。”

  “你什么时候拿走钥匙的?”我很好奇,因为我没看到他拿。

  “昨晚,我听你睡着以后拿的。”

  “我家应该没出事吧,没人对窗户开或做什么事吧?”

  “巡警去检查过,回报说房子锁得好好的,窗户也都锁着,没有看见任何弹孔。”

  “他有没有爬过院子的门去看后面的落地窗?”

  “他说所有门户都检查过了,我马上呼叫他,问那扇落地窗的状况。”他放下电话,几分钟后马上回来。“巡警说他不用爬过门去看,他直接推开院子的门就进去看了。”

  我的背上窜过一阵寒意。“那扇门通常是锁上的。”我握紧话筒。“我确定有锁上。”

  “该死,我马上叫人回去察看。你乖乖待在那里。”

  “我还能怎样。”我无奈地说。我们都很有礼貌地说了再见,让谁也不能说对方挂他电话;接着我就去跟白太太报告最新消息。

  这时候我忽然想到香娜。她今天应该会去我家帮我拿衣服。要是有人打开院子的时候,她正好在我家怎么办?那扇门只能从里面开。香娜也是金发,稍微比我高一点,可是杀妮可的人一定分不出来。她有我家的钥匙,我放在她那里的备份。

  她任何时候都可能去帮我拿衣服,可能是一大早,或中午,她也可能等事情做完下班再去…可是我不认为她会拖到那么晚,因为她还得跟怀德见面把东西拿给他,有时候她会加班到晚上八、九点。

  “怎么了?”白太太盯着我的脸问。

  “我妹妹,”我气若游丝地说。“她今天应该要去帮我拿衣服给怀德,可是他都没有提到这件事,她有可能…”

  她有可能被误认是我!噢,老天帮帮忙。

  我从来没那么虔诚地祷告过。我又打给怀德,他接电话的时候似乎有点紧张。“香娜今天应该会去我家拿衣服,”我飞快地说。“她今天有没有联络你?”

  “不要担心,︺他转成抚慰的语气。“她没事,她今天一大早就把你的东西送来了。”

  “感谢老天。噢,感谢老天!”我的眼泪夺眶而出。“我刚刚想到…她也是金发,体型跟我差不多;杀手分不出来的。”我很惊讶之前从来没有这种念头,从电话里怀德低声的咒骂听来,他也没注意过我们有多像,至少没留意外貌的相似。认识我们姐妹的人绝不会错,可是一般人若不仔细看…

  怀德到底是警察,他问:“会不会是香娜打开了院子的门?”

  我擦乾眼泪。“我会打电话去问她,可是我想不出她为什么要开那道门。”

  “我打,我还有其他问题想问。我也有事情要问你:你的保全系统有没有设?”

  我马上说:“当然有。”可是我突然想起我最后一次离开家那天,也就是星期五等租车公司的人来接我的时候,我在门口等,车来的时候我走得很匆忙。我记得很清楚曾经锁门,可是不记得有设保全。

  “没有,”我终于承认。“除非香娜今天早上离开的时候帮我设了,她有密码。”

  “好吧,我会处理。别着急,如果一切顺利,我几个小时后就可以去接你。好吗?”

  “好。”我很感激他没有唠叨我忘记设保全的事情。我那时候到底在想什么啊?喔,对了:海边。我急着想逃跑。

  歹徒大可以趁周末跑进我家,舒舒服服等着我回家自投罗网。但他没那样做。他可能监视过我家,发现我的车不在,就以为我去别人家了。但如果他跑到好美力去,就会看到我的车在那里,他因此知道那里是最适合守株待兔的地方,因为我一定会去开车。

  这样看来,他的计划算成功了,我只是运气好才逃过一劫。他下一步会怎么做呢?说不定他会以为计划真的成功了,因为我昨天倒在地上,而他应该没有停下来察看。他八成以为我死了,得等到十点新闻出来才会知道真相…这也不一定。医院不像从前那样会发声明稿。警方昨晚应该没有任何动作,他们得先确认怀德能把我藏到安全的地点…其实藏在他上一点都不安全,不过算了。可是晨间新闻可能会报导说,我经过治疗已经出院。

  这样一来,他接下来会怎么做?也许他现在就在我家等着。也许他只是去探探路,找出入侵的管道。他最可能选落地窗,他在里面想办法开锁的时候,外面的栅栏刚好可以挡住让别人看不见。

  可是他如果这样做就傻了。保全公司的标志张贴在我家正面的窗子上。他不可能知道保全系统到底有没有设定,所以不可能冒险…稍微有点大脑的人都不会。

  我突然从思绪中跳出来,这才注意到白太太一直很着急地想问我香娜是否平安无事。“她没事,”我边说边抹去最后一滴泪水。“她今天一早就把我的衣服送去给怀德了。他会找她问有没有设定保全系统。”

  我想她很可能有设。就算香娜进入我家的时候我没有设定保全,她也不会让我家毫无保护就离开。既然警报没响,也就是说没人侵入我家。也没有杀手在那儿等着。他可能爬过院子的门想从落地窗偷看,可是我把窗帘拉上了,他应该什么也没看见。一切平安。

  我大大松了一口气。

  “怀德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白太太说。“我先去晚餐好了。要是他来不及回来一起吃,我把菜热着等他。”

  “我能帮什么忙吗?”我真的很希望有事可做,整天坐着不动等人家照顾真的很闷。

  “光用一只手?”她笑着问。“除了帮忙放餐具,我真的想不出其他事情。你来厨房跟我作伴就好。我一个人住就不太常煮饭。一点意思也没有,对吧?我晚餐通常吃个三明治就算了,冬天的时候偶尔会个罐头汤来喝喝,一个人吃饭连食物都变难吃了。”

  我跟着她进入厨房,在餐桌旁边坐下。屋里当然有正式的餐厅,所有维多利亚式的房子都有,可是看得出来白家人通常都在这张桌上解决三餐。“听起来你好像觉得很无聊,要不要考虑重新加入好美力?我们的新课程很不错喔。”

  “我有想过,可是你知道,就是这样啦。想跟做通常是两回事,上次骑脚踏车出事以后,我就变得有点懒。”

  “你受伤的时候谁照顾你?”

  “我女儿丽莎。那时候多惨啊,光是锁骨就够受了,肋骨的伤更是痛得要命。我只要一动就会痛,什么姿势都不舒服。我的左手臂还没有完全复原,但我一直在复健,所以好得差不多了。整整六个月呢!得花这么久才好起来真是太荒谬了,但我想这就是说我老啦。”

  我哼了一声。那实在不是什么优美的声音,但能充分表达出我的看法。“我也摔断过锁骨,那是我还在高中当啦啦队的事。我花了一整年才回复原状。幸好那时候队上不用为篮球比赛作叠罗汉或飞人特技,不然我绝对没办法。六个月复原还算好的呢。”

  她笑了一下。“可是我又不用表演倒立,你那时候一定要吧。”

  “才没有。我办不到,我的肩膀撑不住。”

  “你还能倒立吗?”

  “当然啊。后空翻、侧翻、劈腿都可以,我尽量每星期练习体两次。”

  “你可以教我怎样倒立吗?”

  “有什么问题。只要有平衡感加上肌力,多练习几次就可以了。可是开始之前你得先做一些轻量举重,加强手臂和肩膀的力量。要是又摔跤,断其他骨头就不好了。”

  “我懂了。”她热切地说。

  “我可以单手倒立。”我自夸。

  “真的?”她在火炉前转身看看我吊在蓝色披肩里受伤的手臂。“现在不行吧。”

  “说不定可以,因为我用右手,我是右撇子所以右手比较壮。反正我通常也会把左手背在背后,免得左手晃破坏平衡。”

  等到猪排、豌豆、马铃薯泥和玉米饼都准备好,可以验证我说的话了,我们都等不及想看看我能不能倒立。白太太说我不该冒险让伤势恶化,因为伤口刚合没多久,我又失血过多之类之类,可是我坚称倒立的时候血都会冲到头上,所以我不会昏倒。

  “可是你还很虚弱。”

  “我好得很。我昨天晚上很虚弱,今天早上好多了,现在我觉得已经没事了。”为了证明,我更非得来个倒立不可。

  她在旁边慌慌张张地,好像很想阻止我又不知该怎么做,可是我感觉得出她其实也很想看。我们把吊带拆掉,虽然我的左臂今天稍微能动了,但还不能大幅度移动,所以她帮我把手臂背到背后去。接着她神来一笔地把披肩绑在我上,固定住手臂。

  我走到餐桌另外一头,远离火炉,到餐厅门口比较宽敞的地方,这样才有空间做动作。我弯,把手放在地板上,手肘靠着右膝,把重心移到手臂上,慢慢、慢慢、慢慢地开始弓起身体,把脚从地板上抬起来。

  怀德从后门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副景象。我们实在太投入,没听到他的车开上车道。

  “搞什么鬼!”这句话从他嘴里爆出来,把我跟他妈妈都吓了一大跳。

  真糟,这下子我失去平衡了。我开始摇摇坠,白太太扶住我,怀德跳过餐桌。他不知怎么办到的,刚好抓住我的腿,免去我倒栽葱的下场,接着用一只强壮的手臂搂住我的,很温柔地把我翻过来。

  但他那张嘴可一点都不温柔。“你到底在搞什么鬼?”他对我吼,一张脸气得发黑,接着转头看着白太太。“妈,你应该要阻止她做蠢事,而不是帮她!”

  “我只是想…”我开口辩解。

  “我看到你『只是想』做什么了!我的天啊,百丽,你二十四小时前才刚受过伤!还了很多血!请告诉我,在这种状况下,倒立怎会是种合理的动作?”

  “既然我都做了,我得说那是可能办到的。本来不会有问题,都是你吓我一跳。”我尽量温和地说,因为我们吓坏他了。我懂。我拍拍他的手臂。“没事了。你先坐下,我去帮你倒点喝的。你要冰红茶还是牛?”

  “没事的,”他妈妈安慰地说。“我知道你吓到了,可是一切都在我们控制之下。”

  “在控制之下?她…你…”他气急败坏地停下来。“她在这里跟在家里一样危险。就算子弹没杀死她,摔断脖子也一样会死。我决定了,我以后得把她铐在厕所的洗手台。”
上一章   致命危情   下一章 ( → )
旷世霸主旷世狂将我的暴君皇室呛新娘料理挑嘴老公恋爱偏头痛留恋你温柔指不要再给我打小姐你哪位?大侠装神秘
万达小说网提供了琳达·霍华创作的都市小说《致命危情》清爽干净无错字的文字章节:第十五章在线阅读,致命危情全文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尽在万达小说网,万达小说网转载收集致命危情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