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达小说网为您提供琳达·霍华的言情小说致命危情最新章节
万达小说网
万达小说网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都市小说 耽美小说 重生小说 校园小说 乡村小说 推理小说 综合其它 竞技小说 经典名著 同人小说
小说排行榜 历史小说 玄幻小说 科幻小说 灵异小说 武侠小说 架空小说 仙侠小说 官场小说 军事小说 总裁小说 短篇文学 言情小说
好看的小说 重生护花 极世萌凤 兽破苍穹 夺心娇妻 二代富商 士兵突击 花香满园 家门幸事 极品官途 书记人生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万达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致命危情  作者:琳达·霍华 书号:31931  时间:2017-7-18  字数:6000 
上一章   第四章    下一章 ( → )
  这就是我会在三更半夜被一个暴怒的警察局队长押进警局的原因。

  他把我拉进他的办公室,扔进一张椅子里,吼着:“你给我待在这里!”然后就大摇大摆地走了。

  我也很火大。到警局来的一路上,我吵着问他为什么,当然我很小心不出言侮辱或威胁,避免他真有理由逮捕我。他一定做得出来,因为他实在太生气…但现在我找不到话说了,不管说什么都会扯到私人关系,而我真的不想扯到那里去,所以我除了生气,还觉得很呕。

  他一关上门我马上跳起来,为了给他点颜色瞧瞧,我绕到办公桌后面坐在“他的”椅子上。哈!

  我知道这实在很幼稚。我也知道,不管幼不幼稚,这一定会让他怒火攻心。惹他生气就跟和他亲热一样有趣。

  那张椅子很大。想必如此,因为他个子很大。而且还是我最爱的皮椅。我坐在椅子上转了一圈。把他桌上的档案翻一通,可是我动作很快,因为那可能是某种轻度罪行。我没看到什么有趣的东西,因为档案里的人我都不认识。

  我拉开他办公桌中间的抽屉拿出一支笔,又打开另外一个抽屉找笔记本。我终于找到了,摊在那堆档案上面就有一本,接着动笔写下他违纪行为的清单。当然不是所有的违纪,只有那天晚上。

  他带着一瓶健怡可乐进来,看到我坐在他的位子上,愣了一下,接着小心翼翼地关上门,然后很阴沉地低了声音问:“你在搞什么鬼?”

  “写下你做了什么,好跟律师一一说明。”

  他把健怡可乐重重放在桌上,抢走我的笔记本。他把本子转过来,看到清单上的第一条,黑色的眉毛揪在一起。“对证人动,导致手臂瘀血,”他念着。“简直在放…”

  我举起左臂给他看内侧的瘀血,那是他抓住我的手臂、用力强迫我上车时捏出来的。他说到一半的话停了下来。“啊,该死,”他轻声说,火气没那么大了。“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让你受伤。”

  是喽,当然喽;就跟他两年前把我当烫手山芋甩掉的时候一样。他确实伤了我,我并不否认。而且他甚至没种告诉我原因,这才是让我真正生气的地方。

  他侧坐在办公桌边缘继续读着。“非法拘。绑架…我哪有绑架你?”

  “你强迫我离开我工作的地方,载我到我不想去的地方。我觉得这就是绑架。”

  他冷笑一声,继续读那张违纪清单,里面还有言语冒犯、态度傲慢、没有礼貌,没有谢谢我给他喝咖啡。噢,当然也有一些法律词汇,像是“拐”、“騒扰”还有“侵害”拒绝让我联络律师,我可是一点小地方都没放过喔。

  这个死家伙看完清单竟然笑起来。我不想要他笑,我想让他知道他是个大混蛋。

  “我带了罐健怡可乐给你,”他把罐子推到我面前。“你可能不想再喝咖啡了吧。”

  “谢谢。”我说,正好表现出我的礼貌跟他有多么不同。可是我没有打开罐子。因为过量的咖啡因,我的胃已经在泛酸了。而且光用健怡可乐就想示好也未免太过寒酸,更别说我知道他离开办公室其实是去透口气,免得一时冲动失手勒死我。他一定是在最后一秒才想到要带罐健怡可乐,装出体贴的样子,其实只是企图保护自己,因为我相信勒死证人绝对会让他的前程就此完蛋。虽然我不是多么有用的证人,可是现在也只有我。

  “快点离开我的位子。”

  我吹开掉在眼睛上的头发。“我的单子还没写完,本子还我。”

  “百丽,离开我的位子。”

  真希望我能说我的行为像个成人,但是他人太甚,要求我像个成人已经来不及了,所以我反而用双手紧紧握住椅子的扶手,瞪着他说:“你来试试看啊。”

  懊死,真希望我没说这句话。

  一阵充辱的短暂挣扎后,我又回到他原本让我坐下的位子,而他坐在自己的位子上,看来又生气了。

  “该死。”他用手着长胡渣的下巴,他的胡渣早就长过头了。“你最好乖一点…你知不知道我差点想让你坐在我的腿上,而不是那张椅子上?”

  哇噻,这句话是从哪儿蹦出来的?我警戒地向后退。“什么?”

  “别装得好像不懂我在说什么,而且你刚才那一套也没骗过我。你一定记得我,我曾剥光你的衣服。”

  “才没有!”我很震惊。他是不是把我跟别人搞错了?我很确定没有那回事。没错,我的确了几件衣服,但是绝对没有被他剥光。

  他森森地笑了一下。“宝贝,相信我:当你全身只有一件小短裙,还被上去的时候,那就是被剥光了。”

  我轻轻抖了一下,因为这的确是熟悉的情节,我还记得那一次,第二次约会的时候。他坐在沙发上,我跨坐在他身上,他的手指在我的身体里,我差点就要说:去他的避孕,及时行乐吧。

  我脸红了,当然不是因为尴尬,而是办公室里热得难受。这栋大楼的空调应该要调低一点。我的心里揪成一团,但并不表示我已认输。“剥光的意思是把全部的衣物掉,因此根据你自己的描述,我绝对没有被剥光。”

  “所以其实你是记得的,”他很满意地说。“不要吹求疵了,那跟剥光差不多。”

  “差多了,”我顽固地坚持。“还有,就算我记得我们有过一段,那又怎样?”

  “意思是说,你经常光跟男人在一起,所以这对你没有任何意义喽?”他眯起眼睛问。

  我懒得再装下去了,反正他也不吃这一套。我看着他的双眼说:“显然那对你也没有任何意义,不是吗?”

  他做了个怪表情。“呃,我知道我欠你一个解释。很抱歉…”

  “省点力气吧,解释的时间早就过了。”

  “是吗?”

  “我早就不在乎了,难道你还没忘记?”

  “我以为我忘了,”他皱着眉头说。“可是我接到电话,听说好美力发生凶杀案,被害者是金发女时,我…”他停了下来,接着说:“狗屎!”

  我眨眨眼,真的很惊讶。我想了想,他看见我的第一句话是“你还好吧?”而且他先冒着雨去现场看过妮可的尸体才进去的。想必那时候已经公布她的名字了,但也或许还没有,或许应该先通知她的家人。我一点都不知道她的家人是谁、又住哪里,可是她在好美力的资料里应该有紧急联络人,马警官已经把她的资料拿走了。

  可怜的妮可。她虽然是个爱模仿的神经病,可是想到警方为了调查现场,让她的尸体在雨中放了那么久,我还是很难过。我知道现场搜证要花一些时间,而且警方的人也在淋雨,可是她在那儿整整躺了三小时,他们才让人把她送走。

  他对着我的脸弹了弹手指。“你老是失神。”

  天啊,我真想咬掉他的手指。我最讨厌人家这样了,只要挥挥手就可以让我回复注意了。“对不起,我累翻了,而且今晚才刚目击一场谋杀,但这样还是太失礼。你刚才说什么?”

  他仔细看了我一阵,摇摇头。“算了。你确实累坏了,我也还要监督凶案调查的进度。我也希望这件事跟你没关系,但你已经扯进来了,所以不管你愿不愿意,以后都会常常见到我。就请你不要再我了好吗?让我好好工作。我承认,你在我面前让我快要疯掉,我不能专心。”

  “我才没让你快疯掉呢,”我愤怒地回嘴。“你在认识我之前就疯了。请问可以让我回家了吗?”

  他眼睛,显然在控制脾气。“再几分钟就好,我会送你回家。”

  “只要请人送我回好美力,我需要我的车。”

  “我说了,会送你回家。”

  “我说了,我需要我的车。”

  “我明天会把车送去给你,我不希望你在犯罪现场捣蛋。”

  “好吧。我搭计程车回家,不用麻烦你出这趟门了。”我站起来抓起皮包,准备往门口走去。虽然外面还下着大雨,但我宁愿站在路边等计程车。

  “百丽,坐下。”

  这就是他做警察的坏处。我搞不清楚什么时候他是在行使公权力,什么时候是私人。我不知道到底在法律上我处于什么地位。我相当肯定我可以从这里走出去,而他也不能拿我怎样…至少在法律上!但我也可能想错,而且不管合不合法,他都很可能会强迫我留下来,我可不想再跟他来一场扭打。扭打会降低我的自我控制。

  我坐下,固执地瞪着他。我有点怀疑他可能又想谈起我们之间的私事,我不想再提起过去了。既然这样,跟他的接触越少越好。

  我的规则是:走出去者,爬回来。男人要是做了第一项,想重新回来就要做第二项。我可以忍受争吵,至少那样还有在沟通,但不可以一声不响地跑掉,让我连努力的机会都没有…这是我的大忌。

  我知道这听起来感觉很像我该好好振作,我也知道我把跟杰森离婚说得好像对双方都是好事,但逮到他跟小珍接吻还是让我受到很大的伤害。不只是因为小珍的背叛,而是因为我真的爱杰森。至少我曾经很幸福,我以为他也是。我们确实渐行渐远,我也觉得不那么爱他,但那并不表示我放弃了我们的婚姻。我愿意努力挽回,再次跟他建立亲密关系。但当我看到他吻小珍的时候,就像肚子上挨了一拳,我猜到他对我不忠应该有一段时间了。对象不是小珍,我很确定那是他第一次碰她。可是他并不爱她,也就是说,他吻她只是因为她漂亮又容易得手,意思就是,他很可能已经跟别的女人搞过了。

  他甚至不愿努力延续我们的婚姻。他心里早就抛弃我很久了,只是我没有察觉。我一发现,就马上将损失减到最小。我没有去跟大家哭诉,而是另行建立让我满意的新生活,但这不代表我离去的时候情感上没有受伤。

  伤口会愈合,我也不是纠不清的人。我从经验中学习,然后为我的人生订定新的方针与标准。其中一项方针,就是如果男人根本不试着挽回就跑走,那他就不值得我多费功夫,除非他能证明他真的希望有机会重来。

  怀德什么都还没有证明,而且他不是会爬着回来求情的那种人。也就是说我们几乎没有可能重修旧好,所以那又何必开始有所牵扯。

  他把健怡可乐推到我面前。“喝吧,也许会让你冷静一点。”

  避他的。反正我今天是不可能睡了。我扯开拉环啜了一口,然后我的思绪飘到比较现实的方向。“看来明天不能营业了。”

  “猜得对。”

  “那要等多久?一天?两天?”

  “不一定。我会尽快安排,可是不能急就章。也许要几天吧。很抱歉造成你的损失,可是…”

  “噢,我不会损失任何金钱。大部分的会员都是按年付费,因为这样比按月便宜。我最短的会员期限是一个月。我只是不希望让会员不方便,我知道跟谋杀比起来那不算什么,可是身为负责人,我必须照顾客户的需求,否则生意会受影响。”

  他若有所思地看了我一眼,像是没想到我这么务实。我很生气,因为他跟我约会过三次,如果他曾注意我的身材之外的东西,就应该看出我不是脑袋空空的人。

  也许我该惊讶他还认得出我是谁,因为两年前他根本没看我部以上的部位。

  我不该这么想,因为他绝对有看着我的部。还碰过,而且用嘴过。我并不是注重部的人,因为那只是一种刺,而不是快的来源,可是我却逃不出那种亲密的回忆,所以我又脸红了。

  “我的天,”他说。“这下你又想到什么了?”

  “干么?什么意思?”我才不会告诉他我在想什么。

  “你又脸红了。”

  “是吗?噢,对不起。我有早发更年期的问题,所以有热红的毛病。”只要能收复失地,什么藉口都行。

  他笑开了,闪出一口白牙。“热红是吧?”

  “早发更年期可不是闹着玩的。”

  他大声笑了出来,靠在大皮椅上凝视着我。他看得越久,我就越不安。还记得我说过他的眼睛是怎样的吗?我觉得像被猫盯上的老鼠…一只饥肠辘辘的大坏猫。在这之前我都没多想身上穿的是什么衣服,可是我突然间意识到那件出肚脐的粉红色大圆领上衣,还有非常贴身的瑜伽。他看我的样子,让我觉得衣着太暴,而他正在回想从前看过比现在更的样子。更糟的是,他也许正在计划要再次看到我更的样子。

  这就是他对我的影响:被他盯着看时,我会特别意识到自己是女人…而他是男人,所有该有的部分都一应俱全。大家都知道的:零件A放进凹槽B。只要太靠近他,我的脑子里就全是零件跟凹槽。

  他拿起我之前写字用的笔在桌面上快速地轻敲着。“我接下来要说的话可能会让你很不高兴。”

  “我一点也不惊讶,到目前为止,你也没说过让我高兴的话。”

  “饶了我吧,”他用强硬的声音奉劝我。“这跟我们两个没有关系。”

  “我想也是,而且根本没有『我们两个』这回事。”我绝不能让步,也不能让他有所怀疑,或饶了他。我不想跟他继续说下去,我要马警官回来办这件事。

  显然怀德认为跟我讲理也没用。他错了;我通常是个很讲理的人…除了跟他有关的事。不知道为什么,他没有理会我挑衅的话。“谋杀案发生的时候,我们会控制媒体得到的资料,但有时候不太可能。为了调查,我们得侦讯很多人,问问有没有人看到一个男人开着深四门房车出现在现场敖近。这个动作已经在进行了。现在我们把记者挡在现场外面,可是他们一定会拿着相机与望远镜头站在封锁线外面。”

  “所以呢?”我听不懂他要说什么。

  “就算他们不是天才也懂得把两件事加在一起,得出你是证人的结论。我们在你营业的地点,你跟我们在一起,你坐我的车离开…”

  “考虑到上车那一幕,他们可能会以为我是嫌疑犯。”

  他想起拉我上车时的挣扎场面,一边的嘴角动了一下。“不,他们可能只会觉得发生这种事让你很难过。”他又开始用笔敲桌子。“我不能阻止他们提起你的名字。要是有人看到嫌疑犯,很明显一定有个证人。你的身分就是这么明显,而且明天一定会见报。”

  “那又怎么…噢!”报纸上会说我是凶案的目击证人。这下最担心的绝对就是凶手本人。杀人犯要怎么保护自己呢?他们会杀掉对他们有威胁的人,就这样。

  我瞪着他,爆出一句:“噢,狗屎。”

  “是啊,”他说。“那正是我的想法。”
上一章   致命危情   下一章 ( → )
旷世霸主旷世狂将我的暴君皇室呛新娘料理挑嘴老公恋爱偏头痛留恋你温柔指不要再给我打小姐你哪位?大侠装神秘
万达小说网提供了琳达·霍华创作的都市小说《致命危情》清爽干净无错字的文字章节:第四章在线阅读,致命危情全文无弹窗广告免费阅读尽在万达小说网,万达小说网转载收集致命危情最新章节。